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天──基本因素勢莫能當(2004-05-02)

由近期高點14000點計起,到上周末跌破12000,已經有兩個月的時間,經過這兩個月,已經漸漸少聲音說下半年見16000-18000,代之而起的是漸漸多人說11500甚至破10000。

人類的認知好多時都係落後於形勢,多少人能夠從一片落葉看到嚴寒的冬季?反而以為,過去幾個月氣溫不斷上升,濕度保持高企,預期未來的秋季同冬季仍然會像夏季一樣!

正如之前風箏與風所講,過去十一個月的升市是典型的資金推動市,利率低垂,資金被驅趕出市場。當市面上的資金(其中包括一些信貸)追逐股票、樓宇、人民幣、原料時,便會產生一種互相推動的作用,例如股票賺到錢,咪囉少少去買下樓;人民幣預期升值,國際游資便跑來香港炒賣;原料價格升值,原料股上升又令到其他國企股上升...。

然而當時間越久,價格越高時,這些因素的互相依賴性越大時,其脆弱性會不斷增大,直至其中一個或幾個因素轉變,因而導致其他因素也像骨牌那樣倒下,整個趨勢便會由質變到量變。圖表上的技術因素先行轉變,然後基本因素的改變才浮現出來,這樣,新的局面便會形成,直至另一個基本因素的改變,表現在技術因素的改變。

大家可能覺得上面所講玄之又玄,然而大家回想一下三月初時恆指略破14000時大幅回落,大多數人均輕而視之。三月中時恆指移平線發出「跌市排列」的強烈轉勢訊號時,市場仍有力扳到13000以上製造一個「射擊之星」。到四月尾時市場仍然期望12000仍有一守時,恆指便在四月最後一個交易日「穿比你睇」!整個四月在月線圖出現一個極惡劣的「大陰燭」利淡訊號。


基本因素的利淡因素卻在四月才出台。四月初美國股市把經濟數據良好演譯為預期經濟好良而息口有上升壓力,反映市場對利率見底回升的預期。然後是國內開始以提高銀行存貸比率抽緊銀根,進而傳出全面停止批出新貸款,相信如達不到冷卻經濟的效果,更強力的行政措施將會出台。國內部份商品期貨跌停板,引致國際市場上部份商品價格跟著下跌,尤以貴重金屬如黃金、白銀、白金為甚,由於貴金屬在工業用途的比重較少,往往反而具有領先的指標作用,可以預期隨著中國經濟被強力打壓,其他原材料以至運費將會回落。再而發生假奶粉毒害嬰兒,以共和國一向的作風,一連串的打假行動將會批發以至零售市場造成震盪。國內政策轉呔的後果是資金開始流出國內,反映在香港金管局拋售美元買入港元,這已經是四月底的消息。樓市價格上仍未有明顯轉變,但一手成交量已開始萎縮,瘋狂入市的炒家開始「亢龍有悔」,樓價一向是滯後指標,往往走在股市半年至九個月,如果假設股市三月見頂,可以預期樓價將會在下半年開始調整。

講左咁多利淡的觀點,是否便可以長空萬里呢?答案是:不能肯定。因為在過去五年的走勢上,12000是多次的支持與阻力,不易一促而就。而以短期的圖表看,無論是楔形或下降通道,均顯示現價在形態的稍低位置,在現水平造淡並不化算,反而可參考三月初的14000及四月中的13000申延下來的下降軌作為指標,更為化算。

 

原載:http://www.tokuhon.org

Categories: 投資理財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