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醫不自醫──公司醫生小傳(2002-03-30)

人有病就睇醫生,公司有病就找公司醫生。香港股壇公司醫生的鼻祖是澳洲人韋理先生。韋生的第一件傑作是為匯豐搶救和記,主要的方法是割瘡補肉,一方面把虧損或盈利欠佳的附屬公司出售,得回的資金除了還債之外,集中增持現金牛屈臣氏及土地銀行均益倉、黃埔、城都地產等。經幾年努力脫胎換骨,可惜打工的始終打工,李先生入主以後,佢也要功成身退了。當然,佢除了寶貴的經驗之外,還賺了第一桶金。

韋生第二個醫的病人是原鷹軍旗下的富豪酒店及百利保。八十年初鷹君過度投資,尾大不掉,為棄車保帥,要壯士斷臂。羅鷹石之長子羅旭瑞因百利保敵意收購中巴一役,除了得罪眾潮州宿父外,其父更要與其畫清界線,偏偏韋理因財力關係找回羅旭瑞聯手收購,始終切肉不離皮,韋羅二人公司到手。用的方法是削減股本、供股、出購資產、以累積虧損扣稅等。事後證明十分成功,可惜韋生犯了相同的錯誤:沒有把握公司的控股權,結果有份整餅無分食餅。

韋理吸取這兩次經驗,獨資向趙世曾收購華光地產,改組為亞洲證券,然而黃金機會不常有,再難獲得如以往的機會,逐漸沉寂了。

第二位要介紹的公司醫生正是羅旭瑞。在重整富豪獲得厚利之後,羅生積極找尋獵物:富利國際。羅生是新一代的財技專家,透過注入資產、削減股本等等手段,又比佢救生富利。除後更收購美國星座酒店,更透過百利保大搞地產。可惜醫公司可能有一手,但把握市場時機不一定十分好,美國酒店無利可圖之餘,更因九七年時高價投地,種下日後虧蝕幾十億的禍根。為求自保,只有做出兩件極具爭議性的財技:將百利保建築高價分拆低價私有化,以天價把國內電訊牌照(唔係業務)注入屈水。如此這般保住了自己,小股東唯有化作春泥更護花了!

最後要講的是善美環球的丁謂先生。早排有一間將被除牌的「雅佳控股」的前身就是善美。善美本來是一間中型的電腦公司,在九十年代收購了國際名牌「勝家」,加以改組、從新上市大賺一筆。食髓知味,丁生便刻意收購外國陷入困難的名牌製造業公司,包括德國的百福衣車、日本的雅佳及山水音響等。可救極救唔生,最後泥足深陷。當然,丁先生是醒目仔,只佔兩成股權,其餘七成幾要小股東出了。

當一間公司本身出現困難,救生的機會較大;如果某公司想學收買佬那般,收買爛銅爛鐵包裝好高價賣,往往得不償失。世上多數是買錯野,好少賣錯野。像兆峰、偉易達等引火燒身的例子,永遠多過兔仔變橙。

Categories: 投資理財

Tagged as: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