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港出聲:朱經緯案反映社會整體要面對的問題│脫苦海

20180102-脫苦海

退休警司朱經緯被控於2014年執勤期間襲擊男途人鄭仲恆罪成,東區法院裁判官將於1月3日作出判刑,現時還柙監房。朱獲得40封包括來自警隊前高層的求情信,指希望能判社會服務令或緩刑。而辯方求情時亦指朱同意社會服務令報告,當然以朱的角度而言,只要不用坐牢已經是執一身彩,但是究竟將朱經緯定罪是否可以接受呢?

其實這件案件疑點甚多,其中一個最大的疑惑是鄭仲恆被打至受傷,兩天後到醫院驗傷,醫生驗出的傷勢位置是在左邊,跟鄭仲恆口供一致,但從新聞片段所見,朱打的位置是右邊,傷勢與被打的位置完全不符,是否以「口供不實只是記錯」就能釋除疑點?

但案件的重要性在於:這樣的判決會否衝擊到警隊執法時的實際操作?朱經緯在事發時是在執行職務,他是在法律賦予權力執法,執行清場行動,法律賦予他因應環境作決定是否需要行使武力,他在電光火石之間作了一個決定,他認為環境不利清場,需要使用警棍。而現在卻被法庭判定為行為不合法。

如何判斷警員執法期間所用武力是合法?

問題在於如何判斷警員執法期間是否不合法地使用武力至他人受傷?在佔領金鐘之前,市民用雨傘篤警察,但沒有篤中,警方已搶走雨傘並且用警棍打他們,又使用胡椒噴霧,那是否不合法過度使用武力?佔中清場那晚龍和道一役,很多人被打至頭破血流,那又是否合法使用武力?

在英美等西方國家,同是行普通法,警員對待示威活動驅散人群,往往騎著馬驅趕民眾,當警方已經舉出警示,而仍然留在人群當中,無論是否路過,警員是不會理會的,否則警方在執勤時會否要逐一問問:「你是來示威還是路過?」在西方國家,警員在示威活動執勤使用武力清場是不會被推上法庭面對審訊,他日面對同樣的情況下,執勤的警員究竟是盡忠職守,還是明哲保身,將會是警隊甚至是社會整體都要面對的問題。

 

來源:https://silentmajority.hk/articles/58137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