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唔係大晒──公用股的再認識(2002-10-19)

最近好多人都討論八號仔會唔會被踢出成份股,有人話因為佢係大公用股,就好似兩電一煤咁,應該唔會踢佢;又有人話佢明明係公用股,有乜理由被質到咁低?其實公用股的本質好多人都誤解左,以為公用股就必定有錢賺,政府會保證佢搵夠錢,亦因為流動資金龐大,所以實好好息,以上當然全部都唔係必然。

公用事業(Public Utility)顧名思義,就是為社會提供基本服務的公司,例如水、電、交通、道路、基建等。這些公司會受到政府一定的管制,換取唔同形式的補貼,例如建電廠可以平價獲得土地,巴士可以佔用馬路做車站,鐵路可以發展物業等。然而,沒有人保證這些補貼的必定超過管制的代價,當前者少過後者時,公用公司一樣可以蝕到眼坦坦。例如美國加州的電廠、英國的鐵路同供水廠、以至剛剛由公用股變地產股的瀋陽公用等。香港也有這類例子,香港小輪同中巴以前年年都因為公用事業而蝕錢,一放棄公用事業,年年都賺大銀,接手者新世界則焦頭爛額,可見公用事業不是必賺的免蝕金牌。

以外國的經驗公用事業的特點是:資本性開支大,收入穩定而欠刺激,發展空間有所局限。所以部份分析員會視之為類似債券的投資,或視為所謂「防守性股票」。這種觀點當然有偏差,因為債券必然派息,公用股不是;跌市當中所有股份都會下跌,公用股沒有防守之道。這種股票更大的局限是波幅必小,大家只要打開兩電一煤的走勢圖一看就知,根本炒無可炒。

香港的公用股有兩項獨有的特點:利潤管制法則及依賴地產收益。香港大部份的公用股均受利潤管制法則保護,每年准許利潤按固定資產的某一個百分比計算。當某年的盈利超過准許時,餘額會撥入基金;若某年盈利不足,會由基金撥足;當基金不足以撥款時便可申請加價。這法則原意是因公用事業資本性開支龐大,為利其融資或鼓勵其作長線投資。現時則出現兩個負面影響:公司因利潤與固定資產掛勾,故傾向不斷地增加固定資產,例如誇大未來的需求,不斷將設施搬來搬去,不斷地舊有設備更新等,結果是資源應用不能達到最高效率。例子甚多,例如中電誇大未來用電量、港燈不斷搬電廠、九巴更換冷氣巴士等。

第二個問題是,當固定資產的收益不足以支持准許利潤時,並不一定用提高效率來達致目標,反而要另外開源,而公司要追求額外增長也會有此傾向,無形中暴露在風險中而不自覺。雖然過去香港公用公司在分散投資方面成績理想,但因此以為「幸福是必然」便有點一廂情願。例如路訊通個人便不睇好,電盈的其他業務也慘不忍睹,幸而在地產高峰期沒有公用公司補地價搞地產,不然可以蝕到眼坦坦。

公用股依賴地產也是其一大特色,因其擁有龐大土地儲備及現金流量以至顧客資料庫等,往往是大財團的獵物。最明顯的例子是中巴,約從當年其經營巴士的表現只能用「不知所謂」黎形容,但該公司剩落的土地儲備所滾存的利潤,經營一百年巴士都未能賺到,所以多次成為收購的對象。中電港燈煤氣九巴以至港輪均以其龐大土地儲備建成一個個大型屋苑,可以其最後收益如商場停車場等均落在別人之手,地產收益只能一次過收取,加以地產業風光不再,這方面的吸引力已式微。至於我地偉大的八號仔,竟然可以因地產搞到一身蟻,簡直係超出常人的想像。

綜合而言,選擇公用股要著眼於其長遠發展,社會的趨勢是否有利該種服務,例如渡輪因海底隧道及地鐵而沒落,電訊因市場開放而尾大不掉。相反,政府狂建鐵路,港島北可能有三條,沙田東西各一條,南環北環各一條,連迪士尼寶蓮寺都要建一條,最大得益者不是鐵路公司,而是供電的中電港燈,尤其是前者,在未來幾年都會有新鐵路通車,淨係呢條數已經可以保證年年盈利有所增長。

One thought on “公用唔係大晒──公用股的再認識(2002-10-19)

  1. 中電港燈… 只要用電量上升就 可以保證年年盈利有所增長??? 而家 中電港燈 最煩係高燃油價格, 加價真的可以使 盈利有所增長???
    [版主回覆07/20/2008 22:06:00]中電盤數如果只計香港,十年以來收入增長好少,由1998年的209.99億到2008年的296.84億,外地收入由0增加到208.79億。但總盈利計,本地由49.71億增加到75.89億,其他業務由31.67億減少到30.19億,即是說香港電力生意增長41%,盈利增長52.66%。
     
    港燈1998年營業額97.95億,2007年125.24億,增長27.86%;經營溢利由54.83億到82.35億,增長50.19%;兩者比較,即顯示港燈透過多次加價才能在售電低增長下獲得與中電相似的盈利增長。
     
    煤氣1998年營業額54.266億,2007年142.255億,增長162.14%;除稅前溢利由30.746億到103.08億,增長235.26%,煤氣銷售量由1998年239.43兆焦耳,增加到2007年270.41兆焦耳,只增加12.93%。事實上目前煤氣有部份盈利來自地產部門,如出售翔龍灣及IFC的租金收入,已不能單純分析公用業務。

Baudettev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