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森池講的股壇怪傑──股俠香植球(2008/02/16)

睇黎要去中央搵下d信報月刊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A6%99%E6%A4%8D%E7%90%83

香植球(1927年-2003年11月),香港70至90年代股壇著名人物,為前上市公司泰盛主席(後售予梁伯韜並易名百富勤投資,現併入法國國家巴黎銀行,即法國巴黎百富勤),尤擅以大勢預測,如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後他估計因土地供應受限制而投資地產,有股壇「怪俠」、「香大俠」之美名。

香植球拚搏之餘不忘享受,其有「玻璃屋」之稱,位於太平山施勳道23號的大宅「創世紀」更是香港名寓之一,1996年以5.4億港元出售。他亦為著名酒家「福臨門」(當年稱為「福記」)常客。香植球曾擁有無字母的7號車牌。

因六四事件香氏對前景灰心,故撤離香港並移居新加坡。2003年11月香氏於新加坡心臟病發離世,享年76歲。

香植球的四子香立智乃吳家太極拳香港鑑泉總社當今掌門吳光宇的首徒。

----------

股俠香植球小傳 (原載《香港金融風潮》 陳立宇著) http://www.hkfn.com/v2/script/entking_detail.asp?id=11

http://capital.scmedia.com.hk/channel/money/001/index_2.htm

香植球是何許人呢?說起他,香港股市中人並不陌生,他是大名鼎鼎的泰盛發展集團的主席。香氏在股市中雖不能說是泰山北斗,但其知名度之高,從其對股市市道的評議和走勢預測,每每被奉為圭臬,聲望極隆便可窺見一斑。

香植球生於1927年,其父香裕甫本在上海經營泰盛染織廠,二次大戰後移居香港,在本港從事染織生意。香植球1946年在「華英中學」畢業,便在家族所開設的「香港泰盛染織廠」當學徒,向叔父學習染印技術。當時泰盛染織廠除了在香港設廠之外,在廣州亦設有一間,因此香植球也可說是生於富裕之家。1949年10月,中國解放,香植球竟毅然返回廣州主理該廠。就這樣他一直在廣州耽到61年9月,61年9月30日他得到廣州市當局的批准來港。

那時候香植球雖然才來到香港不久,認為從事工業不足以大富大貴,但經過他深入的了解以及細心研究之後,發覺香港地方有限,但人口的增加卻是無限,於是便建議父親以及其他的叔父轉而從事地產生意,結果得到他們大力支持,於是成立了「泰盛置業有限公司」,創始資金共100萬元。在香植球的努力經營之下,公司在11年來以100萬元賺到約1億元,不過,股東之間意見不合,結果「泰盛置業」在1971年宣告結束,香植球分得的資金約有600萬元,而其弟香建球則分到300多萬元。遂自行創立泰盛發展,從事金融投資及顧問服務,於是香植球與其弟合作,把泰盛符合當時在遠東以及金銀證券交易所上市的最低要求,透過這渠道向公眾發行350萬股。他於72年將泰盛上市,套現後於73年以300萬元購入施勳道的豪宅。該公司上市後,一直以投資股票為主,而且眼光獨到。

泰盛看好地產市道,於七十年代多次發新股收購物業,屢有斬獲,至82年泰盛的股本比上市時已大升20倍。84年香港前途問題塵埃落定,港人信心陷入低點,但香植球卻認定,本港經濟將持續向好,中英簽署的《聯合聲明》規定土地委員會每年批地不可多於50公頃,在土地供不應求下,本地物業市道在回歸前會踏入大牛市,縱使偶有起跌,仍是一浪高於一浪。於是趁低吸納華資地產股,香植球是少數能夠及時看好港股的大投資者之一。當時還把分析新世界發展、恆隆地產等股票的心得印刷成書本,免費在中環的辦事處派發給各界人士參閱。後來証明他的看法確是眼光獨到。在88年底,泰盛持有的地產股,市值達12億元,而泰盛本身的市值亦達10億元。

香植球在分析股市方面,也有自己獨特的一套。他除了沿用一般人所採用的市盈率來計算股市水平高低外,還有一個特別的分析方法,就是以股市市值和香港存款總額作比較,然後決定買賣時機。他認為如果香港股市的總市值等於香港的存款總額時,就是考慮吸入的時候。假如再偏低,就更加值得吸入。反之如果總市值超過存款數字40%,就應該沽售股票。

香植球對於選擇投資股票也有很生動的比喻:「我選擇投資股票和每年選舉香港小姐一樣,選美以美貌與智慧並重,我選擇股票則是盈利與資產並重,只有具備這些條件,我才會投它一票。」

泰盛發展集團原來不是一家証券公司而是一家地產公司。它由香植球於1972年創辦,後來逐漸轉軌經營起証券業務,短短幾年後即以股票投資蜚聲國際香港股市。當時香港有股評家這樣評論說,每一個地區都有極顯赫的投資高手,每一個地區也有極顯赫的華人投資高手出現。例如美國股市中的蔡志勇,日本股市中的邱永漢,至於香港股市中最負盛名、名震一時的投資高手,就要首推香植球先生了。

這位股評家說,香植球在香港股市裏有「股壇怪傑」之稱譽,他對港股分析透徹、見解精辟已是人所共知,早年一份《財經月刊》更是定期訪問他對香港股市的看法,作為讀者投資的參考資料。有些炒家更是緊隨著他,他買哪一種股票也就跟隨著追入,他看好甚麼股份也就隨之而看好,在當時來說,他高超的投資技巧可說是顛倒眾生的。

就是這樣一個赫赫有名的香植球,1987年股災前,他的泰盛發展上半年盈利1.2億港元,股災後,下半年虧損,年度盈利減為0.62億港元。盈利削去近一半,這一起一伏跌宕之劇,反映出來的正是八七年十月股災,股市牛熊交替之間,高手能之如香氏也不能不榮辱相隨,命運相依,避之不及。

不過香植球畢竟不是等閑之輩,1987股災後,他迅速地重整旗鼓,調整投資組合,使被殺傷後的泰盛迅速復元,1988年上半年,恆生指數比上年同期下跌16%之際,泰盛卻獲利1.28億港元,比上年同期增長6%,比1987年全年盈利增長一倍以上,跑在大市恆生指數之前。

可惜,89年64事件,他錯誤估計當時的政治形勢,以致64事件出現之後走避不及,泰盛需為手上證券投資撇賬撥備1.7億元,此役令香植球信心盡失。決定撤資離港,於89年大幅減持手上的地產股,這件事之後他對香港股市的態度出現了180度的重大轉變,表示自己心灰意冷,將會金盤洗手,以後不再涉足香港市場。數月後,香植球終於把自己淡出江湖的態度付諸行動,將泰盛出售予百富勤集團。自此之後,香值球這位股壇怪傑也就在香港投資界中銷聲匿跡了。

香植球於85年至94年,花費1億元裝修施勳道的豪宅,並於96年以5.4億元出售予明珠興業。最後一次在港公開露面,是在97年2月舉行的香港大學周年晚會,他當時指出,在國內資金流入下,港股在回歸前一定「得」,但97後則仍然看淡,結果香氏又一次測市成功。而其後由杜輝廉及梁伯韜接手的泰盛控股(即日後的百富勤),在97年金融風暴中因投資失利,於98年被迫清盤。

有人說,泰盛在香植球經營下,歷經兩次地產危機,三度股市,兩次巨大的股災,都能安然度過,迅速康復,得手者多,失手者少,若非看破紅塵,金盆洗手,還是大有作為的。香氏也許屬於功成身退、知足常樂的那一類人,是對是錯,實難評說。

----------
名人世家
Z06 星島日報
2003-11-16

「股神」香植球終離虎穴

97年撤出香港、有「股壇怪傑」「香大俠」「香帥」甚至「象棋盲俠」之稱的香植球,月初在新加坡逝世,享年76。香植球靠炒股炒出百億身家,可稱香港股神,驚濤駭浪之股海中,每能履險如夷,其人目光如炬,預言之準,冠絕一時。
香植球可能是本地早年第一個研究走勢圖的投資大師,他也是96年底以5.4億天價賣出全世界最貴單幢豪宅的締造者。他生活豪華而不乞人憎,認真投資之餘,也玩得很認真,勞斯萊斯、福臨門鮑魚之間,他並不缺少一種俠氣和豪爽。

香植球是投資大師,但看起來他更像預言家。他的預言屢卜屢中,可以出版一部《香植球預言應驗大全》(他有不少預言白紙黑字記載在《信報月刊》)。

60年代他游說父親由染織廠轉型地產,賺了自己第一個100萬,亦即第一桶金。71年香植球與弟建球合作,組成「泰盛發展」上市,其炒股已到出神入化之境,並創出炒高股價換購資產實物(「港島瑞興」)的先河。76年銀行加息,絕大多數人以為股市必隨加息而跌,但香植球一口咬定,地產股必升。

82年,香港人心惶惶,他竟能預卜「一 國兩制」「香港社會制度、資本主義經濟和生活方式三不變」,又表明中共一定會收回香港主權,聯合聲明之後,60萬人逃港,但香帥說,香港限制批地,地產價格一定會上升到不可思議的程度,「相信中共的人會發達」。80年代初,香植球投放大量資金於地產股,財富亦急速增長。曾經在中共管治下目睹過多次運動鬥爭中出爾反爾的香植球,當年何以能有這個認識,至今仍是個謎。

「六四」後退出股壇

他預卜不到「六四」會流血收場,第二天他宣布退出股壇。「泰盛」售予杜威廉和梁伯韜,即後來的「百富勤」,股壇又一番風雲,那是後話,當時香植球說法是「為小股東找到一戶好人家」。之後香植球仍有驚人之舉。96年底,他以驚天高價5.4億出售70年他以160萬買入的施勳道23號「玻璃屋」,創了全世界最貴獨立屋售價的「健力士世界紀錄」,買家是明珠興業的黃坤,豪宅改名「創世紀」,後黃坤財困,2001年底以2.3億轉售大陸巨富許榮茂,4年丟空的豪宅跌價近5成。

此外,有指香帥早在97回歸前,已狠批香港回歸後「衰足10年」,這是根據英國過去撤出殖民地經驗而得之結論云云。香植球曾說:「預測是一項極其危險的玩意,但優厚的利潤是承受風險的報酬。」

世界地圖藏玄機

香植球父親香裕甫從事染織廠,家境富裕,但百億身家則全憑他後來獨到的眼光。他的大宅再豪,房間永遠掛幾張走勢圖,一筆一畫盡是香植球每天不綴填畫上去的,遠看有如精密的電腦列印。

凶險的股市,為他帶來無數財富,但更多的是帶來戰勝冒險的滿足。記者96年曾因工作關係到過那間非常出名的山頂施勳道「玻璃屋」,大廳樓高20呎,美侖美奐,鋼琴下的斑馬皮和虎皮地氈固然觸目,但更驚心動魄的是牆上一幅又一幅畫滿了鱷魚潭和野獸猛虎的世界地圖(地形包括中國大陸和美洲大陸,各地都繪上相應之猛獸)。這些圖畫還有一行一行細字,講述不入虎穴不得虎子等諸種道理。香植球在股海中的闖穴心態可以想見。

揀股票喻為選美

闖穴之餘,香植球也是好玩之人。灣仔的燈紅酒綠、吃喝玩樂,用勞斯萊斯接送「妹妹仔」遊玩,甚至供書教學……。他吃的是鮑魚名店的到會,家中廚房比酒樓還要專業,玻璃屋的廚房少說有500、600呎,入口的路也舖了玻璃,射燈從地面向上射出。一屋金碧輝煌,四季自動調溫設備,24人大餐桌,門口某條石柱上的水晶球裝飾要數十萬云云。

他與《信報》林行止稔熟,林之女兒林在山和兒子林外山,皆是香府常客,林在山在《信報》撰文悼念香伯伯,說是因為他,兩姊弟才知道甚麼叫做「幫忙」,因為香伯伯說:「你們有空就來幫我用用泳池。」

喜歡玩和享受的香植球有次將揀股票喻為選美:「選美需要美貌與智慧並重,而選擇股票則要盈利與資產並重。」股票是女人,吸引之餘,也很危險。現在香帥已完全脫離股票,他已經安詳地離開他曾經心愛的龍潭虎穴。

----------

時事
壹週刊
2003-11-13

笑傲缸湖浪蕩奢華香大俠去了

曾在股壇馳騁廿載,近十年已退隱「缸」湖的「股壇怪傑」香植球,前週六在新加坡心臟病發去世,享年七十六歲。信奉馬列主義的香植球,七、八十年代大炒地產股;在上世紀靠內幕消息炒股的年代,他卻花心機認真分析、鑽研走勢圖,最終炒股為他帶來百億身家。日間炒股,夜間香植球則變身「香大俠」,最愛和一班「妹妹仔」遊玩,甚至供書教學。八九年六四讓他對共產黨徹底失望,丟下一句:「幻想變幻滅」,便退出股壇,到星洲風流快活去。香大俠留給年輕一輩的印象,是九七年將極盡奢華的豪宅「玻璃屋」,以五億四千萬賣出,創下香港豪宅交易的最高紀錄。股壇怪傑今天乘鶴歸西,獲得真箇逍遙;而他所代表的華資孖沙在股壇的光輝歲月,亦隨之而遠去。

香植球最為人熟知的,是他曾擁山頂施勳道二十三號的「玻璃屋」(後改名創世紀)。七○年樓市低迷,他以太太陳蘊嫻名義,以一百六十萬筍價買入;入住後重建又重建,於九六年尾最高峰時,以五億四千萬超高價售予黃坤打骰的明珠興業,創下豪宅交易的最高價。這一買一賣令香植球大賺數億,為他贏出人生最漂亮的一仗。這座玻璃屋,曾在八十年代中大事裝修,耗資逾億;但對香植球來說,一億元只是「九牛一毛」。皆因這位「股壇怪傑」,身家高達一百億,而且全都是從炒賣股票中賺回來的!

香植球當年的股票戶口開在新鴻基證券,曾和他交手、現任DBS唯高達董事張天生憶述,香植球在三十年前涉足股壇時,已經鋒芒畢露:「七○年新證一開業,佢就係我大客,每日股票有幾十萬上落。馮景禧當年好賞識佢,還親自替佢對盤。」炒股不足三年,香植球已「炒」出得意之作。當時他剛將自家投資證券的「泰盛發展」,在遠東及金銀交易所掛牌上市,旋即趁旺市炒高泰盛股價,然後發行三千多萬元新股,收購中環瑞興大廈,開創「印股票換資產」的先河,震動股壇。

食飯料鑽研股票多年來香植球炒的都是新世界、新地等地產股,原來與他「不熟不炒」有關。香植球踏足股壇前,曾在六一年成立「泰盛置業」,發展小型地產項目。他一直認為香港土地有限而人口無限,發展地產前途無可限量。事實證明他眼光很準,泰盛十一年間由一百萬賺到一億,亦讓香植球認識到新地郭得勝、大昌地產陳德泰等一班大孖沙。「佢同陳德泰,嘉年地產彭國珍都好熟。當時佢兩個係大孖沙,比李嘉誠更有錢。地產商搞?鵅y鶯鳴會』,每個月都落夜總會聯誼,香大俠亦例必同大家摸酒杯底;咁就收到好多內幕消息,亦對地產公司有深切了解。」不過,張天生說香植球贏大錢的重要原因,並非全靠好友「彈來」的內幕消息,他自行盤算的一套股市分析理論,才是他致勝之道。

「佢收料前,已經對每間公司做晒分析,過濾?鷖?齯s埃,邊?灝u確,先作出最快最準?翵M定。」香植球可說是認真分析股票的首個華資炒股佬,每間公司過去數年盈利、市值、營業額,甚至職員人工、建築物特色、老闆脾性也了解得非常透徹。「佢可以花好多錢同時間去查,比而家任何一個分析員都來得專業。」

一度失手避走星洲據曾到香植球寫字樓的人說,他頭放有二、三十個電話,每個電話有七、八條各間證券行出市代表的直線。房中還放上五,六部股票櫟,睇實十幾隻股票價位。炒股專注又「貼市」,加上當時長實、新地、新世界等隻隻重頭地產股,都在七十年代初上市,地產興旺令股價節節上升,香植球隨之身家暴漲。然而他也有失手時候。八三年中英簽署聯合聲明前夕,香植球以為大局已定,股市不會大震盪,逐繼續持大量地產股。豈料香港因信心危機,樓價一瀉千里,香植球的泰盛曾因此勁蝕過億,他欠下相當債項,更要避走新加坡。幸得一班華資大孖沙營救,才可東山復出。

八四年香植球再戰股壇,中英簽妥聯合聲明,在八五至八七年樓市股市飆升,香植球的身家亦攀上百億高峰。至八九年六四民運,在電視機前目睹解放軍屠城真相,香植球對共產黨完全死心,丟下一句十字名言:「認識再認識,幻想變幻滅。」便金盆洗手,將泰盛發展以四億七賣予梁伯韜做百富勤(今已清盤),從此淡出香港股壇。九六年十一月,擅炒股票的黃坤,親身飛去星洲找香植球簽約,希望他割愛「玻璃屋」,兩日間促成這項世紀交易,而香大俠自此長居星洲。

夜夜笙歌識飲識食香植球享盡榮華富貴,有千金散盡還復來之氣勢,其率性而為的性格在圈中亦頗見聞名。由於炒股作業的錢快來快去,香植球日間賺大錢,晚上當然夜夜笙歌。每星期他總有三兩晚到杜老誌、麗池夜總會等,與證券和地產界朋友尋歡作樂。一名知情人士透露:「香植球出名玩得癲喪,陳德泰係大喪,佢就係二喪。大喪試過將自己?鴽蕙冪鄞b分俾人飲;二喪就曾經將一大湯碗?黻s放?籛^面,豪氣咁話:『邊?鶗i以一口氣飲晒佢,我就即刻除底褲!』其後有人真的做到,佢即刻將底褲除出來拍?籛^面,嚇到大家呆晒。」

其時香植球在灣仔愉景樓頂樓自設愉景俱樂部,內有廚房、舞廳等,方便他廣邀朋友開派對。閒時他除了到舞廳跳舞,又愛與舞小姐「搓麻雀」。而他對「小姐們」亦不薄,過年每人一千元利是,甚至供書教學,故有「香大俠」的稱號,他太太對此隻眼開隻眼閉。香植球玩得講究,亦食得講究。他不吃普通菜式,只愛山珍海味,亦喜歡拉朋友到他家品嘗「十頭鮑魚」。大華繼顯董事總經理許照中憶述:「七十年代我還在新證工作,佢曾安排勞斯萊斯,請我去佢屋企,食福臨門?翵鼒|。我生平第一次食佛跳牆,就?麜\屋企。」

而到過香植球「玻璃屋」參觀的人,無不驚嘆其匠心獨運的奢華裝修。大宅的客廳地上鋪兩塊虎皮地氈,旁放兩米長象牙燈;另外有二十四人大餐桌,四季恆溫裝置,和大大小小透光玻璃,二萬呎地方宛如玻璃宮殿。大屋花了六、七年興建,由香植球親自飛到各地搜購原材料,又從意大利請來設計師和技工,在多年的工程期間留港供食供住。

馬列信徒吃盡苦頭香植球經常對人說一句毛澤東名言:「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原來他在股壇無堅不摧,與年少時傾慕馬列主義有關,但為此他曾付出不少代價。香植球祖籍廣東,父親香裕甫在香港及廣州開設泰盛染織廠,家境富裕。三十年代他曾到蘇聯留學,對馬列主義有深刻了解;而香植球一直受父親影響,年青時是馬列的狂熱分子。四九年大陸解放,父親和家人都怕共產黨跑來香港,香植球反而投入祖國懷抱,回廣州的泰盛染廠工作。他這樣一去十二年,當中經歷了大躍進、全民大煉鋼等政治運動,吃盡苦頭,至六一年他才獲准來港。對共產主義的幻想幻滅,全心投入資本主義的香港,香植球最後成為一代股王。

怪傑一生遺憾香植球最終成為百億富豪,但他的一生也不無遺憾。他淡出香港後投資泰國的泰亞基金,在九七年金融風暴曾蝕千萬美金。他裝修豪宅,是想與仔女共享千秋萬代,但最後與他同住的家人不多。他的五名兒子,以「仁義禮智信」排名,但無人能繼承
衣?x。其中香立義曾投身證券行業,但卻如父親般嗜酒,每日兩點多未收市便跑去杜老誌,時時名貴汽車在鬧市招搖,在證券界未能揚名立萬。而另一兒子立智,九二年與世家子弟黃英豪搞《電視日報》,最後無影無蹤。這次香植球突因心臟病辭世,傳聞是因其中一個兒子患癌,令他過於憂心所至。這位「股壇怪傑」一死,香港股壇傳奇人物又少一個,亦標誌一個藉炒股發達的黃金時代告終。

----------

投資-股市分析
P17 信報財經新聞 曹仁超
2003-11-10

投資者日記
長線投資家香大俠

11月9日(周日),天氣不佳!有象棋盲俠之稱的香植球先生不幸上周去世(年輕一代讀者只知香大俠已不知佢有此綽號矣;香大俠所以有此雅號,理由係佢蒙眼同人捉象棋亦可贏對手,可見佢不但天資聰敏而且記憶力特強)。入行初期股市中有位在新鴻基證券掛單的投資高手,72、73年炒股票技巧接近出神入化,其中得意傑作係炒高泰盛股價,然後發行新股收購港島瑞興大廈,係「印公仔紙換實物」之先行者!

對股市眼光獨到

我老曹多次到香府作客,大俠天南地北無所不談,其中得益最深係佢對本港房地產了解之深,當年正係石油危機後,75年佢對中國政治形勢分析及對香港將來房地產影響,可說一針見血。佢又認為投資房地產缺乏靈活性,因此主力放在地產股身上,如此一來既可分享本港地產繁榮帶來的好處而買賣地產股極之方便……。事實上,大俠在股票市場一買一賣,背後做許多研究分析,絕對有板有眼,不打冇把握之仗;佢雖有象棋盲俠稱譽,但在股市絕對火眼金睛。

記得76年銀行加息,當年我老曹犯2001年散戶同樣錯誤,即以為加息股市跌、減息股市升。咁分析出街後便收到大俠電話,佢一開聲便話我老曹「讀壞書,將經濟理論生吞活剝,什加息股市跌,完全一派胡言,你自己睇中國難民每天正翻山越嶺進入香港,佢地來港找工作一定要租地方住,地產必好股市必好。」然後「係咁先」便收線。當年佢批評我老曹口吻,絕對較2001年我勸奉D認為減息股市必升的分析員厲害。後來股市果然未因銀行加息而回落,反而上升,再翻查美股歷史和重溫經濟理論,發現影響股市升降唔係利率而係貨幣供應增長率,貨幣供應增長率上升六個月至九個月,股市上升,貨幣供應增長率減少三至六個月,股市回落,在一般情況下,貨幣供應增長率放緩利率上升;反之亦然,政府對利率有很大支配權,但對貨幣供應增長率影響力細好多,因此應留意貨幣供應增長率,只係大部分人簡化為「利率升降」。經濟理論冇錯,錯在自己冇細心研究。

同大俠接觸,另一次令我老曹佩服得五體投地係有關中國政府對97年香港主權立場的睇法,佢話佢了解的中國共產黨係「民族主義」狂熱分子,收番香港立場強硬,一切可以談但主權冇得傾,受佢影響,心理上早有「97年中國收回主權」的想法,當年張立兄係《信報》記者,負責上京採訪鐵娘子與鄧小老談判香港前途問題,當佢從北京打電話返來話聽到中國97年收回香港主權,老編問我老曹此說可信程度有幾高?我老曹話可信性甚高,皆因一早聽完大俠的分析,第二天本報頭條〈中國鐵定97年收回香港主權!〉,轟動全港,外電紛紛引述,但當天本港有唔少同行指本報「造謠」,更多讀者來電報館大罵……。三天後國家總理趙紫陽在電視機前宣布談判第一條件97年收回香港主權,港股應聲暴瀉……。

最令人傷心事件係89年六四事件後收到香公電話,佢話佢整晚冇,現在有講,你請記者來搵我!當晚我亦整晚睇住電視機,心情惡劣兼傷心,唔知點好,但仍記得「投資格言」不要在自己衝動時作決定,因此勸香公好好睡一晚,明天再算。但第二天在其他報章見他發言,宣布將退出股壇,並要為泰盛實業(佢上市公司)找主人家。其後泰盛控制權易手變成百富勤……。冇耐後聽大俠家人話,當天安門開進坦克時,佢流淚不已。佢之賣盤同決定移民新加坡,係六四風波所催生!

我老曹知佢對房地產眼光如炬,97年後佢賣豪宅,我老曹心知不妙,亦係97年上半年我老曹一再提醒各位減持物業兼公開反對綠化郎「八萬五房屋政策」原因。

香植球先生係我老曹認識中的股市奇人,佢分析精闢,行動迅速。有次佢對我老曹話,你分析股票只睇未來一年,點及我,我睇一間公司係睇三幾年,所以我一定贏你!事實的確係咁,短線投資者最後一定輸畀長線客。從佢身上的確學到好多投資知識,同時深明投資長線勝短線的硬道理。我老曹永遠懷念佢。

----------

http://www.takungpao.com:82/news/2005-7-18/JT-428911.htm

今日續談本港股王香植球的投資策略,香植球分析股市方面有獨特的一套。他除了沿用一般人所採用的市盈率來計算股市水平高低外,就是以股市總市值和香港存款總額作比較,然後決定買賣的時機。他認為如果港股總市值與總存款相等時,就是考慮吸入的時機,假如再偏低,就更加值得吸入。反之,如果總市值超過存款40%,就應該考慮沽出股票。

香植球對於選股也有生動的比喻。他說:「我選股就如同每年選舉香港小姐一樣,選美以美貌與智慧並重;我選股是則是盈利與資產並重,只有具備這些條件,我才會投它一票。」

然而,香港上半年的總存款額約為3.86萬億元,港股總市值則逾7萬億元,總市值超過存款數字80%。若以香植球的計算,股市現時「超買再超買」。事實上,本港資金現時從多方面來港,加上尚有內地資金,所以相信再上升多10至20%,即16000點才見頂。之不過,香大俠的說法亦未必適用於今日港股,因為現時中資股與工業股頻發出盈警,股價屢被基金洗倉,而調動到地產股中,因此市值未必有太大的升幅,但恒指由地產、銀行與電信股的帶動下,今年見16000點不足為奇。

香植球不僅炒股高超,當年更將分析新世界、恒隆地產、信和等股票的心得印刷成書本,免費在中環的辦事處派給各界人士參閱,其慷慨之舉動,令股壇尊稱為「香大俠」,實在令人懷念。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