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緣政治(16):尼泊爾為何與中國越走越近?中國有沒有能力打破深度箝制格局?│脫苦海

v2-8db797d26cb45d0bc0b9d030843f2c11_r

事情要由2015年4月25日說起,尼泊爾大地震發生繼1934年地震後襲擊該國的最強烈地震:7,600多人在此次地震中喪生。2015年5月12日12點35分,再次發生大地震,這一馀震造成超過2500人受傷,超過125人死亡。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向尼泊爾總統亞達夫致慰問電,對地震中的不幸遇難者表示沉痛的哀悼,對遇難者家屬和受傷人員表示誠摯的慰問,稱中方願向尼方提供一切必要的救災援助。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向尼泊爾總理蘇希爾•柯伊拉臘致慰問電,稱中方願根據尼方救災需求提供緊急援助。4月26日中國政府宣布向尼方提供2,000萬元人民幣的緊急物資援助。中國國際救援隊一行69人,攜帶6只搜救犬及醫療器械在震後24小時內飛抵加德滿都開展救援工作。

印度於當日下午,由總理莫迪與尼泊爾總理通了電話,莫迪指出印度會全力幫助尼泊爾救災。結果,換來的是印度因為不滿尼泊爾9月底公佈的新憲法而對尼泊爾實施了經濟封鎖的消息,包括禁止運輸車輛通行,禁止印度貨物和燃油運入尼泊爾。

尼泊爾官方表示,鑑於印度繼續封鎖尼印邊境所導致日益嚴重的燃油和日常生活材料危機,尼泊爾從中國進口約三分之一所需石油產品,這將是尼泊爾有史以來第一次從北方鄰國進口燃油和其他石油產品,也意味著尼泊爾將結束基本能源供給完全依賴印度的歷史。

位於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以北的吉隆口岸和樟木口岸曾一度因地震和泥石流災害而關閉。尼泊爾4•25地震之後,中國方面大力施工恢復通往吉隆關口的受損道路,並通過這一口岸向尼泊爾方面轉交了一批援助物資。樟木當時全城撤離,受制於地質狀況不穩定,口岸仍處於閉關狀態。而地質相對穩定的吉隆口岸則於2015年10月13日恢復通關,並持續加大重建力度,擴大開放。中國官方還表示,將根據尼方需求,繼續向尼方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

2017年3月27日,印度國有的印度石油集團與尼泊爾企業簽署協議,未來5年每年為尼供應130萬噸燃油,2020年後供應量將翻倍。《印度金融快報》稱,這項協議「是在尼泊爾暗示要用中國燃氣全部替代印度燃氣後做出的」。自1974年以來,印度就一直為尼泊爾提供國內油氣產品,月底原有供氣協議即將到期。

目前印度向尼泊爾供應的燃油由卡車運送,根據協議,未來將鋪設一條從印度比哈爾邦到尼泊爾的供油管道。印度石油部長普拉丹表示,管道鋪設的手續幾乎已完成,管道建設工程可能會在2017-2018年開始。《印度時報》28日稱,印度石油部長普拉丹在會談中稱,向尼泊爾供應燃油「對印度來說並非划算的買賣,但這是我們的責任」

中國和尼泊爾的雙邊合作,亦體現在其他方面。2016年3月22日,尼泊爾新任總理奧利抵達中國訪問,兩國簽署了10項協議,其中包括在兩國間建設鐵路的計劃,使尼泊爾與第三國開展進出口業務完全擺脫對印度港口的依賴;在旅遊城市博卡拉建設國際機場;對兩國建立自貿區開展可行性研究;在尼泊爾開採油氣資源的諒解備忘錄等。

2017年8月,中國和尼泊爾之間實現光纖互通,從而實現借道中國接入互聯網的目標。項目由尼泊爾電信與中國電信合作進行,原計劃2016年12月實現光纖互連,但由於需要鋪設光纜的地區遭遇雪崩等原因推遲。尼泊爾電信與中國電信合作鋪設光纜,但從香港購買頻寬,因此可以自由瀏覽任何網站。

中尼光纖互通工程完成後,尼泊爾對互聯網將有更多自主選擇權,並獲得比以前更便宜丶速率更快的互聯網服務。在尼泊爾,華為丶中興丶小米等品牌的智能手機越來越多見,若能有更具性價比的互聯網服務相配合,該國在互聯網創新與互聯網經濟發展方面或能取得明顯進步。

2017年8月26日,西藏航空正式開通西安至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的直飛航線,旅客僅需約4個小時就可以從西安直達加德滿都,航班每週三趟,週二丶四丶六執飛。西藏航空營銷委相關負責人介紹,該航線採用具有強勁動力和先進導航設備的空客A319飛機執飛,確保整個旅途更加安全丶舒適。

更值得留意的是中尼之間的貨運發展。中尼鐵路計劃從日喀則延伸540公里,延伸到中國-尼泊爾邊界的吉隆縣的吉隆口岸(即走吉隆藏布河一帶,不走路線艱險的樟木口岸),穿過此通道後火車將在尼泊爾繼續行駛,直至到達終點站加德滿都。

早在青藏鐵路通車之時,有關修建中尼鐵路的構想就已經提出。2006年8月27日,時任西藏自治區主席向巴平措在會見當時的尼泊爾副首相兼外交大臣夏爾馬·奧利時說,青藏鐵路不僅將延伸至日喀則市,還將最終抵達中尼邊界。

2014年9月,拉日鐵路正式通車運營,讓尼泊爾更加期盼中尼鐵路的修建。時任尼泊爾副總統帕馬納德·賈阿在首屆中國西藏旅遊文化論壇上表示:「拉日鐵路建成通車讓尼泊爾人民歡欣鼓舞,並對這條鐵路在未來延伸到尼泊爾翹首以盼。」

2015年4月,中國網援引英國媒體的報導透露,中國和尼泊爾在考慮修建一條連接兩國的鐵路,此工程計劃於2020年完工。同年6月,中國鐵道網刊發《中尼鐵路,不會太久的期盼》一文,文章稱,中國西藏自治區政府主席洛桑江村4月1日對到訪的尼總統拉姆·巴蘭·亞達夫表示,青藏鐵路將從日喀則延伸540公里,在2020年延伸至兩國邊境的吉隆。

2016年5月11日,第一列南亞公鐵聯運國際貨運列車「蘭州號」(蘭州—日喀則—加德滿都)在蘭州國際港務區發運,為「中國製造」開闢了一條通往南亞的便捷通道。這是蘭州在開通蘭州—阿拉木圖中亞列車丶蘭州—漢堡中歐列車的基礎上,再開通的一條國際貨運通道。中尼鐵路對貨運列車的開放,貨運服務正逐步在西藏和尼泊爾的高海拔地區全線鋪開。

「蘭州號」南亞國際列車採用公鐵聯運方式,分三段運輸:從蘭州到日喀則約2,431公里,為鐵路運輸;從日喀則到出境尼泊爾的吉隆口岸約564公里,為公路運輸;從吉隆口岸到尼泊爾加德滿都約160公里,為公路運輸。全程約10天,較傳統海運節省35天。

另外一條中尼之間公鐵聯運的國際列車是「粵藏中南亞班列」,於2016年11月30日從廣州出發,從廣州大朗出發,經成渝鐵路丶青藏鐵路丶拉日鐵路丶日喀則至吉隆公路,轉戰吉隆鎮出境,預計會抵達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全程6,070公里,將兩國貨物運輸時間由傳統的海運20天以上縮短至6天以內。經過一段磨合期,順利步上軌道運行後,有望將廣州經拉薩丶日喀則至吉隆邊境的運輸時效縮至3.7天。

粵藏中南亞班列利用中國與南亞通道沿線現有的交通基礎設施,目前採用的是公鐵聯運的方式,分三段運輸:第一段是利用青藏鐵路並連接到全國的鐵路網;第二段長約564公里,是日喀則至吉隆口岸的柏油公路,目前該路段仍是交通運輸的瓶頸地區;最後一段長約164公里,是吉隆至加德滿都的公路。冬天是尼泊爾採購丶物流運輸的淡季,到運輸旺季和貨源穩定時,會增加到每週兩到三列,最終的目標是每週四到五列。

面向尼泊爾,除了吉隆口岸,還要加快建設陳塘丶日屋鎮新口岸,恢復重建樟木口岸,而普蘭口岸的建設關鍵要利用國家援助款完善尼方道路;此外還要建設和完善面向緬甸的察隅邊貿通道;以及推動亞東口岸恢復開放,將其從貿易通道提升到一般貿易口岸,形成聯通不丹的主要通道線路。

印度政界怎樣應對這種情況呢?據《印度時報》報導,印度外交國務部長辛格2017年4月18日在會議上「提醒」尼泊爾總統,不要依賴那些按照自己的意願來給他國援助的國家,這不利於自身能力的建設。在一場商會組織的與尼泊爾總統的會議中,辛格表示,印度的援助模式「與眾不同」,因為它不會讓任何國家產生依賴性。印度願意按照尼泊爾的意願對相關領域進行投資,而這將有助於尼泊爾的「成長」,印度希望保證一個「繁榮丶和平與發展的尼泊爾。這樣你們就能不再依賴任何其他人,而可以自己做自己的事情。」

真有喜感。

來源:https://zhuanlan.zhihu.com/p/32484359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