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圖多劃得啖笑(2002/07/14)

今天港股敗部復活,一口氣升200點到約10300水平,加以美股美匯回穩,有版友點名詢問後市何去何從?我今午的答覆是:

「極速(例如幾日至一兩個星期)撲上幾百點,目標可以係10400、10600,甚至10800(無乜可能高過10800),視乎那種型態,然後大戶高位試圖派貨比散戶,無心接就沽期指,然後再跌過,向9000點進軍。

這個高速反彈,可以視為雙頂後抽(頸線在10300左右),可以視為挑戰短期下降軌(約在10400-10600),相信係尖頂。

買賣策略方面,我會將資金分幾份,由10400開始,每跳動200點入一水put 輪,然後靜候大跌市。」

列出那麼多指標,並不是筆者玩大包圍,而係現時的市況真係咁混亂。很多人批評波浪理論有太多不同的數浪模式,事實上其他的走勢分析工具也有這個特點。現以最常用的形態分析展示這種特點。

附圖是今天為止的恆指日線圖,大市在多個「死亡交叉」的連翻襲擊下,已經連跌個多月,雖然5天線曾挑戰20天線,但吻別後再跌過。今天發生即日恆指挑戰5天線,是吻別還是「黃金交叉」呢?不同的形態分析自然有不同的結論。

分析一:扇型

這種分析是筆者現時最認同的分析,最近的跌市已形成了三條下降軌,今天的低位剛剛在第二降軌上反彈,正向第三降軌進發,則短期大市可見10500後受阻而回,如真能上破第三降軌,則形成第四降軌,阻力約在11000點。然而扇形走勢很少超過三條降軌,恐怕這個樂觀的看法將會落空。

分析二:長方型或矩型

這種分析是某位有兩個筆名的股評人所鼓吹的。早排該人認為10300水平牢不可破,所以恆指不是小雙頂而是長方型或矩型,「因為『雙頭』量度跌幅下試8760點,肯定不會成立,因生產力已回升。」市場已無情地告訴大家,錯誤的假設,錯誤的前題,只會導致錯誤的結論。

分析三:雙頭

這是一位不定期出稿的股評人及另一位出稿多年的大師所鼓吹的形態。本圖只能見到右邊的頭,左邊的頭也是在12000見頂,所不同者只是11000的升彈已變為後抽,以量度跌幅計,可以到達9800點左右。以現時的反彈之勢計算,上限在10500,下限在9800,突破後再定行止。

分析四:怪雞頭肩頂

這個劃法超出筆者的想像,是昨天好友日報上某位股評家劃的,咁樣的頭肩頂都比佢劃到,真係要對其想像力寫個服字。同情地了解,由於跌破項線不出三日,可以當其為假突破,後市可理論上可抽到10800水平,然後才再跌破,之後會在10000,後抽,量度跌幅約8700點。

從市盈率看大市低位

講完對大市的展望,現分析今天股市是否人為因素還是技術因素。下文是今天傍晚的回覆:

「從今天恆指成份股的表現,大價股例如5,11,941,762等等表現並不突出,升得多反而是二線成份股179,494,922等,所以托市之說並無說服力。

如果經濟好就睇好,經濟差就睇淡,點樣解釋1973至1978年呢一段香港經濟起飛時代的大熊市?呢種簡生式的睇法,早一排已撰文反駁。

從恆指的P/E角度睇,16.72並不偏高,但絕對未到達抵買的階段。熊市的底,P/E 一般低至十二至十四倍,極端的例子是香港前途問題時低至八倍多,因此現時絕對不是長線投資者入貨的水平,以下是各P/E水平的指數:

P/E   恆 指
16.72  10313.89
16   9869.75
15.4  9500.00
15   9252.89
14.59  9000.00
14   8636.03
13   8019.17

此亦間接支持了短期內只能跌到8000到9000的水平,低於8000以下只是財經演員嚇人的 伎倆。」

謬論一篇

順道補充一篇對荒謬股評的反駁:

~股市...趨勢,完全基於本地實質生產力的升跌(建議佢搵本《一個投機者的告白》讀下)

~由於港、美的「實質生產力」已由谷底回升,肯定牛市已重現(佢知唔知唔知乜野係供應過剩?1929年大蕭條原因何在?)

~恆指形成「長方形」(或「矩形」)...絕非「雙頭」(個「長方形」(或「矩形」)都未正式破頂,憑乜野話一定成立?)

~「雙頭」...肯定不會成立,因生產力已回升(八七股災點樣解釋?)

~從長期趨勢看,恆指長期一浪高於一浪...因此後市趨勢是高於18397,而非下破8894點(如將上述推論套入樓市,將呢個推論同負資產業主講下,就知點解林生比人追打臭罵)

~「本地實質生產力」持續上升,是最可靠分析牛市上升的武器(香港的本地生產總值 (GDP)曾經連續上升十幾廿年,但67,73,81,87一樣有熊市,至於乜野叫做「本地實質生產力」,我諗經濟學家都唔知UP緊乜)

香港GDP在七十年代快速增長,但1973年的千七點要在1980年增長開始減慢時才再見,一年後在千七點見頂。九十年代香港工業北移,人人不事生產掛住炒東炒西,股市由1987年最高峰4000點升到1997年的萬八點。GDP曾經年年增長,但股市一樣有升有跌,證明兩者沒有關係。

至於所謂「生產力」,根本就沒有統一的計算方法,例如人均國民生產總值(GNP per capita)也不能顯示一個國家的生產力,好似不事生產的文萊或科威特。如果能夠找到一個人人信服的生產力計算方法,分分鐘可以羅諾貝爾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