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幫港出聲:香港何來基建債?│脫苦海

 

接上文,「譚凱邦們」用基建債來攻擊東大嶼人工島的計劃,引導公眾以為所有基建都是大白象,都要花好多好多錢,都是年年蝕錢,都是回本無期,這種說法有沒有根據呢?在日本可能有根據,在香港似乎就沒有先例了。

日本人口年年萎縮,基建又起到去人煙稀少的地方,當然可能出現這個問題。但是香港是一個人口不斷增加(除了日據時代)的城市,空間又較為狹小,而且所有基建的計劃都是規劃以年計,比如新界東北新發展區和洪水橋發展區早在1998年就開始研究,高鐵則早在2000年在《鐵路發展策略2000》以區域快線之名提出,2010年才拍板興建,2018年才通車,是經過反覆論證才實行的。

當然,他們又會說西部通道長期使用量不足,還不是大白象工程?問題是任何基建都不應該長期飽和的,亦不是以企業賬的收支來衡量成敗,而是考慮界外利益(externality),香港很多條幹線公路都沒有收費,在財務上是回本無期,是不是要引入收費計劃以收回成本呢?這樣絕對不會得到市民的歡迎。我們可以看一看鄰近城市深圳的例子,多年來市政府陸續將收費的路橋隧「公有化」,然後拆除收費亭,供市民免費使用,若果眼光只是從企業盈虧來看當然不值得,但是從降低城市整體運作成本,提高效率和吸引外來人流物流,對於深圳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筆者過去也曾建議把全港除過海隧道外的橋隧均免費開放,政府所失去的收費只是區區之數,卻對於整個香港來說是有效益的。

至於「譚凱邦們」所說的基建債,似乎他們沒有考慮過土地財政這個模式,就是以土地補貼基建成本,近年新建的港鐵支線多數都有發展地盤,例外的是港島延線:因為沒有地盤而要政府對港鐵作出財政補貼,為甚麼還要做呢?就是把地鐵由上環伸延到港島西,為當地居民帶來方便,令商業板圖擴展,政府的稅收也可因而增加,整體香港也可以得益。以目前香港的財政狀況,根本就有無需舉債,更有如「未來基金」等儲備,用來投資香港的未來發展正是得其所哉,何況東大嶼人工島的土地本身,也是有價之物,那又何來所謂「基建債」呢?

原圖:

http://std.stheadline.com/daily/article/detail/1854209-%E6%B8%AF%E8%81%9E-%E9%BB%83%E5%85%83%E5%B1%B1%E6%92%90%E5%A1%AB%E6%B5%B7%E9%80%A0%E5%9C%B0+%E6%9D%B1%E5%A4%A7%E5%B6%BC%E6%96%B9%E6%A1%88%E6%9C%80%E7%92%B0%E4%BF%9D

http://std.stheadline.com/instant/articles/detail/244653-%E9%A6%99%E6%B8%AF-%E8%AD%9A%E5%87%B1%E9%82%A6%E8%A2%AB%E6%BE%B3%E9%96%80%E6%8B%92%E7%B5%95%E5%85%A5%E5%A2%83+%E8%BA%AB%E5%88%86%E8%AD%89%E4%B8%80%E5%BA%A6%E9%81%AD%E6%89%A3%E8%B5%B7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