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港出聲:從政者宜擇善固執│脫苦海

 

政府取締港獨組織,本來就是應有之義,因為每逢國家分裂時都是亂世,三國、五胡亂華、五代十國、民初軍閥混戰,受苦的都是無辜的老百姓。任何理性的人都應該支持反對分裂國家,對於一些希望混水摸魚的別有用心之輩,理應出言譴責。現在居然有一位立法會議員,被黃絲組織批評兩句就改變立場,事後還要不承認,說的就是醫學界陳沛然議員。

有34名立法會議員聯署支持港府取締香港民族黨,原因是這個組織支持港獨,而且證據確鑿,雖然當事人極力抵賴,亦有反對派的人為他們講好說話,只是剛巧這34人當中,有33個被人分類為建制派,再加一個自稱中立的陳議員而矣。聯署這份聲明,並不會令到陳議員忽然變成建制派。陳議員反口的原因是,聲明一出有醫學界人士作出強烈反彈,例如杏林覺醒成員黃任匡,就炮轟陳議員「唔出聲冇人話你啞㗎喎」、「說好的中間超人呢」。可是明眼人一看到那些「XX覺醒」的名字,就知道是一些自命先進的黃絲組織,這些人可以代表所有業界的意見嗎?可笑的是陳議員一邊撤回聯署,卻又一邊聲稱自己反對港獨。

那筆者倒想問一問黃任匡:功能組別立法會議員選出來是代表業界利益,反對港獨與醫學界的利益有何衝突,導致到陳議員要「被禁聲」?明眼人亦會看到「被XX」是一系列黃絲常用的名詞,來形容人被強權威嚇之下,被迫做出違反個人意願的事情,作為黃絲為何又要幹著自己經常反對的「被XX」行為呢?陳議員是不是無權在專業利益以外的事情表態?

在中國,這種行為稱為「首鼠兩端」;在西方有一個「父子與驢」的故事,都適合來形容陳議員和黃任匡:是的黃任匡也是首鼠兩端。

原圖:杏林覺醒Facebook圖片;

http://images.takungpao.com/2017/0226/20170226030108593.jpg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