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橋築路冇陰謀?──財團角力珠江口(2002-09-07)

香港商家雖然各懷鬼胎、滿肚密圈,但一向只係面和心不和,很少紮行馬,針鋒相對在公眾面前過招。很欠以前有「碼頭爭霸戰」,個個為九號貨櫃碼頭打崩頭,今次的主角是「講奧大橋」。連日來經雙方互揭瘡疤,各位都應該知道雙方都唔係善男信女,口頭上是為康講,實質上仍然離不開商業利益。本文試圖揭開這次爭議當中層層疊疊的利益瓜葛。現先略述各有表態的集團的觀點及背後動機。

喎旺:該公司在珠三角兩岸均有碼頭利益,包括東岸的愧聰、咸地,西岸的糕爛等港口。如果真的起橋加深水碼頭,將會成為最大的輸家,因為會分薄貨源,尤其是糕爛,現時已經唔夠客,起埋橋更加嚴重。

笈喎:全力主張興建,仲要講到大仁大義為香港,又話講心豬同苦閘會分薄晒,其實如果條橋真係由佢起,佢將會壟斷珠三角兩岸的交通,而且可能低價涉足碼頭業,無怪乎全力爭取。

迅得:主席何生開口腔支持,當然奧閘大橋!因為可以帶多點人流,其在奧閘眾多業務及物業將會返生。

膠桶:也是最早最大聲表態支持,其在三毫干賤的投資或會受惠,百幾億對佢地黎講實在係小意思,因為該公司一向都積極尋找地產以外的業務。

痕機:四仔答得最妙「有錢賺實支持嫁!」咁即係靜觀其變喇!事實上該公司是極少數沒有任何碼頭利益的財團,相信佢骨子裏是不支持的。

市郊:答得仲炒「我邊有咁多錢起?」似乎說漏了咀,即係表示該集團...

地龍:竟然開口支持!期望可以將路線伸到奧門,但究竟公司章程比唔比佢經營康講以外的鐵路嫁?

略睇一下,已經知道這些人不是從整體利益出發,而是從公司利益出發。為甚麼沒有人考慮究竟康講是否真的需要這條橋?對於整個珠三角的發展又是利是弊?選址又如何?

首要探討這座橋是否有其需要。據報笈喎方面對於車流量的預測是這樣的:「現在每年香港與澳門之間的旅客共一千萬人次,香港與珠三角西部城市之間旅 客也有一千萬人次,即每年二千萬或每天約五萬五千人次,以每輛私家車載三點五人次 計,即首年每天有一萬五千輛次。」是不是比學生做功課更加幼稚?事實上現時中港的 車流量每天約二萬多輛次,六萬輛次的預計相信要關閉全部港深口岸、九廣鐵路、信德等港澳客運也很難做到。 至於貨運,廣東西部一向都沒有大加發展製造業,製造中心在東岸,廠家會否因為一條橋將廠房搬到那裏?澳門人口只有四十幾萬,加上無人話過國內人 可以任意出入澳門,那麼胡氏大橋澳門一支分分鐘小貓三四隻,單靠珠海及江門市的貨量,又如何養大橋?

即使假設大橋有需要,但選址為甚麼要經營運費用高的康港及奧閘,而不用距離較近的蛇口淇澳?這個計劃唯一得益的是康講,而代價由其他人付,國家計委會批準嗎?胡氏拋出這個計劃根本就是想羅著數,或要求政府注資,或要求免地價起碼頭,被人踢爆後已轉趨低調,著數羅唔到就想保住虎門大橋的獨市生意。君不聞其在半年前曾開腔以其他都市碼頭泊的長度計,香港的貨柜碼頭嚴重不足,無視香港已是全世界貨柜港的三甲之列?吱吱於港澳大橋,只不過想截深珠大橋的糊,到時人人過江只有用其港深珠公路及虎門橋。

講回事件對公司的影響,如果真的過晒關去馬,第一隻要拋的就是笈喎,因為剛剛贖債又想大展拳腳,在經濟下坡的時間又心思思發展新計劃,證明管理層將個人利益放在公司利益之上,為了留名,錢由股東出,風頭由主席出,實在係搵笨。

至於喎旺,由於相對於集團的規模,貨櫃碼頭佔的比重不多,只會對股價有輕微的影響,如真的因此而下跌,反而是入貨時機。其他財團,作壁上觀的可能性較大。

Categories: 投資理財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