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典籍:《疑龍經》中

疑龍經

楊筠松撰

中卷

雖然已識枝中幹,長作京師短作縣。
枝中有幹幹有枝,心裏能明口難辨。
只恐尋龍到此窮,兩水夾來風蕩散。
也有軍州並大縣,直到水窮山絕岸。
也有城隍一都會,深在山原隈僻畔。
今日君尋到水窮,沙礫坦然纏護竄。
右尋無穴左無形,無穴無形卻尋轉。
尋轉分枝上覓穴,惟見縱橫枝葉亂。
也識剝換也識纏,也識護托也識斷。
只是狐疑難捉穴,穴若假時無正案。
到此之時心生疑,若遇高明能剖判。
為君決破此疑心,枝幹亂時分背面。
假如兩水夾龍來,便看護纏那邊回。
護纏亦自有大小,大小隨龍長短來。
龍長護纏亦長遠,龍短護纏亦近挨。
大抵纏山必曲轉,莫把明堂向外裁。
曲轉之形必是面,背抵纏山纏水隈。
纏山纏水回抱處,只恐朝山塞不開。
尋得纏護分明了,更看落頭尋要訣。
纏山纏水如扆屏,向前寬闊看多少。
纏山纏水作案山,只恐明堂狹不寬。
山回水抱雖似面,浪打風吹崖壁寒。
請君來此看背面,水割石岩龍脊轉。
若是面時寬且平,若是背時多陡岸。
面是平坦中立局,局內必定朝水緩。
縈紆環抱入懷來,不似背面風蕩散。
君如識得背面時,枝幹分明自可知。
寬平大麯處尋穴,此為大地斷無疑。
詳看朝迎在何處,中有橫過水城聚。
背後纏水與山回,會合前朝水相隨。
後纏抱來結水口,前頭生腳來相湊。
兩山兩水作一關,更看羅星識先後。
羅星也自有首尾,首逆水流尾拖水。
如此尋穴與尋龍,不落空亡與失跡。
稱平上下左右手,的有真龍在此中。
忽然數山皆逼水,水夾數山來相從。
君如看到護送山,上坡下坡事一同。
初疑上坡是真穴,看來下坡也藏風。
二疑更看上下轉,山水轉抱是真龍。
夾龍身上亦作穴,此處龍是雙雌雄。
雖有兩穴分貴賤,分高分下更分中。
也有真形無朝水,只看案山與近侍。
朝水案外暗迴圈,此穴也分中下地。
只有案山逆水轉,不愛順流隨水勢。
順流隨水案無力,此處名為破城池。
若是逆水作案山,關得內垣無走氣。
也有真形無朝山,只要諸水聚其間。
汪洋萬頃明堂外,內局周圍如抱環。
鉤鈐健閉不漏泄,內氣無容外氣殘。
外陽朝海拱辰入,內氣端然龍虎安。
枝幹之外識背面,位極人臣世襲官。
縱饒已能分背面,面是寬平背崖岸。
假如兩水夾龍來,屈曲翻身勢大轉。
一回頓伏一翻身,一回轉換一跌斷。
兩邊皆有山水朝,兩邊皆有水抱岸。
兩邊皆有穴形真,兩邊皆有山水案。
兩邊朝迎皆可觀,兩邊明堂皆入選。
兩邊纏護一般來,兩邊下手皆回轉。
此山背面未易分,心下狐疑又難辨。
不應兩邊皆立穴,大小豈容無貴賤。
只緣花穴使人疑,更看護身腳各判。
莫來此處認真龍,兩水夾龍龍必轉。
逆轉之龍有鬼山,鬼山拖腳背後環。
識得背面更識鬼,識鬼之外更識官。
官鬼已向前篇說,更就此中重分別。
大凡幹龍行盡處,外山隔水來相顧。
幹龍若是有鬼山,回轉向前寬處安。
凡山大曲水大轉,必有王侯居此間。
也有幹龍夾兩水,更不回頭直為地。
只是兩護必不同,定有護關交結秘。
幹龍行盡若無鬼,須看眾水聚何處。
眾水聚處是明堂,左右交牙鎖真氣。
問君疑龍何處難,兩水之中必有山。
兩山之中必有水,山水相夾是機緣。
假如十條山同聚,必有十水聚一處。
其間一水是出門,九山同來作門戶。
東上看西西山好,西上看東東山妙。
南岡望見北上山,山奇水秀疑是間。
北岡望見南山水,矗矗尖園秀且麗。
君如遇見此局時,兩水夾來何處是。
與君更為細辨別,先分貴賤星羅列。
更須參究龍短長,又看頓伏星善良。
尊星不肯為朝見,從龍雖來橈棹藏。
貴龍重重出入帳,賤龍無帳空雄強。
十山九水雖同聚,貴龍居中必異常。
問君如何分貴賤,真龍不肯為朝見。
凡有星峰去作朝,此龍骨裏福潛消。
比如吏兵與臣仆,終朝跪起庭前伏。
那有精神自立身,時師浪說同官局。
朝山護從豈無穴,輕重多與貴龍別。
龍無貴賤只論長,纏龍遠出前更強。
若徒論長不論貴,纏龍有穴反為良。
只恐尋龍易厭斁,雖有眼力無腳力,
若不窮源論尋蹤,也尋頓伏識真蹤。
古人尋龍尋頓伏,蓋緣頓伏生尖曲,
曲轉之餘必生枝,枝山定為小關局。
比如人行適千里,豈無解鞍並頓宿。
頓宿之所雖未住,亦有從行並部曲。
頓伏移換並退卸,卻看山面何方下。
移換卻須尋回山,山回卻有迎送還。
迎送相從識龍面,龍身背上是纏山。
纏山轉來龍抱體,此中尋穴又何難。
古人建都與建邑,先尋頓伏認龍蟄。
升虛望楚與陟巘,此是尋頓與山面。
降觀于桑與降原,此是尋伏下平田。
相其陰陽揆於日,南北東西向無失。
乃陟南岡景與京,此是望穴識龍形。
逝彼百泉觀水去,瞻彼溥原觀水聚。
或陟南岡與大原,是尋頓伏非苟然,
古人卜宅貴詳審,經旨分明與後傳。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