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街仔未玩到盡──電訊盈科出售業務(2002-07-06)

8街仔呢期唔知係唔係水緊,竟然將全港唯一賺錢的TVB手機業務以「高價」賣比袋鼠,結果為公司造製數以億計的非經常性虧損,每年仲要犧牲三億經常性營利,來減低二億元的利息支出,仲要係「對數」,即係話無現金流入,只係欠少左袋鼠錢。如果唔係山窮水盡,果班所謂財技專家全部都要打屁股,包括投靠官府果件。

其實好懷疑,呢班年薪數以百萬美元計的所謂財技專家,除左幫舊老細個細仔用天價買了一間暮氣沉沉的公用公司,發行左一大堆條款多多的銀團貸款同債券,同埋用20供3製造左一大堆碎股之外,究竟做過d乜野黎一顯身價?相比於以前的人所玩的財技,空手套利,無本生息,實在係差得太遠,就連我呢d旁觀者都可以抄襲前人的財技大玩一餐,就等我舉一些例子。

當初未合併之前就唔駛以「Still Move」的名義收購,點解8街仔唔自己抵押手上炒高到半天高SM股票,向銀行貸款收購「Electrical Letter」呢?就好似艇王吞痔瘡咁,用天價買返黎的野,再用超天價注入上市公司。 SM可以用各式各樣的方式集資,例如供股、換股、發認股證等等,以當年科網熱火潮天,股東會笑住黎供,雙手奉上真金百銀,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山高水低各安天命。

而且無人叫你一口氣吞晒百份之百的EL,可以吞51%,將EL呢隻現金牛變成SM的附屬公司;其餘的EL股份配售比基金,由於EL仍然係一間負債低、收益穩定、年年有息派的公用公司,一定會大受歡迎。總好過依家一間空殼公司加一間公用公司,變成了一間不倫不類吞食現金的怪獸公司,左手每年賺返黎的穩定盈利,右手補貼8街仔的個人幻想業務,第三隻手將現金派晒比銀行財務機構同債權人。正是:

0+1-1-(1XR)=-R
(空殼+實務-負債-利息=-利息)

如果用呢一個方案,就變成:
0+0.51-0.51-(0.51XR)=-0.51R
(空殼+51%實務-51%負債-51%利息=-51%利息)

(R=Interest Rate)

就算係負都無負得咁多。根本當時唔保持兩間公司的上市地位,係都要合併成一間公司,已經係錯誤的第一步。

行錯第一步,其實都唔係無得補救,可以玩分拆。有好多玩法:

1.將有實質收入同盈利的部份分拆,可以發新股集資,套回資金救母公司。呢一招太多人用過。

2.計算有實質收入同盈利的部份的資產值,然後注入股東貸款,如該等業務的資產值(可以包括商譽)係500億,就將母公司欠街外的500億負債算落子公司,然後將51%的子公司股份免費派比股東分拆上市。由於母公司大部份的負債落在佔股不足50%的聯營公司,根據會計原則,聯營公司的負債並不算入綜合資產負債表上,母公司可以甩掉大部份的債項;當然,子公司的營業額及經營溢利也不能合併在綜合損益表上,造成母公司的賬面盈利大減,但可以股息入脹;子公司在清還利息支出及短期負債後,所派的股息可以派49%給母公司,除笨有精。呢一種數字遊戲,脫胎自廿幾年前甘寧集團用$1代價注入甘門大樓的財技。

3.倒轉黎玩,方法係將科幻部份的業務連負債分拆,將51%權益免費派給全體股東,原理同上,也是用會計上對於聯營及附屬公司的差別玩財技。不過呢一招已經有點搵股東笨,正奸未必批准,但係可以上創業板,因為創業板的作用正是如此。

4.最笨的方法,亦係8街仔用的方法,將有錢賺的部份分拆,但係唔上市,而係賣給國際上的一個潛在競爭對手,攤晒盤數比人睇,引清兵入關,等人地了解晒盤數之後,將最好的部份逐部蠶食。由於公司唔上市,根本上無市價參考,對方亦係任佢要價,亦唔可以發行新股集資,利息負擔除住年月增加,最後只有投降。咁高超的財技,諗穿頭都諗唔到,竟然比飯桶財技專家諗到,小弟都要寫個服字。

以下引述某報某專欄對於8街仔的樂觀睇法:該公司每年均有巨額的現金流入,假以時日將不斷減債,不消三數年可脫離負資產,再過幾年變回財政穩健的公用股。

這種善訟善禱的分析,的確幾o岩聽,但筆者絕不苟同。正如樓價不升,負資產業主供斷層樓也無運行;科網業務價值一去不返的情形下,8街仔供斷會一樣無運行。更重要是觀乎8街仔近年的業務發展方向,流血的業務如No One Watch完全無意結束或收縮,一些天方夜談式的藍圖如北上同巨無霸地頭龍爭飯食仍在進行,手頭上最非核心的地產業務如掃巴講、機樓等等不肯放手;連最有重建價值的荔枝角寫字樓也不捨得搬去賤價求人租的大口環。人地巴士廠已經開始動工,最後可能演變成「小瀝源大屋村門外的村屋」。對於呢間公司的管理層已經無話可說,對於仍然想買佢或買左佢唔捨得賣的人更加無野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