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港出聲:「黃背心」的啟示│脫苦海

最近歐洲正發生以螢光黃色背心為標誌的「黃背心」群眾動發生,其中以法國的規模最大,由於法國要推動綠色能源和計劃廢核,以及推廣使用高成本的天然氣能源,所以要加燃油稅,不意觸動了以汽車司機的利益,他們在車上按法例備用的交通黃背心自然地成為了示威集會中的制服。

當大家以為黃背心運動局限在法國的時候,有一個壞消息要說給歐洲人知:

原來浙江義烏收到來自歐洲各國的黃背心訂單,包括:瑞典、捷克、瑞士等地,而據各地的報導,波蘭、葡萄牙、比利時、荷蘭等地,筆者相信最近被債務困擾的意大利,以及早有前科的西班牙和希臘,都有可能會發生。

這令筆者想起了以往發生的東歐及獨聯體諸國的顏色革命,北非西亞的花朵革命,以至香港的佔中運動。陰謀論者會認為,那美國為了製造美元相對強勢,在世界各地製造動亂來引致其他貨幣,特別是歐羅貶值為目的。平常心去看這些事,就是群眾要改變現狀,而不信任既有制度,改以群眾運動為手段。不論陰謀論是否成立,結論都是歐洲的動亂要持續一段時間,回顧歷史最終的結果都是破壞經濟,影響政府與人民間的互信的雙輸局面。

香港人也親身經歷了相似的過程,就是數年前的佔中運動,結果當時香港經濟沒有改善,反對派口口聲聲的真普選沒有出現,就連本來就有的普選行政長官也被反對派否決了,最終更演變成縱火傷人的旺角暴動,然後香港人才醒覺到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才停止了這場毫無意義的群眾運動,元氣大傷。

最近佔中的幕後黑手終於被送上法庭,有人說預計數天之內就可以終結佔中,他們低估了群眾運動:群眾可以被引導出來,卻往往是一發不可收拾,最終要待物極必反時才能扭轉,而社會要付出巨大的代價。現代歷史上第一次出現由外力引發的群眾運動最終沒有漫延全國,從務實的角度看,是人民的幸運,沒有成為別國的白老鼠,其他地方的人沒有那樣好運,成為野心家的犧牲品。

原圖﹕
https://wealth.hket.com/article/2226458/%E3%80%90%E9%BB%83%E8%83%8C%E5%BF%83%E7%A4%BA%E5%A8%81%E3%80%9112%E8%90%AC%E4%BA%BA%E5%8F%83%E8%88%87%E8%A6%8F%E6%A8%A1%E7%B8%AE%E5%B0%8F%20%E6%B3%95%E5%9C%8B%E7%B8%BD%E7%90%86%E7%B1%B2%E5%9C%98%E7%B5%9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