切勿盲信競爭──談公用事業加價(2005-03-14)

董老人走後,香港人的健忘症又發作,新聞已經無乜點提董老人,反而追訪曾道人,以為推測那些King Being Made究竟會唔會出招,以為那些自以為係King Maker又會做乜野。香港人係經濟動物,同時又係政治低材生,到今日都仲有好多人唔明中央的心意。中央點解要叫某人稱病,點解事前已用身體語言去欽點一個擁有帝國主義者封號的舊電池,而唔係單手佬或者有錢佬?中央要的是穩定,呢隻鎮宅烏龜鎮唔住,就搵過隻鎮得住的,你地爭喇!家下就係唔比你地爭,中央唔要競爭,邊個再爭,甚至愚蠢到想用錢搞掂,分分鐘會比人搞掂,殺一警百。

正當政治塵埃落定之際,即傳來一單經濟新聞:東隧大幅加價,即時引起輿論嘩然,政客即時搬出其幼稚的反加價理論:你地公司有錢賺,經濟未復甦,市民生活水平未提高,你地無權加價。跟尾的相信是盲目競爭論:你咁樣加價,我地批多條隧道同你爭嫁!毫無新意。

反加價理論的謬誤之處在於,公用事業是跟據合約定價,以資產值計准許利潤,或者像東隧西隧那樣要求資金有合理回報,何謂合理如有爭議交給國際訟裁,然後依結果行事。那些公司有沒有錢賺、經濟有無增長、市民生活如何,均不會在考慮之列。正如議員官員唔會以同一理由減薪一樣。有些人會認為,加價,少左人用,會得不償失。根據,需求彈性(elasticity of demand),公用事業屬於低彈性(inelastic),即需求數量的變動少於價格的變動,所以加價必定不會得不償失。

面對公用事業的低彈性需求,有些人便想到引入競爭,消費者有選擇時便可以增加需求彈性,使消費者有更多選擇,公用事業便不會隨便加價。可惜這種想法只是存在於理論層次。隧道加價,是否建多一條就不用加?電費加價,是否引入多家供電公司,或者引入國內電力便可以解決?美國加州大停電便是一個反例,盲目的競爭導致利潤微薄,商界不肯投資,服務水平下降,結果是電力供應不足。因為這些公用事業屬於「天然壟斷」(natural monopoly),沒有一個保護了的市場,沒有公司有興趣投資,而且競爭結果是不能做到規模經濟,成本未能下降。又或像隧道那樣,根本就沒有地方興建多一條,何來競爭?

而且,多條隧道之所以要加價的原因不是競爭不足,而是需求不足,唔夠車流量影響回報率,唯有加價來提高,結果將會是,價格高左,用量少左,社會資源浪費了。要解決並不是無辦法,可以提高紅隧收費,鼓勵更多人用西隧東隧,車流量多了回報率上升就無需加價,當然,沒有人傻到去開聲做呢樣野。

另一個原因是產能過剩,尤其是中電,資產大於需求,利潤以資產計算,回報不足便要加價,引入國內電力只會令產能更加過剩,何況珠三角根本就是缺電的,何來餘電賣給香港?要解決,不如鼓勵賣電入國內,產能得到充份發揮,更容易達到准許利潤,不過,香港電費貴國內咁多,點賣?

可以預期,這次加價的結果會引發其他公用事業尤其是運輸業加價,但這種加價並不會有利業績及股價,純粹是反映經營困難,在利率上升周期,公用股可以完全不作考慮。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