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鬧劇──中國電信上市(2002-11-02)

本星期可算是好戲連場,接二連三有鬧劇上演。一份周刊用一張陳年舊相做封面,引來社會公憤結果宣佈停刊;竟然有第二份上市公司旗下的刊物照登,仲要再版三版,該等人仕的愚不可及行為簡直令人嘆為觀止。不單止娛樂周刊的主事人如此水準,股壇那些衣冠楚楚的所謂專業人仕也好不了多少。種花股落地開花爆之後,交易所、證監、核數師等人聯合維護超級大菜欄,相信到爆煲時,個個都「技術上正確」,股民如仍上當只能算是「技術上正確,財務上不正確」。

面對如此這環境,股民只有執生,唔係就死左都無人可憐。當「九死一」同「柴路易」雙雙大跌之下,香港股民竟然對「殿瞬古粉」還有期望,在香港超額認購,幸而國際認購不足,史無前例地退票,暫時推遲了屍橫遍野的悲慘狀況。

平心而論,「殿瞬古粉」的招股書的可讀性甚高,對於了解中國電訊業有很多珍貴資料,但可惜很多人,包括分析員及財經記者,均沒有細讀其微言大義。就以大加長途電話接入費為例,究竟對該股有何影響,個個唔係木宰羊就是斷估。根據招股書中的「電信行業之重組」,「殿瞬古粉」只是「殿瞬雜拳」旗下的一間子公司,業務是「在上海、廣東、江蘇、浙江擁有資產」及「向中國電信集團租用全國省際幹線光纖」,另外亦寫明上市部份並非有關牌照的持有人,只是以中國電信集團的附屬公司的身份經營業務。所以,上市部份只擁有某幾省的資產,牌照有乜冬瓜豆腐(雖然可能性甚低)就得個桔;而那些互聯網業務的光纖只是「租用」,會唔會將租金無端端加十倍呢?

而那些所謂「長途電話接入費」究竟上市部份有沒有權收取呢?首先,由始至終這個加價的公佈均是以非上市的「雜拳」名義,而不是以「古粉」的名義,原則上是母公司加而不是子公司加。我們又試試看招股書有沒有提及。在招股書「與中國國電信集團之關係」一項:「於本公司重組時,本公司與中國電信集團公司及其多間省級附屬公司訂立多項有關互相提供電信及其他服務之協議,包括...網間互聯結算安排、省際傳輸光纖租用...請參閱「業務-關連交易」一節。我們又跟其遊花園,到有關章節一看,只是看到:「...由二零零二年一月一日起生效。...關連交易,其中包括以下各項:...網間互聯結算安排協議;幹線光纖租用協議...」根本完全沒有提及如何分賬!我們再看「網間互聯結算安排協議」一節,所述的是本地接入網絡電話運營商的安排,亦沒有提及國際長途電話的安排。

為甚麼以國際長途電話開刀呢?大家看一看以下數便知道:

撥出通話分鐘
單位:百萬分鐘  1999   2000   2001  ── 2002(半年)
總計      1,278.1 1,416.7 1,405.76   10.0

唔夠生意,就打人主意,難怪雞飛狗走!

Categories: 投資理財

Tagged as: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