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港出聲:政府全面接受專責小組報告值得一讚│脫苦海

發展局局長黃偉綸公佈,政府全盤接納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最終報告,意味著優先研究及推行8個土地供應選項,包括局部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用地、發展棕地、公私營合作發展新界私人農地、維港以外近岸填海、發展東大嶼都會、岩洞地下空間,更多新界發展區以及發展屯門內河碼頭用地,並已向立法會提交相關文件,期望可獲立法會支持,以進快落實相關建議。至於早前由房協展開的郊野公園邊陲研究,亦已經叫停。

筆者認為政府尊重諮詢機制之下得出的社會共識,政府全面執行是應有之義,雖然這個報告不一定十全十美,亦可能在社會上令到一些人不滿意,但期望所有人同意才做的話,才是「議而不決,決而不行」。這亦是一個良好的先例,解決永遠沒有所有人同意的決策,訴諸既有的諮詢機制就可以獲得足夠的認受性,值得一讚。

可是反對派議員第一時飛撲出來批評,例如尹兆堅議員說大多數香港人認為應該全面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然則尹議員是根據那一個調查得出這個結論?這個調查訪問了多少名市民?用甚麼方法取樣(sampling)?成功訪問率有多高?問卷的設計是否沒有引導性?這些都是社會研究法(social research method)所需的資料,不知尹議員能不能公開給公眾查閱呢?還是這只是反對派的一廂情願?

譚文豪議員就批評政府把焦點放在高球場發展上,但對丁屋截龍就「掂都唔掂」,質疑政府是一心捍衞一小撮人。然則譚議員所講的丁屋截龍,又有何所本?原居民的傳統權益是受到基本法保障的,當中或有法律觀點有需要厘清,為何譚議員及其黨友不作此途,而要搬出與小組報告毫不相干的事情來詰難?

說穿了反對派的所作所為,就是千方百計阻撓香港發展,製造民怨來指責正當施政,到政府順應諮詢符合程序時,所謂的「程序公義」又再拋諸腦後了。究竟政府應該順應反對派隨口說出的「民意」呢?應是要根據既有程序來諮詢呢?還是由反對派直接決定呢?說實話,到反對派有決定權時,就連他們自己都不敢決定,香港市民若依賴他們施政,恐怕將自陷險地。

原圖:http://std.stheadline.com/instant/articles/detail/937987-%E9%A6%99%E6%B8%AF-%E7%B6%93%E6%B0%91%E8%81%AF%E5%8F%8D%E5%B0%8D%E6%94%B6%E5%9B%9E%E7%B2%89%E5%B6%BA%E9%AB%98%E7%90%83%E5%A0%B4+%E6%86%82%E5%A4%B1%E5%94%AF%E4%B8%80%E5%9C%8B%E9%9A%9B%E7%B4%9A%E5%A0%B4%E5%9C%B0;http://big5.locpg.hk/gate/big5/www.locpg.hk/jsdt/2018-05/15/c_129873174.htm;http://paper.wenweipo.com/2016/10/30/HK1610300034.ht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