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字不出頭──淺談工業股(2002-10-12)

上星期講過「漁農礦牧」等初級生產,今次講次級生產──製造業。製造業曾經係香港的經濟支柱之一,到今時今日表面上香港工業凋零萎縮,實質上港人擁有及管理的工廠比七八十年代膨脹何止十倍!僱用的工人數目以百萬計,在珠三角與台灣廠商一爭長短,現時香港的上市工業亦極少在香港設廠,主力是國內生產。以個人的經驗,工業股是眾多種類股份當中最難炒的,要了解一隻工業股,又談何容易?

回顧香港多年來上市的工業股,最先的是紡織製衣。例如南聯實業曾經多年雄據恆指成份股,南洋、南豐、南海等以前均是極具實力的上市紗廠,如今若不轉型便是式微,可見買工業股一定留意該行業是正在擴展還是日走下坡,如走下坡公司有沒有應變之道。很多紡織製衣股均轉型,最典形的例子是麗新,由製衣做到地產,曾經也有風光一時,但轉了型就不是作工業股分析了!也有部份不是轉行,而是向上游或下游進軍,即所謂垂直擴展(Vertical Integration)。香港的成衣股多數向下游發展,由製造廠漸漸過渡到零售商,有很多成功例子。

另外一種較多的工業股是電子電器股,例如依利安達、品質國際、蜆殼電器、陸氏實業等均是上市多年的電子電器股,有些紅色股如科龍、航天、熊貓也是這類股份。可是大家有眼見,絕大部份的電子股均是半死不活,主要的原因是電子電器產品的產品周期(Product Life Cycle)均較短,每當某一類的電子電器股大量上市,往往是該產品或行業見頂的先兆,例如最近很多與手提電話相關的公司上市或注入有關業務變相上市,可以預期手機熱潮將於一兩年內結束。當然某些電子電器公司也試圖轉形或分散投資,最經典的例子是品質國際當年投資《兒童日報》,最後也是損手。亦有一些試圖擴展海外,例如偉易達進軍美國,幾乎陰溝裏翻船。俗語有一句好絕的說話:「電子就是騙子」,因此這類股份一早已剔除於觀察名單。

此外,近年有很多重工業公司上市,大部份是國企或民企,因為香港根本沒有空間發展重工業,以前的造船股如中華造船、太古船塢、黃埔船塢等已經全部消失。重工業投資大,回本慢,很多甚至是國家早期投資的大包袱。對於香港人來講,好難想像一家工廠要養活幾十萬人,簡單講就是尾大不掉。例如某幾隻鋼鐵、化工股,裁極都有十幾廿萬員工,只要國際商品市場價格有何風吹草動,業績就會大上大落,對於這方面小有研究的人,很難作出分析。

分析工業股困難之大,絕不是股市初哥可以想像。例如用基本分析的資產值,有些工業股的資產值可能只是股價的十分之一,因為生產線經多年折舊後,根本上不是值錢的資產,但偏偏一間用千多萬成立的工廠卻可以在好景時每年賺近千萬,只要該公司能保持規模生產(economy of scale),單位固定成本因大量生產而低,則幾毫子資產的工業股可以值個幾。如果工廠接不夠單,平均固定成本大幅上升,每年虧損數以億計絕非怪事。

又例如用市盈率分析,不同的工業可以接受不同的回報率,好景時與衰退時市場可接受的市盈率固然不同,就當係同一個時間同一類行業,也可因應訂單的多少而有盈利有所有同進而影響市盈率。單比較市盈率看工業股,分分鐘可以害死人。

其實,隔行如隔山,分析工業股只能從公司的細致狀況評估,而這些細致的評估,往往只有該行業的人仕才多一點的了解,局外人硬要分析也吃力不討好,最穩陣的方法是避開這類股份。

Categories: 投資理財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