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港出聲:法律也是小姑娘│脫苦海

內地論壇有一句流行的話語:「歷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雖然這句話已經被證實是馮友蘭老屈胡適的,但仍然具有一定的「實在」意義。胡適的原文是介紹美國哲學家詹姆士「實在論」:

「實在是我們自己改造過的實在。這個實在裏面含有無數人造的分子。實在是一個很服從的女孩子,它百依百順地由我們替他塗抹起來。」

在香港,法律往往也被人當作小姑娘,只要是從事某些行業,就自自然然地鍍上了一層專業的光環,用所謂「專業」的角度提供意見。可是大家需要了解的是,「專業」一詞在內地僅僅是指學習的範疇(Category),比如筆者是在中文大學地理系畢業,在香港不可以自稱專業,但是套用在內地的語言就是「地理本科專業」。說實話,內地對專業一詞的用法更加「實在」,自稱專業的人,其實只是對某範疇的學問有些涉獵,本身並必然不帶有權威性,就如前文講述反對派法律專業人士的意見,只能視為內地版「專業」,距離權威實在很遠。

同樣地,有一班自稱專業的人士成立了一個組織,自稱是專業團體,屢次就時事作出評述,貌似有一定的權威性,可以嚇唬某些市民。然而深入探究之下,顯露了其以專業包裝的一般性意見,本身並沒有權威性。最近他們就引用《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案例,發表了「除非有充分證據證明香港民族黨使用武力或以武力威脅國家安全,否則限制或損害結社自由皆不正當。」雖然中華人民共和國(1998年)和香港(1991年,港英時期)分別簽署和通過了該公約,然而在實際的執行上並不是毫無條件。例如公約規定只有「最嚴重犯罪」才可以判處死刑,其中要排除財產犯罪、經濟犯罪和政治犯罪,但中國刑法一共規定了68種犯罪可以適用死刑,半數與政治、經濟犯罪有關。至於香港,《香港人權法案條例》(《香港法例》第383章)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規定收納入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條例第2(3)條、第3(1)及(2)條及第4條規定,在解釋及應用時,須考慮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適用於香港的規定收納入香港法律,並非毫無保留引用該公約。

正如自由是有前設的,並不是毫無限制,引用公約也是有條件的,「民主燈塔」美國1992年在一系列的保留、諒解和聲明後批准了該《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參議院聲明「公約1-26條文規定不可自動生效」,因為在美國法院該公約不會自動生效,並且國會並未立法案以實現該公約條款實現。說穿了就是要實施該公約,也要經過固有的法律程序。當然,專業化粧師在打扮小姑娘時也是很專業的,該「專業」團體只是說「不正當」,英文原文是:would not be justified。大家可以細味一下其意思,特別是在英文的應用上,would和shall或will不同,是屬於假設語氣(subjunctive mood),表示該團體也不肯定該意見,否則應該說:shall not be justified,這是高中程度的英文文法而矣!

原圖:http://699pic.com/tupian-500875922.html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