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典籍:《疑龍經》下

疑龍經

楊筠松撰

下卷

龍已識真無可疑,尚有疑穴費心思。
大抵真龍臨落穴,先為虛穴貼身隨。
穴有乳頭有鉗口,更有平坡無左右。
亦有高峰下帶垂,更有昂頭居隴首。
也曾見穴在平洋,四畔周圍無高岡。
也曾見穴臨水際,俗人竟說無包藏。
也曾見穴如仄掌,卻與仰掌無兩樣。
也曾見穴如直槍,兩水射肋似難當。
更有兩龍合一氣,兩水三山同一場。
君如識穴不識怪,只愛左右包者疆。
此與俗人無以異,多是葬在虛花裏。
虛花左右似有情,仔細辯來非正形。
虛花作穴更是巧,仔細看來無甚好。
怪形異穴人厭看,如何子孫世襲官。
只緣怪形君未識,識得怪穴卻無難。
識龍自合當識穴,異在變星篇內說。
恐君疑穴難取裁,好向後龍身上別。
龍上星辰是根荄,前頭形穴是花開。
根荄若真穴不假,蓋緣種類生出來。
若不識星識根種,妄隨虛穴鑿山隈。
請君熟認變星穴,為鉗為乳細分別。
高山平地穴隨星,豈肯妄為鉗乳穴。
穴若不隨龍上星,斷然是假不是真。
請君更將舊墳複,貪星是乳武鉗局。
京國外縣多平洋,也有城邑在高岡。
淮甸軍州在水尾,蘷峽山嶺是城隍。
隨他地勢看高下,不可執一拘攣也。
千萬隨山尋穴形,此說定能分真假。
冀州壺口落低平,蓋緣輔弼為垣馬。
大原落處尖似槍,蓋原廉破龍最長。
建康落在坡平地,蓋緣輔弼星為體。
大樑平坦古戰場,熊耳為龍星可詳。
長安帝垣星外峙,巨武行龍生出勢。
京師落在垣局中,狼星夾出巨門龍。
太行走如河中府,入首連生六七存。
入首雖然只是山,落處卻在回環間。
此與窩鉗無以異,只在大小識形難。
我觀星辰在龍上,預定前頭穴形象。
為鉗為乳或為窩,或險或夷或如掌。
曆觀龍穴無不然,大小隨形無兩樣。
此是流星定穴法,不肯向人謾空誑。
大凡識星方識龍,龍神落穴有真蹤。
真蹤入穴有形勢,形勢真時尋穴易。
不識形勢穴難尋,左右高低如何針。
看他形勢宛在中,最是朝山識正龍。
高低只取朝山定,莫言三穴有仙蹤。
千里來龍只一穴,正者為優傍者劣。
枝上有穴雖有形,不若干龍為至精。
龍從左來穴居右,只為回龍方入首。
龍從右來穴居左,只為藏形如轉磨。
高山萬仞或低藏,看他左右及外陽。
左右低時在低處,左右高時在高岡。
朝山最足證龍穴,不必求他玉尺量。
正穴當朝必有將,有將便宜為對向。
穴在南時北上尋,穴在北時南上望。
朝迎矗矗兩邊遮,向內有如雞見蛇。
對面正來不傾仄,方才移步便欹斜。
只將對將尋真穴,將若正時穴最佳。
乳頭之穴怕風缺,風若入時人絕滅。
必須低下避風吹,莫道低形龜裙絕。
鉗穴入釵掛壁隈,惟嫌頂上有水來。
釵頭不園多破碎,水傾穴內必生災。
仰掌有在掌心裏,左右挨排恐非是。
窩形須有曲如窠,左右不容少偏陂。
偏陂不可名窩穴,倒側傾摧禍奈何。
尖槍之穴有外裹,外裹不牢反生禍。
外山包裹穴如槍,左右抱來尖無妨。
山來雄勇勢難歇,便是尖形也作穴。
只有前山曲抱轉,針著正形官不絕。
穴法至多難具陳,識得龍真穴始真。
真形自是有真穴,識得真形穴穴新。
大凡尋穴非一樣,降勢隨形合星象。
比如銅人針灸法,穴的宛然方始當。
偶然針灸失真機,一指隔差連命喪。
大凡立穴在人心,心眼分明巧處尋。
重重包裹蓮花瓣,正穴端然蓮花心。
真形定是有真穴,只為形多難具說。
朝迎護從亦有穴,形穴雖成有優劣。
朝山若是有穴時,此是真龍斷不疑。
朝山逆轉官星上,小作星形分別枝。
雖然有穴非大器,隨形斟酌事鹹宜。
大凡有形必有案,大形大穴如何斷。
比如至尊坐明堂,列班排衙不撩亂。
出入短小與氣寬,皆是明堂與案山。
明堂寬闊起寬大,案山逼迫人凶頑。
案來降我人慈善,我去伏案貴人賤。
龍形若有雲雷案,人善享年也長遠。
蛇虎若遇蛤與狸,雖出威權勢易衰。
略舉此言以為例,請君由此細尋推。
周家農務起後稷,享國享年延八百。
秦人關內恃威權,吞滅諸侯二世絕。
此言雖大可喻小,嵩嶽降神出申伯。
大抵人是山川英,天降聖賢為時生。
祖宗必定有宅兆,奪得山川萬古靈。
試言裁穴出機巧,穴法分毫爭微妙。
假穴斬關莫道真,正穴正形都差了。
京國丹徒之後山,常有雲氣在其間。
曲阿之中有正穴,卻被劉侯斬一關。
斬關之穴始於此,只得二世生龍顏。
後來子孫即凋喪,蓋為正穴尋真難。
孔恭以為不鑿壞,可以十世王無慚。
我今複此舊墳壟,乃知垣局多回環。
今人裁穴多論向,更不觀星後龍上。
觀星裁穴始為真,不論星辰是虛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