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口訣:《英耀篇》、《軍馬篇》江相派

江相派

中國的術數,朝兩個方向走,一個方向,就是學者的方向,明明很簡單的東西,往往將其弄得複雜難懂;或者,如果不這樣,無以顯得術數高深的地方。另一類,就是江湖術士,為符合民眾的要求,發展了一套神煞的論命方法。要謀生,亦要有其技巧。

江相派是一個以面相算命為尋找對象的老千集團。「江」指江湖,「相」指宰相;加起來就是江湖上的宰相,一般打著相面、占卦的旗號,從而為信服的人分析命運,進而詐騙。根據已經傳出的資料計算,該門派流行於民國初年省(即廣東)港(即香港)區域。

一、行騙流程

1. 一旦尋找到一哥(對象),便出軍馬(口才(碼)-亦稱昆術或昆碼)。「出馬」亦是象棋術語,即殺著或出擊。
2. 施展「審、敲、打、問」等軍馬棍騙口術,使他相信相士騙子的權威。
3. 施加「千、隆、響、賣」等棍術,務求一招應棍,使他懼怕,擔心大禍臨頭,令他求你指點消災避禍及轉運求財的方法。
4. 扎飛術:介紹往神棍處進行消災避禍、轉運或尋求橫財的方術儀式。
5. 繼續保持與「一哥」的聯繫,因為命運與相術並不能驗證,真的是呃人十年八年。
6. 如果遇到背後沒有勢力的所謂老襯底而表面又乞人憎或鬼不交的鰐魚頭:實行做阿寶(大騙局)。
7. 脫身。

二、術語

馬:(人物)手下/(動作)。
出馬:開始工作。
搬馬:集合手下。一班即一群。
馬住:盯梢、緊隨左右。
曬馬:展示手下(實力)。

昆碼

「昆」是昔日廣州「黑(背)語」,即欺騙說話。「碼」是特定的代替物品;籌碼是特定價目的金錢代替物而磅碼則是重量的替代物。江湖相士對準獵物的人格弱點,善於利用一套特定的說話,令其陷入圈套。不同的口碼要配合表情、聲勢和語氣。有審、敲、打、問等方法。其技巧還包括:-

千:任何議題,迎合對象性格。
隆:讚譽對方,使其表現真性情。
響:強調災禍必來,後果連累子孫。
賣:自我宣傳。

三、隱語
人物

「天地」隱喻父子、「追」隱喻子女、「比」隱喻兄弟或姊妹、「八」隱喻女性、「七」隱喻男性、「四子」隱喻士子、「生孫」隱喻商人、「一哥」本隱喻屍體,後引伸為迷信者、「火底」隱喻有財有勢的人、「畜生」隱喻混吉人士、「工」是勞工、「花底」隱喻以交際(花)換取生計的女性,「帝壽之徒」隱喻愚蠢的人。還有「老念」(和尚、道士),「琴頭」(房東),「拖尾」(官吏),「蜂仔」(密探),「柒佬」即男人。
銀元

元稱「皮錦」、毫稱「星星」、金子稱「黃」、銀子稱「白」。
數目

一稱「流」、二稱「月」、三稱「汪」、四稱「則」、五稱「中」、六稱「孫」、七稱「星」、八稱「張」、九稱「崖」、十稱「局」、百稱「尺」、千稱「丈」、萬稱「方」。
從業者

班目(看相),叩經(占卦),問丙(算命),扎飛(拜神),盲丙(不知被騙的人,又稱老襯)。
其他
照子(或招子,眼睛),火(有財有勢),水(貧苦),古(倒楣),古爍(病患),帝(愚蠢糊塗),壽(窮途末路,倒楣)、帝壽(好騙的人)、拜萬壽(無人可騙)。

 

四、制度

為了易於控制門徒,「江相派」的高層人物自稱是三合會人士,奉洪門之方照輿為祖師。方照輿是康熙年間的人,用相命先生身份行走江湖,掩護自己的反清活動。現在另有個別支派奉劉伯溫為祖師,民國後正式發展成詐騙集團。
等級與秘傳

派內分等級,一般不會傳給自己兒女,原因恐怕是表明一種公正以及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行此道。他們的法術經典有:

1. 《英耀篇》(從外表、衣著、談話去評估個人性格的看相術加上「昆碼」去找尋合適人選);
2. 《扎飛篇》(神棍騙術);
3. 《阿寶篇》(棍騙大法,專門選擇那些好色、貪心的人,稍微騙一些小錢,不會讓受騙者傾家蕩產,由於他們遇騙後多不欲張揚,而此種騙財之道、好讓門派可以長久生存)。

五、戒條與錯誤觀念

凡做阿寶,博觀而約取(不可過份),慎始更慎終,未算其利,先防其弊,未置梗媒,先放主媒(生媒),故善為相(老千)者,取之不竭(長取長有)其力,不傷其根(不傷受害人的命,不破壞其家庭,不奪取其產業,聽其自動奉獻,以保障整體利益)。

他們經常以「卜卦算命」為名來舞神弄鬼、詐騙錢財。雖然他們身為騙子,但他們有自己一套哲學和道德觀念,表現出中國典型的江湖義氣,又把騙財騙色的「拆白」和離人骨肉的「拐子」排除在外,表現出維護婦女貞節和重視人倫的傳統道德倫理觀。在清朝末年的生活困難時代,這些幫派的高級人物大都響應國民革命,推翻清朝後,有些更加入革命軍去當諮議、參謀、書記等。

雖然他們有一定的倫理道德觀,但有個別成員也會違反這些規矩,例如香港的傅吉臣就曾用「扎飛」(舞神弄鬼)手段騙別人之妾為己妾,亦因此為同門師兄弟所不滿,也是他在何立庭死後不能接任掌門的原因之一。

他們認為所騙的都是不義之財,為了把行騙合理化,就說人們被騙是由於自己貪婪,亦因此不排斥「放白鴿」(即以女色騙男人財),因為他們認為男人貪色被騙是咎由自取。

甲、《英耀篇》

此《英耀篇》是江湖術士不傳之秘,達到了中國「揣摩」術心理學的巔峰,一針見血,入木三分!只要稍微懂點算命術的基本術語及原理,再將此《英耀篇》背得滾瓜爛熟,行走江湖為人算命消災等,不愁搞不到銀子,騙不到女色。若算命的真功夫差些,最好打一槍換一個地方。若算命術的功夫深些,再結合江湖另一秘訣《扎飛篇》,運用爐火純青,加上巧舌如簧,使政界要員、商場巨賈趨之若騖,就可一夜暴富,並能名滿天下,長期屹立不倒,躋身”預測大師”之行列。當然,這些都還要加上李宗吾《厚黑學》中的精髓——「臉皮厚、心子黑」才行。

認清《英耀篇》的實質,它並不是真正的周易「預測」,而是打著預測相命的招牌來行騙,套取人家錢財。當然,不少正統的命相師也有意無意在運用其中的一些”技巧”,一些人則根本不從提高預測技能作手,根基浮淺,也能「算」得很准,其實不是他算出來的,而是你自己無意中泄露了自己的底細,所以他們也能套住一些人乖乖將鈔票奉上,對「大師」敬若神明。不少大字識不了幾個的巫婆、神漢和那些粗知周易皮毛的家伙,居然能遠近聞名,千百裡外也有人開著小車去求算,於是被人越吹越神,除略有邪通者外,大多都在運用下面這套把戲。

每個人都生活在自己的小天地,被封閉起來,因而不能了解別人與自己相通的共同人生體驗。一旦算命先生拿別人的人生體驗反映你的人生時,你會因”算得准”而感到奇怪,其實這沒有什麼奇怪,也用不著感謝算命先生。他指出的是大家(指同一階層同一性別同一年齡段的人)共同特征。他的准確推斷是建立在共性基礎上的。

《英耀篇》告訴江湖術士,人是可以被欺騙的,欺騙是可以成功的,只是深諳世道,機智靈活,隨機應變。因為一:大部分人是相信天命的,是相信鬼神的,相信冥冥中有一種力量在左右著人的命運;二:世態炎涼,人心不忘利欲,人生不會一帆風順,人的命運發展有一定之勢。江湖相士在長期的算命活動中積累了豐富的觀人經驗,形成了一整套的算命技巧,這些技巧都是行之有效的騙術。
玩熟斯篇,能做到「鬼神莫測」、「任意縱橫」、「四海揚名」。

 

英耀篇

入門先觀來意,出言先要拿心。先千(恐嚇)後隆(恭維),乃兵家之妙法。輕拷(旁擊側敲)嚮賣(賣弄),是江湖之秘宗。
有問不可遲答,無言切勿先聲。談男命,先千後隆,談女命,先隆後千。人人後運好,個個子孫賢。
三五成群,須防有假。嘻呵成,必定無心。來意慇勤,前運必非好景。言詞高傲,近來必定佳途。
言不可多,言多必敗。千不可極,千極必隆。 父年高而母年細,定必偏生庶出。己年細妻年高,當然苟合私逃。
子年與妻年彷彿,非填房定偏室坐正。父年與己年相等,不是過繼定螟蛉。
老年問子,雖多亦寡,憂愁可斷。少年問子,雖有亦女,立即分清。
早娶妻之人,父業可卜。遲立室者,祖業凋零。
當家早,父必先喪。當家遲,父命延長。
少年問親娘,有病在牙床。老父問嬌兒,定必子孫稀。
來意神清,定必無心談事。出言心亂,定當有意問災凶。
少年過於奢華,其人必然浪子。老人過於樸實,此輩定是愚人。
年嫩志誠,千金可託之肖子。老來白霍,萬事無成之鄙夫。
男兒問娼女,此乃終日談煙花之俗子。婦人問翁姑,其人固念病體憂愁之賢女。
男人身配獨鎖匙,未斷有室。婦人襟頭常帶乳,不是無兒。
氣滯神枯,斯人現困境,謀事十謀九凶。色潤聲高,此子近處吉祥,十成九就。
入門兩目流連,必多心而無專一。身搖浪定,定小相而帶輕浮。
衣服樸而潔,銅匙墜帶,生意場中之能人,可卜權衡早創。
履華而整,銀圓滿袋,遊樂場上之浪子,當決家業將傾。
田園近有,定卜先貧而後富。家業變盡,必然先富後貧。
少年隆他壽長,老人許加福澤。
惡人勿言惡,只許傍借而此,隆千齊下。善人當言善,反正而說福壽同施。
中年發業興家,此人善營善作。老來一籌莫展,是老失運失時。
遠客異方,祖宗每多富貴。近營內地,可斷兄弟貧窮。
小人宜以正直義氣隆他,萬無一失。君子當以誠謹儉讓臨之,百次皆同。
得英切勿盡吐,該防真裡有假。失英最忌即兜,留心實內藏虛(英者用神也)。
見水(貧者)切宜用意,不可露輕視鄙賤之心。過火(富者)理當謹慎,最好看定方向開言。
剛柔並用,拷夾齊施,有千有隆。攜琴(錢)祖宗有隆有千,火嚮連天。
坐立頂正大,言語要莊嚴,軍馬不可盡出。聲氣定要相連淡定吞吐,得意不宜再往。
言詞鋒利、失之不可言聲嚮視正君子相,目橫語亂小人形。
男女同來,分清老少親戚方可斷。單身再問,審定方向形勢始能言。
寡婦詢去留,定思重配。老媼多嘆息,受屈難言。
病詢自身,雖佑亦宜慢洩。老詢壽元,未可即斷死亡。
有子而寡,宜勸守節,將來必有好景。無兒問去,當要著其別棲為高。
此乃看其人之年歲為立言。童兒身上,反覆追尋,前兒難養。
老大問自身,查壽元,現有病符。瞻前顧,必當高聲唱問,以定其身。
拉衣牽裙,定要暗裡藏譏,以求其實。
十六七之少女問男,春情己動,異性亦然。
五六十之老翁問女,冬雪既降,同偶何嫌。
因人情而談世故,忖心理以順開言。俏遇硬鼻高頭,千中帶夾(夾者逼也)。
不受則隆。 隆而吐則可,不吐連消帶打,高聲呼喝。千他古運將來(古者即厄運也),使其驚心動魄,言語要真誠。
若逢低首淺笑,隆中帶打(打者單打含譏諷意),不聲則千。千而吐則可,不吐要逐路微拷。
低語講話,隆其苦盡甘來,使其揚眉喜氣,言語要溫柔。
男子入門,志氣軒昂,袒胸露臂,高談雄辯,非軍政之徒定是撈家之輩。每要留心講解,恐失言以招災。
女子進來,言柔步淡,低頭羞答,非閨秀之人,定名門之女,為勢必聽。我軍馬須從容,旁敲側引。
視同來而眨眼,恐非有意尋求。對自己作疏言,未必無心試探。非得真英,不可落軍馬。須防馬失前蹄。
眼觀四面,耳聽八方,坐立必要端方。軍馬出須堅定,切忌浮言亂言,又忌俗語虛言。 先用人品滌盪一番,英耀未到,軍馬單刀直入,自然馬到功成。
但論叩經(即占卦)叩策(解簽)之法,如官府升堂審案,必要尋根尋鴻。一層一層,至緊深究根底。 禍福此法,如入大座高樓,由淺入深,由輕至重。大概論之。
至緊問自身日後,次開謀望新花,次家宅占病,亦宜挨入自身可決。
斷自身之法,人生品行,一世好運醜運,可為議論。亦要在自身入脈,可能知得內裡因由。
大約之法,如行兵調將,務要隨機應變,仔細留心,不能一概而論。真乃變化無窮也。
古人云,出人頭地,須用苦心。工夫後學必要常常念熟,自有進步。
書云,學而不思則妄,思而不學則怠。
凡間更新守舊,必定夾定男女。
若男問必生意打工求財。若女問,恐入八(即恐丈夫)復飛(即再嫁)。必要一一夾清。
見生意,啟軍馬,必須鎮定。

 

乙、《軍馬篇》

《軍馬篇》又稱《昆馬篇》與《英耀篇》、《扎飛篇》及《阿寶篇》同為江湖術士的騙術天書。昆馬亦寫作昆碼,有混騙、棍騙之意。因為江湖相士是靠口才吃飯的,而昆是昔日廣州俗語,意思是指欺騙的說話。《軍馬篇》是一套專業術語,只在民間流傳,難登大雅之堂。多被正統論命者唾棄。但其實用價值是很高的。

求卦問卜的人一進來,相士憑著他的衣著相貌、言行舉止,洞察他來算命的主旨,明了他心裡在想些什麼,懷著什麼樣的動機來求教。在這一點弄清之前,相士不會輕易發表言論。一旦認準了對方意圖,覺得判斷無誤,就毫不猶豫,當機立斷。

軍馬篇之命運

只道浮雲風送去,人間霹靂自空來。莫道小溪流水淺,須知滑石有驚人。
莫謂途不堪走馬,應防路滑失前蹄。馬快當防平地石,舟忙宜慎水中磯。
如火燒赤壁,曹孟德之驚魂。若兵用烏江,楚霸王之喪膽。
只可靜坐觀風月,切勿臨淵去釣魚。周郎大破連環策,孔明臺上借東風。
花柳場中切勿往,好比狐狸聽旨施邪術,斷送成湯六百秋。
漫江撒下釣和線,尤恐釣出是非來。
花花世界春三月,草草人情又一秋。惟要且勤且守,切勿妄作妄為。
四季謀來來多阻滯,乘船騎馬實艱難。莫謂花開常鮮艷,猶恐風狂有敗枝。
時時謹慎,步步為營。好比夜靜水寒魚不餌,滿船空載月明歸。
不貪無所欲,守耐自然榮。一陣狂風一陣雨,半生雲霧半生煙。
一夜風來急,草木盡低頭。六畜近來生百相,一牛兩尾少人聞。
有所憂患,則不得免焉。高山流水少,狂風雨半天。月色虛心待,有一船軍器上營藏。
書中生困難攀食,水上游魚易釣烹。緊陷堅牢地,須防足下浮。
山下兩輪明月現,目前運限具文星。有貴難為貴,求敗不聚財。
車心馬角棋休下,虎口羊腸路莫行。江水澄清翻作赤,湖波蕩漾變成紅。
漢高著灘水,光武逢滂沱之險。華容道上逢關羽,赤壁江中遇周郎。
青天白日雷公響,驚動愁人夜不眠。一片白雲天外望,數聲啼鳥夢中驚。
門前枯樹倒,白鶴滿天飛。江山水渺渺,暗石在其中。
紅血杜鵑啼不盡,綠楊鶯燕語思親。高堂冷落,萱草凄涼。
靛房未有工師染,茅屋常多木色衣。椿枝已落,萱草猶榮。
門前多喜慶,人事倍精神。日暖春光侵衣艷,風送花來樸鼻香。
新月桂松梢,清風送好音。緩舒雁羽翼,輕舉蝶精神。
萬里春光先報暖,一天秋月更增輝。天喜照臨,宜傘室家。
喜事從天降,桂子結成雙。紹振祖宗之箕裘,開啟後人之事業。
方寸有天堪府迎,逢人無地不生春。一派水木皆佳景,重重錦上又添花。
春夏精神爽,秋冬大吉昌。忽然果遂真奇遇,便是男兒得志時。
花逢春暖枝枝秀,月到秋晴夜夜光。殘花發蕊,月缺重圓。
花開葉茂枝枝秀,嫩竹出林節節高。一番新氣象,隨遇盡亨通。
雲收月朗家家現,雨后花前朵朵香。風和竹塢添新筍,日暖蘭階長嫩芽。
何只丁財並進,而且人物康寧。
脫其荊棘,乃有真景而來。財源不竭,不但利祿盈庭。
倘言麒麟再慶,換過一翻新世界。果然不興舊時同。不但態羆入夢,而且大獲繩頭。
昔日雲移遮朗月,今朝霧散見青天。有喜色,所謀如願。
若遵孔孟之門,苦志蕓窗。但習陶朱之術,富有大業。
預卜鴻圖大展之榮,財如春水朝朝至,喜似秋月夜夜光。
一石打破青銅鏡,月裡嫦娥缺半邊。不盡祥光來眼底,無窮佳景到身前。
美中不足生狼狽,目到浮雲空自嗟。莫言一事小,弄出大乾坤。
滿眼兒孫增福壽,一庭少長盡安寧。玉人語燕陪君枕,肖子三槐即汝家。
笑語家聲振,共聚一堂親。蜀地未逢司馬到,荊州已著臥龍謀。
好風吃散浮雲去,明月照通大地光。交情渭北三春樹,生意江南二月花。
壁玉珠還時轉泰,雲開霧散月重明。前途運去金成鐵,今日時來鐵化金。
昨夜不知何處雨,今朝忽見滿江湖。
禍去福生,增爾一番新氣象。時來運泰,相逢到處盡繁華。
自古英雄,每多挫折。由來豪傑,偏受興磨。
一翻寒澈骨,怎得梅花噴鼻香。雖有名利暢地,還防苦海生波。
宿雲似幕難遮月,細雨如煙不損花。如昏衢得炬燭,若苦海忽遇慈航。
得意須防失意,開眉又恐皺眉。馬逢伯樂,劍遇張華。
立志非常早,懷才惜未伸。花開遭兩損,月色被雲迷。
秋月雲開後,薰風雨過時。坎地番夷夏,崎嶇恐撲顛。
發意外之財源,添歲前之秀子。財如春柳發,喜若夏蓮開。
平地生荊棘,淺水起風波。無邊美景頻頻至,不盡財源滾滾來。
莫道三冬無雨落,須防六月有寒時。雲散一天星斗現,風平四海波浪清。
老梅生白玉,秋菊綻黃金。雖有名利暢地,還防霜雪相侵。
縱有風霜犯,依然樂到好春。佳偶忽成怨偶,良緣反作孽緣。
莫道喜中無拂意,還妨樂裡有生愁。

 

軍馬篇之雙關

好比枯槁之木,縱逢春而不榮。茂盛之標,雖凌霜而不敗。
雖無意外心常泰,猶有胸中內帶愁。滿徑好花人讚羨,一簾微雨客生愁。
一枝花放門牆外,幾處人思瓶裡簪。范丹雖乃穿蕉異,一時運轉展鴻基。
相如昔日為司馬,洪武當年去牧牛。子女雙生曾報兆,錦雞齊唱竟呈祥。
竹影掃街塵不動,螢光燭地草難燃。一輪夜月圓還缺,幾點晨星有若無。
好去好來還好意,多財多寶亦多男。門前八卦蚊休入,戶外三星我接來。
浪靜風和船不動,天晴月朗客優游。為人靜處尋安樂,便是清閒一日仙。
諸葛一生惟謹慎,呂端大事不糊塗。
漸入佳境,如小溪流水,未得大展鴻圖。財丁兩遂,仍妨家運轉衰。
家運支持,將功補過,只可靜而獲福,勿縱閒以生嗔。貴人得力,仍妨服色而丁憂。
太乙臨運,應主熊羆入夢,宜慎破財為佳。一則以喜,一則以懼。
紙花做出驚人目,好在無香在裡頭。財雖有而積聚無多。
縱遇丁財而逢喜,難免神色以生悲。富貴草頭露,繁華瓦上霜。
雖有志於四方,依然未伸大志。挫折在前,安逸在後。挫折大,險阻于常。
頗得貴人關照,仍然未得暢志從心。宛如枯木逢春,雖有滋生也不榮。
只可順風搖順槳,莫來危馬過危橋。守株待免為安穩,緣木求魚枉用功。
雖行貴人提拔,未許十分稱懷。財之有進有退,事亦半喜半憂。
得財誠恐失獻身,生子還妨損子。應得桑麻女,當逢吉服穿。
平途走馬無關礙,順水行舟有逆風。衣祿有餘,起跌殊多。
得不足以補失,喜慶能使亡憂。交脫之際,動作勿妄。
莫道全無事,須防不測憂。

 

軍馬篇之頌揚

如秦樓之月,未得常光。似走盤之珠,去留未定。
雖得鴻圖猶未展,難令如意遂君心。忽然平地一聲雷,丁財兩旺。
隻手創成銀世界,雙拳弄出錦乾坤。貴子連添,財利重重。
喜氣欣欣,財源疊疊。財丁兩旺,百事堪宜。
丁財如旱曲得雨,枯木逢春。生涯占大有,美利盡成事。
萬物看生新氣象,百般從此得精神。好風吹送巖前桂,十里人間九里花。
雨露細滋春草長,風雲際會小陽春。有意裁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陰。
吹開雲裡月,剔起暗中燈。用心機再謀世界,盡本事而得大財。
運逢財氣心先爽,月到中秋分外明。春至滿園皆秀色,秋來無處不花香。
東成西就般般合,內作外為事事亨。花紅花綠花成錦,月清月白月光明。
平安竹報全家慶,寶貴花開遍室春。振家聲而宏駿業,逢巧遇而得其財。
可秉大權恭大任,重重財氣,祿位高陞。秋到中天明月好,運到人間寶貴春。
脫迷離而登大道,拔雲霧而見青天。果能發奮振雄心,定卜如意獲資財。
海外經營多獲利,前程發達在他邦。英雄得志揚名遠,寶貴催人氣象新。
盡力推開沙與石,用心淘得玉兼金。時運就從今日發,百花俱是此間開。
且看巨船出大海,錦帆無恙挂西風。財如秋水朝朝滿,運比桃花日日紅。
揚揚喜慶如春至,滾滾財源似水流。名花得雨生艷色,滿面紅顏照畫堂。
人逢喜事精神爽,樺遇春風瑞氣香。花逢春景千般艷,月到中秋分外光。
小小經營成厚業,微微創置可興隆。上苑奇花呈寶貴,庭前瑞草報平安。
狂風吹散殘雲去,如雨稍晴紅日升。千里江山千里錦,一翻雨至一翻新。
財如江上之清風,喜似山間之明月。清風明月無人管,綠水青山任意游。
利如曉日騰雲去,財似清風送喜來。斯時幸有賢朗志,何怕南窗寄傲情。
喜金銀之滿庫,納榖粟以盈倉。紅日初升,陰霾已散。順時而動,循序上進。
心花怒放,未許稱心。財喜並臨,有喜有財。謹守成業,敏事慎言。
免生煩惱,鑿石生玉。淘沙見金,惠風和暢。大有年豐,小人道長。
甜言勿聽,見景生情。見機而作,慎勿強求。
金鱗在手,得還妨走。有勝有敗,得足償失,無吝無譽。皓月當人,任意而為。
忠而見疑,直而受謗。微風貶骨,冷雨侵肌。否極泰來,先否後亨,如日之升。
大道生財,壽筳祥開。舉家暢飲,三杯不少。風光月齋。雨散雲收。
三呼不返,一夢無回。月朗天清,花香月艷。乍暗乍明,一帆風順。
吐氣揚眉,浮盡書散。多修厥德,福自天中。

 

軍馬篇之老人篇

大器晚成休道晚,長江有水任魚游。不特財源廣聚,自然到老生光。
言晚福,安穩如山。論財祿,長江似水。福壽綿長安樂處,丁財並進又康寧。
晚福更高兒女肖,晚景又盛妻妾賢。花迎麗日高低放,氣逐香風遠近聞。
退去災殃無別意,展開心事有餘寬。財來恰似南山火,一陣高時一陣紅。
過盡前途十八灘,任君隨意掛高帆。高處綠楊堪策馬,條條好路透長安。
只宜再納蘭姬,子嗣定然有見。視南山之壽比,樂有嘉賓。
賀北海之籌陳,欣多命子。無處無譽,層樓直上,到處皆亨。
態羆許其入夢,璋兆宜男。又賦小星之慶。大謀九就皆如意。
萬紫千紅氣象新,老驥倘懷千里志,枯桐空抱五材清

 

軍馬篇之小孩篇

根深不怕,樹大何愁。理幼而學,壯而行。如月初升,光朗可愛。少須藉椿萱之福,然而啾唧多端。
亦可跨龍附鳳。無榮無辱。以度時光。

 

軍馬篇之命宮

命逢驛馬,非為性靜。
嗟日落兮,靈椿早謝,歌月朗兮,萱草長榮,嗟椿樹之悲,喜萱堂之水(指喪父)。
父母應得延年,可喜萱并茂(指父母全)。
堂露冷,嘆椿樹之早凋,萱草悲秋,得王孫而抱憾(指喪父母)。
萱花先謝,椿樹長年(指喪母)。
縱使椿萓遐齡,定然要奉鄰家香火,以免幼年啾唧。
縱使椿萓遐齡,於雁行中,不免折翼(指兄弟不全)。
雖高年之福蔭,尤有小厄相驚,幼藉二親之福,依然兩暗三光。
椿堂先敘,椿草長榮(指父死)。
幼須前人之福。然而啾唧多端。正是南嶺種梅北嶺秀,縱然遇險保呈祥。
先難後易,大耗守財。財輕義重,來固多,用亦不少。
若問天倫,椿喪萱茂,論少年,不過鏡花水月。
到晚景福份齊大。必主刑傷早見。椿萱難耐老。

 

軍馬篇之田宅宮

卜遺業之有限,自創置之豐隆。壯歲平常衣祿,晚年樂享田園。
田宅帶XX(任何星均可套入),能守能興。他日田園廣置,廈屋渠渠。堪為預上。
祖蔭有些餘積,可以無饑。
更不知他日良田萬頃,飼宇維新。
祖業雖然甚豐厚,少年自創必興隆。

 

軍馬篇之財帛宮

財帛值XX(任何星均可套入,下同),自係揮金如土,義重如山。
少得XX星宿照度,異日必然財生大道,實藏興焉。可創過萬之世界。
財帛值XX凶星,早財難聚,如有XX吉星同垣,異日定堪創業。自創更豐於上代。
又須早歲勤勞,晚年必一番作用。少年未能如意,他年獲利從心。
財帛值天空,財多反復,喜得金匱同垣,他日定然創置。異日可卜季倫之富潤屋也。
慣取市纏之利,必然旺處生財。
不作文章高手,定為市井班頭。
雖乃攀桂無緣,而許生財有道。黃卷無緣,勿以詩書求顯達,經營有道,須從商賈覓生財。

 

軍馬篇之遷移宮

出外X方(東南西北均可,下同),大利X方。不宜遷居。
連日架薪,以金木生活為合。XX(任何星,下同)吉星守垣,郵門遇貴。來往咸亨。
但XX同度,上落舟車,仍宜謹慎。
一筆掃開雲漢路,三秋直上廣寒宮。

 

軍馬篇之官祿宮

吉凶混雜,生平起跌殊多。衣祿有餘,異日錦衣輕裘。而居富厚,乘肥馬,而掌軍權。
犯XX(任何星,下同),詩書正路無緣。
衣祿人間多有,勿向詩書爭榮辱,宜從市井逞英雄。
若敵手持七寸管,也應才冠六鉤弓。
名登龍虎榜,身列鳳凰池。
詩書難謀,武力定膺爵祿。
X星纏擾,求利勝於求名。
若市井營業,定卜生財有道,必獲大利,面團團作富家翁。
官階遠大,祿自豐饒,端木才能,億屢中,陶朱事業,富堪求。
欣際會,而榮登政界。逢巧遇,以立奇功。

 

軍馬篇之福德宮

心有慈祥,安人濟眾。福份齊大,雖乃早歲勤勞,晚景安逸。
論少年,不過鏡花水月,到晚景,福祿五全。
福自身修,德建自然名立。

 

軍馬篇之疾厄宮

帶XX(任何星,下同)星宿,宜戒牛太血毒物,以免不測之災來。
喜得XX,吉星照度,自是避凶化吉,履險如夷。
帶XX星宿,勿入風月之場,勿貪意外之緣,生平宜謹慎,恐有意外之虞。
防口舌之侵,疾恙不沾,無憂沉痀之苦,永無害及其身。
可以逢凶化吉,轉禍為祥,保無隱疾侵身。
雖有小恙,亦無大礙。宜請金水字邊先生醫理。
須防病從口入。

 

軍馬篇之夫妻宮

孟光係賢婦,不讀詩書識禮義。常存聞範識規模。喜官星透出,受得好夫。
印臨子位,食神顯露,亦慶亨佳兒肖子之榮。
持家有法,婦道精乖,上能和,不能睦。
女命身弱,主性純粹溫柔,夫賢子旺。魁罡性格多聰慧,疊疊相逢掌大權。
蓋以女命以夫子為用,其殺為官混,到底有精神。
在家尤利父母,出閣琴瑟調和。
晚年安樂,自在優游,不用勞心,而衣糧自足,無須勞,而家道自成。
金水司令而相生,火土乘時而相助,金水若相逢,必招美麗客。門庭吉,人物倍安寧。
淚酒香腮,閨幃寂寞,獨殺成權,人有權術,非凡本領。
子女雙生曾報兆,鬼雞齊唱竟呈祥。
齊婦含冤,孟姜長城之哭破,二人齊到東山坑,同看紅日照東明。
父母之喪,喪事不免,梟印奪食,難免花開花落之恨。
未得枝枝挺秀,兒女之債,花果不一。
女犯傷官格外嫌,帶印煞重,須防奪子。合多定損貞名,女犯傷官福不真。
無財無印守孤貧。如在有財兼有印,好為有衣有祿人。
花開花落無常定,月缺月圓又一輪。
乙木者,花果之木也,藤蘿之緣,牡丹之形,依玉樹而臨風,附古木而生香。

 

軍馬篇之子女宮

好花不結因連雨,玉鏡無明為久塵。
春至花無影,雲深月不明。
丹桂經霜成晚子,碧桃遭雨結花遲。
久寒草不秀,雨久花未榮。
桃花貪結子,只恐五更霜。
難免卜商之苦,東敗於齊。楊業大會沙灘,威風八面。
石榴有子花應結,寶鴨與香煙怎生。
一夕偷花人剷草,虹霓初現雨梢晴。

 

軍馬篇之僕役宮

遭XX(可套入任何星,下同)星,任用宜擇人,方能得力,切勿盡心相托,以免因人而累已。
有受主敬賓強之義,無強奴欺主之虞。
必須濟以因,臨以威。懷恩畏威,自無反側之虞。
堂上一呼,堂下百諾,頤指氣使之效,呼聚喝散之權。
生平雖享,自代其勞,待婢如意,僕役從心,指揮如意。

 

軍馬篇之兄弟宮

許昆仲而帶XX(任何星,下同)星宿,也無孫龐之意,亦無姜家大被同眠。
連枝同氣,鴻雁成群。
XX拱照,應卜王氏三槐。
所嫌XX,只論何家兩鳳。
上得兄力,下得弟緣。
伯牛之嘆,亦有相求相應,關張之盟,算來如女如足。

 

軍馬篇之相貌(父母)宮

金木相朝,明珠出海,中岳有氣,額廣顴高,晚年好景,此為相之得宜,品行端方者也。
五官端正,三停相配,眼有神,眉有彩,三才相對,六府均合。
雙眼睛有彩,雙眉之色有氣,是有貴子添生,乃有福之相。
可惜金木相沖,故而先受折挫煩緒也。
手相八卦不陷,三紋分明,終是有權,亨財帛豐厚也。
為人純厚,交游中,有春皓月之奇,談笑間,有桃紅柳緣之趣。
性格英明,品行超群,心靈性敏,義氣慣人,此君定是魁梧客。
貌原非醜,其人當是小丈夫。
人品忠直,無屈曲之心。貌如桃李之姿,心存慈悲之念。
食神生財,定立一生之衣祿,米糧豐厚,可批一生之衣褖無虧。
官星得命,平生衣祿有餘。
元辰,本為人,寬洪布德,剛斷英明,胸藏大志,作事超群。

 

丙、《扎飛篇》

江湖派的另一個秘本是《扎飛篇》。所謂「扎飛」,就是相命先生通過裝神弄鬼,借助鬼神的「魅力」來哄騙他人、騙取錢財的伎倆。因此,把這一相士據以行騙的「秘本」披露出來,不僅可以對勸誡那些迷信鬼神,篤信命運的信男善女有幫助,而且對警醒世人有良好的作用。

相士們弄神祈鬼的手法是多種多樣的,其中重要的一術是用「媒」合謀。所謂「媒」,就是中介人,內線,暗中的爪牙、幫手,算命先生通過與他們相互勾結,沆瀣一氣,將鬼神之假像弄得真幻難辨,神秘莫測。

請看其中三段文字:

凡「一」皆可以扎飛也。君子敬鬼神而遠之,小人畏鬼神而詔之,或求妻財子祿,或畏疾病災禍,非有所懼,即有所求,而善用「軍馬」,則「一」焉不唯命是聽。故曰:「我求他不如他求我。」

凡來算卦的人都可以用裝神弄鬼的法術去欺騙他們,騙取他們的錢財。謙謙君子也同樣崇敬鬼神,你就滿足他們的願望,以鬼神還報他們的虔誠;小人害怕受鬼神的懲罰,你可以借助鬼神之力使他畏懼你。來占卦的人,不是祈求「妻財子祿」之事就是由於害怕疾病災禍的降臨,你必須洞察他所擔心、害怕的是什麼,推算他所祈求的又是什麼。弄清之後,就是善於運用有條理、有遞進感的語言「軍馬」刺激對方,恐嚇對方。這樣,那些前來算卦的人對你便會唯命是從,因為他們希望通過你幫助請求神靈保佑其消災去難。所以說:「與其你求他們出錢來求神問鬼,不如想方設法讓他求你這樣做。」

扎飛之術,貴在多方,幻耶真耶?神化莫測。小驗然後大「響」,眾信然後大成。

卦中祈禳鬼神的法術,貴在多方盤算計謀,是幻是真,出神入化,神秘莫測,變幻無窮。只要在小小幻術上靈驗了,然後借機大肆渲染,待眾人相信後,就可以獲得巨大成功。

鬼神無憑,唯人是依。一犬吠形,百犬吠聲。眾口爍金,曾參殺人。雖明智之士,亦有所惑,可況「一」哉!善為「相」者,莫不用「媒」。故曰:「無『媒』不響,不『媒』不成」。

鬼神的存在是沒有憑據可以證明的。一切神鬼之事,都是依照人的意願炮制出來的。一條狗叫是他看見了黑影晃動,百條狗叫,只是聽見狗的叫聲而叫起來的。正像「眾口爍金」、「曾參殺人」這類成語那樣。由於神事鬼跡弄得非常逼真而秘密,盡管是很有智慧,明白很多整理的讀書人,也不免困惑,茫然不解,何況是奸些迷信鬼神和相卦的愚夫俗子呢!善於算命的「相士」,沒有不善於運用暗中爪牙來幫忙辦事的。裝神弄鬼絕非一人所能為,所以大相士傳授的秘訣說:「沒有暗中的助手搭檔,便不會有刺激和渲染、推波逐瀾的效果,沒有這種爪牙的配合,事情便不會成功。

 

 

丁、《阿寶篇》

一般徒弟只傳授兜生路之法,唯得到師門真傳徒弟尚能夠格受授《阿寶篇》秘本,傳授亦只可口傳不准筆錄,以防泄漏秘規,大部亦分成三段,其一是引言,其二是為兜生路之法,其三為前輩所做過之經驗事例來做具體說明。

在江相派的相士中還流傳一種名為《阿寶篇》的所謂秘本,裡面紹的盡是些荒誕不經的騙人術,例如「種金術」,女「拆白黨」等術等等。由於它的「保密性」極強,一般不作文字性闡述,而只是用他人行事的例證來說明騙術的奧妙所在,加之其所謂的「師門真傳」都是口授,因此外人很難窺其真秘。相士們將這些挖空心思的騙術統稱為「做阿寶」。

貪心一起萬惡作,咎不在相而在客。
贓官民賊奸商蠹,豪強惡霸實虎狼。
不義之財不永享,不報自身報兒孫。
故阿寶者非千也,順天行罰無罪過。
博觀約取慎始終,錢財未得先防弊。
取而不竭其生計,承聖人好生之德。
若濫取傷客性命,逆天理亦招人尤。
浮財盡取實業留,名醫貴守神相走。

 

貪者必貧,君子引為大戒,佛門亦以為主戒之首,故做阿寶咎不在相,而在一,貪官者民械也,奸商者民蠹也,豪強者民之虎狼也,其或以知欺遇,恃強凌弱欺人孤寡,謀人財產,此皆不義之財也,不義之財理無久享,不報在自身亦報在兒身,不義之財人人皆得而取之,故做阿寶者非千也,順天之罰而已,凡做阿寶,博觀而約取慎始更慎終,未算其利先防其弊,未置梗媒先放主媒,故善為相者取之不竭,其力不傷其根,上順天理下快人心,並使之有所畏怯而不敢言。不善為相者,竭一之力傷一之丙,取非不義之財,上逆天理下招人尤,非吾徒也,小子鳴鼓而攻之可也。

 

為敘述方便起見,這裡摘錄《阿寶篇》的一些「真傳」,加以解釋。

貪者必貧,君子引為大戒,佛門亦為五戒之首,故「做阿寶」咎不在「相」(騙者),而在「一」(受騙者)。

那些貪得無厭斂財致富者最終必陷於貧窮,所以「做阿寶」並不是在干壞事,有錯不也在我。

 

貪官者,民賊也;商者,民蠹也;豪強者,民之虎狼也。其或以其智欺愚,恃強凌弱,欺人孤寡,謀人財產,此皆不義之財也。不義之財,理無久停,不報在自身,亦報在兒孫。不義之財,人人皆得而取之。故曰:「做阿寶」,非「千」(騙)也,順天之罰而已。」

貪官、商人、豪強們的財富都是不義之財,人人都可以去取這些不義之財。他們壞事干盡,終必遭報應。所以說「做阿寶」並不是在詐騙他們,而在順應天理的好事,當由我們來替天行道。

 

凡「做阿寶」,博觀而約取,慎始而更慎終。未算其利,先防其弊;未置「梗媒」,先放「生媒」。故善為「相」者,取之不竭其力,不傷其根,上順天理,下快人心,並使之有所畏怯而不敢言。不善為「相者」,竭「一」之力,傷「一」之丙(生命)。取不義之財,上逆天理,下招人尤,非吾徒也,小子鳴鼓而攻之可也。

「做阿寶」取財多少要適度,並要讓對方害怕而不敢說不來。不能過分貪心,以致對方傾家蕩產或置對方於死地,如果這樣做那就不配作我的門徒,對不起,孩兒們,給我揙他。

看來,寫上述東西的人是很有頭腦、很高明的。它給行騙的江湖相士披上了一件正義和合法的外衣,大有劫富濟貧,替天行道的意味。它把行騙本身的罪地完全歸咎於「一」(受騙者)的貪婪,其實其本意就是一種貪婪,是以貪婪對付貪婪,以卑鄙對付卑鄙,毫無正義可言。但它的策略思想,行騙的要則卻有可供借鑒之處。可以說是江相派行騙經驗的高度總結。「博觀而約取」概括得多麼精辟!詐騙術可以被反用來防詐騙,巧設內線,明媒暗媒,裡應外合的伎倆可以被用作反奸計謀來參考。

 

Categories: 【玄學星相】, 玄學經典

Tagged a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