龜兔賽跑──西格爾《投資者的未來》(2007-05-16)

筆者早幾天問了一個問題:

「長線投資以下兩隻股票,並將股息全數買入原股(或者以股代息),邊一隻會跑贏?
A. 煤氣 B. 港燈」

結果大部份的答案均是A.煤氣,只有一位網友答B.港燈。這一點也不奇怪,煤氣是長期的高增長股,加上在國內市場大展拳腳,而且完全沒有續期的問題;反觀港燈,年年都要申請加價來維持准許利潤,零八年續約還是未知之數,海外投資連連失利。但可以有一位朋友獨排眾議呢?原來同筆者一樣,也看過西格爾(Jeremy J. Siegel)最新著作──《投資者的未來》。

先讓筆者解答上面的問題。

雅虎財經提供最遠的資料是2000年1月,筆者就以2000年1月至今來計算:

煤氣股價上升71%,港燈上升66%,相差5個百份點。

煤氣共派息$2.33,港燈共派息$11.175,相差4.8倍。

2000年1月以$100,000購入10,050股煤氣,收到股息後以該月收市價全數購入煤氣,至2007年4月底獲得12,296股,市值$228,704,增長129%

2000年1月以$100,000購入4,158股港燈,收到股息後以該月收市價全數購入港燈,至2007年4月底獲得5,954股,市值$233,709,增長134%

結果:港燈跑贏煤氣2.2%

為甚麼會出現這種違反常識的結果?這種現象是巧合還是具有普遍性?筆者先解答第一個問題。

股票   3煤氣    6港燈
市盈率  17.64  12.43
息率    1.87   4.64
派息比率   33%    58%

1. 煤氣的市場預期回本期(市盈率)比港燈長42%,令煤氣的實際增長率需要遠遠高於港燈才能追上
2. 港燈的派息比煤氣高2.5倍,將股息再投資的結果是港燈股東能更快地累積股票
3. 港燈把更多盈利派回股東,一方面使股東能動用更多資金增持股份,二方面公司保留盈利及資產降低,能使股東以更低價增持

到第二個問題,筆者列出同期幾類主要藍籌「龜兔賽跑」的結果:

銀行股 005匯豐:$208,337 011恆生:$206,656

 

地產股 001長實:$123,629 012恆地:$139,376 016新地:$152,142

 

工商股 013和黃:$80,890  019太古:$294,117

 

公用股 002中電:$232,741 003煤氣:$228,704 006港燈:$233,709

 

四類股票中,居然是公用股跑贏,甚至連匯豐也無法跑贏港燈這類低增長股。表現最差的,並不是飽受樓市摧殘的地產股,反而是當年因為3G交易打破香港有史以來盈利最高紀錄的和黃。而十隻股票中,表現最佳的居然是被人目為沒有突破性,且會被長期不景的航運及航空業拖累的太古!這又說明甚麼?西格爾 著《投資者的未來》提供了答案

 

 

沃頓商學院金融學教授傑瑞米·西格爾(Jeremy Siegel)最近回顧道:‘哪些股票值得長期投資?’出人意料的結論是:對投資者來說,最好的股票並不是那些熱門的新行業的股票。在更多情況下,最好的股票是那些乏味傳統的公司,也就是那些出售香煙,挖掘石油,兜售軟飲料和口香糖的公司。西格爾總結說,投資者可以在指數投資的基礎上進一步提高,持有那些市盈率較低,分紅比例較高的股票,並且在股票投資組合中持有40%外國股票。“指數投資是個好東西,”他在一次採訪中說道。“但是現在,我做了所有的研究,我認為我們可以做的更好。”恰當的組合能夠使年度回報在指數投資的基礎上增加一到兩個百分比,他指出。

“成長陷阱”

是什麼因素令那些較為平淡的傳統股票的表現超過那些令人激動的創新者呢?“答案很簡單,”西格爾在書中寫道。“雖然新公司在收益、銷售甚至市場價值等方面都要比老公司增長的快,但是投資者購買股票的價格過高,使得投資難以取得良好的回報。高股價就意味著較低的紅利收益,因此通過紅利再投資獲得的股票也少。”

西格爾把這稱為“成長陷阱”——投資者之所以傾向于花較高的價錢購買高成長性的公司股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們對公司未來的成長期望過高。從1950年到2003年,IBM的平均股價為其年收益的26.76倍,而標準石油的股價為其收益的12.97倍。IBM的紅利收益(每年的紅利除以股價)為2.18%,而標準石油則是5.19%.

標準石油較高的紅利收益讓其股東能夠獲得更多的股票,形成滾雪球效應。“分紅非常重要,”西格爾說。“紅利再投資是很多長期成功的股票的關鍵優勢所在……股票投資的回報不是看收益的增長,而是單純取決於這一收益增長是不是超過了投資者的預期。對增長的預期也體現在市盈率上。投資標準普爾500工業指數成分股中市盈率較低的股票,能夠為投資者帶來比投資標準普爾500指數高出3%的回報。如果投資其中市盈率較高的股票,那麼每年的回報則要比指數低2%。”

 

筆者無意在這裏再重複西格爾的論點,各位希望學習選股的讀者,請找這本書閱讀一下。如果大家認為這個經多年數據論證的理論是合理的話,可以預期目前以高市盈率(P/E)低息率搶購當炒股的人,在中長期來講將會付出代價,不如集中精神從低市盈率高息率的成份股中找「驚喜股」吧!

2 thoughts on “龜兔賽跑──西格爾《投資者的未來》(2007-05-16)

  1. I have brought the book, but it is difficult to understand the content ! 投資者購買股票的價格過高,使得投資難以取得良好的回報 。 高股價就意味著較低的紅利收益,因此通過紅利再投資獲得的股票也少。”

  2. 最佳的例子莫如941,用2000年時的估值購入(約$80),到今時今日(約$100),是用了七年半的時間賺股價25%。另加少得可憐的派息,即使將所有派息用來再購入,也增加不了多少。 到2003年時(約$15),941盈利倒退,又不派息,沒有人認為佢是明星股,持有至今有6.67倍利潤,另加股息。 同樣道理也可以套用在匯豐恆生中電港燈身上。 高價搶股,未贏先輸;低價購股,可攻可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