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典籍:《疑龍經》上

疑龍經

楊筠松撰

上卷

尋龍何處最堪疑,尋得星峰卻是枝。
關峽從行並護托,矗矗旗槍左右隨。
幹上星峰全不作,星峰龍法近虛辭。
與君少釋狐疑處,幹上尋龍真可據。
幹龍長遠去無窮,行到中間陽氣聚。
面前山水又可愛,身後護龍皆反背。
君如就此問疑龍,此是歇龍送迎隊。
比如齋糧適千里,豈無頓宿分內外。
龍行長遠去茫茫,定有參隨部伍長。
凡有好山為幹去,枝龍盡處有旗槍。
旗槍也是星峰作,園淨尖方更高卓。
就中尋穴穴卻無,幹去未休枝早落。
枝龍身上也可裁,半是虛花半是胎。
若是虛花無朝應,若是結實護纏回。
護纏尚要觀疊數,一疊回來龍身顧。
莫便將為真實看,此是護龍葉交互。
三重五疊抱回來,此就枝龍身上做。
幹龍猶自隨水出,護送迢迢不回棹。
正龍身上不生峰,有峰皆是枝葉送。
君如見此幹龍身,的向幹龍窮處認。
君如尋得幹龍窮,二水交會穴受風。
風吹水劫卻非穴,君尋到此是疑龍。
請君看水交纏處,水外有山來會聚。
婉轉回龍似掛鈎,未作穴時先作朝。
朝山皆是宗與主,不拘千里遠迢迢。
穴前百官皆朝揖,千元萬派皆朝入。
此是尋龍大法門,兩水夾來皆轉揖。
尋龍何處使人疑,尋得星峰卻是枝。
枝葉亂來無正穴,真龍到處是疑非。
只緣不識兩邊護,卻愛飛峰到腳隨。
飛峰斜落是龍腳,腳上星峰一邊卓。
真龍平處無星峰,兩邊生峰至難捉。
背斜面直號飛峰,此是真龍夾從龍。
一節星峰一節插,兩節腰長號寬峽。
峽長繞出真龍前,背後星峰又可憐。
到此狐疑不能釋,請向真龍尋兩邊。
兩邊起峰為護從,正龍低平最貴重。
星峰兩邊轉前揖,揖在穴前為我用。
問君州縣真龍身,大浪橫江那有峰。
起峰皆是兩邊腳,去為小穴為村落。
如此尋龍看兩邊,兩邊生腳未為偏。
正身繞卻中央去,破祿文廉做關護。
關攔定局有大小,破祿兩星外攔是。
祿存無祿做神壇,破軍不破為近關。
善尋大地尋關局,關局大小水口山。
大凡尋龍要尋幹,莫道無星又無換。
君如不識枝幹分,每見幹龍多延蔓。
不知幹長纏也長,外州外縣山為伴。
尋龍千里非迢遞,其次五百三百里。
先就與圖觀水源,兩水夾來皆有氣。
水源自是有長短,長作軍州短作縣。
枝上節節星辰換,幹上時時斷複斷。
分枝劈脈散亂去,幹中有枝枝複幹。
凡是枝龍長百里,百里周圍作一縣。
百里各有小幹龍,兩水夾來尋曲岸。
曲岸有水抱龍頭,抱處好尋氣無散。
到此先看水口山,水口交牙內局寬。
便就寬處平處覓,左右周圍無空斷。
斷然有穴在此處,更看朝水與朝山。
朝山與龍一般遠,共祖同宗來作伴。
客山千里來作朝,朝在面前為近案。
如是朝迎真有情,將相公侯可立斷。
尋得真龍不識穴,不識穴是總空說。
識龍識穴始為真,下著真龍官不絕。
真龍藏穴倖難尋,為有朝山識倖心。
朝若高時高處點,朝若低時低處針。
朝山也自有真假,若是真時直來也。
若是假朝山不來,徒愛尖園巧如畫。
若有真朝來入懷,不必尖園如龍馬。
但有低昂起伏來,不愛尖傾直去者。
直去名為墜朝山,雖尖尖園也是閑。
比如貴人背面立,與我情性不相關。
亦有橫立為朝者,若是橫朝使衙喏。
前山橫過腳分枝,枝上作朝首先下。
首下作峰或尖園,雙雙來朝列我前。
大作排班小衙列,如魚並頭蠶比肩。
朝余卻去作水口,與我後纏兩相湊。
交牙護斷水不流,不放一山一水走。
到處尋穴頂明堂,明堂橫直細推詳。
明堂已向前篇說,更就此篇重辨別。
明堂惜水如惜血,穴裏避風如避賊。
莫令凹缺被風吹,莫使溜牙遭水劫。
橫城寬抱有垣星,更以三垣論交結。
交結多時垣氣深,交結少時垣氣泄。
長垣便是橫朝局,局心便是明堂山。
鉤鈐垂腳向垣口,北面重重尊聖顏。
大抵山形雖在地,地有精光屬星次。
體魄在地光在天,識得星光真精藝。
問君如何辨明堂,外山包裹內平陽。
也有護關亦如此,君若到此細推詳。
時師每到護關裏,山水周回秀且麗。
躊躇四顧說明堂,妄指橫山作真地。
不知關峽自周回,只是護關堂洩氣。
洩氣之法妙何觀,左右周回外無關。
此是正龍護關峽,莫將堂局此中看。
與君細論明堂樣,明堂須要之元放。
明堂繞曲如繞繩,繞在穴前須內向。
向內之水抱身橫,對面抱來弓帶樣。
上山下來下山上,中有吉穴隱形向。
形若真時穴始真,形若不真是虛誑。
許誑之山看兩邊,兩邊虛穴也如然。
外纏不轉內托反,此是貴龍形氣散。
龍虎背後有衣裙,此是關攔拜舞袖。
雖然有袖穴不見,官不離鄉任何受。
貴龍行處有氈褥,氈褥之龍富貴局,
問君氈褥如何分,龍下有坪如龜裙。
比如貴人有拜席,又如僧道壇具陳。
真龍到穴有栶褥,便是枝龍也富足。
此是神仙識貴龍,莫道肥龍多息肉。
瘠龍雖是孤寒山,也有瘠龍出高官。
肥龍雖作貴龍體,也有肥龍反淩替。
問君肥瘠如何分,莫把雌雄妄輕議。
大戴亦嘗有此言,豁穀為牝低伏蹲。
岡陵為牡必雄峙,不知肥瘠有殊分。
漢儒以山論夫婦,夫山高峻婦低去。
此是儒家論尊卑,便似龍家雌雄語。
大抵肥龍要瘠護,瘠龍須要肥龍禦。
瘠龍若有栶褥形,千里封侯居此地。
敢將禹跡來問君,輿圖之上有細尋。
論龍論脈尤論勢,地勢如何卻屬坤。
若以山川分兩界,黃河川江兩源分。
其中有枝濟與洛,淮漢湘水亦長源。
幹中有枝枝複幹,長者入海短入垣。
若以幹龍論大盡,太行碣石至海壖。
南幹分枝入河內,河北河東皆不背。
又有嵩山入韋嶺,又分汝穎河流吞。
蔥嶺連綿入桂連,又入衡陽到江邊。
其間屈曲分劈去,不知多少枝葉繁。
又分一派入東海,又登採石會為垣。
一枝分送入海門,幹龍盡在江陰墳。
若以幹龍為至貴,東南沿海天子尊。
如何星垣不在彼,多在枝龍身上分。
到彼枝幹又難辨,枝上多為州與縣。
京都多是在中原,海岸山窮風蕩散。
君如要識枝幹分,更看疑龍中下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