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謂港人 沐猴而冠──西九必成數碼港翻版(2004-12-24)

有栽種經驗的朋友都了解,要種值一棵植物,除了要有適當的土壤、溫度、濕度等基本條件之外,最重要是裁種的植物是可以發芽生根的,一棵折根拔芽的植物,只是一棵乾花,或者只會在土中自行腐爛。當然,插乾花也是一種裝飾,但沒有人愚昧到天天為乾花澆水,偏偏,世上就是有如此愚昧的人。

香港是一個歷史較短的經濟城市,澳門起碼有四百幾年的歷史,留下一點文化的沉澱,嚴格來說香港只有「借來」的文化,要不是借自中國,便是借自東洋西洋,自身並沒有文化的土壤。大坑舞火龍、長洲飄色巡遊、搶包山、盤菜等等,即使只在香港出現,也只是華南文化的一部份。至於那些視覺藝術、媒體藝術、行為藝術等,不外乎抄自外國而矣。這並不意味筆者不欣賞這些藝術,而是這些不是發自本土的東西,原本就沒有在香港發芽生根,強加於港人身上固之然是對牛彈琴,斥巨資去推廣也是白費心機。正如香港並沒有科技、研究的基礎,不去發展專上院校的研究院,而去大幅撥地去興建數碼港、科學園,只是糟蹋土地及金錢。又正如香港人根本不是因為熱愛運動而睇足球,只係賭慣四腳畜牲又試下賭兩腳人,波盤多人落,球賽少人睇,有人建議大建球場搞一個珠三角聯賽你話係唔係搞笑?

插假花不失為裝飾的一種,甚至用膠花也無傷大雅,大家見過有人撥一個大花園擺假花,然後專登請個花王日日澆水三十年未?同理,把一塊幾十公頃維港海景,面積比美尖沙咀的土地撥來興建外國藝術殖民地或國際藝術租界,犧牲幾百億的土地收益來做這件事,還要把設施的管理權割讓三十年?

觀乎處事的大官口口聲聲世界級國際級,觀乎競投的地產商建議內容多是把外國一些所謂藝術的東西,例如由西班牙畫師在法國畫的一幅幕布,小貓三幾隻睇的芭蕾舞、歌劇,藝術已經淪為包裝,背後的利益才是真格。如果藝術的內容真是這樣值得珍惜的話,目前香港使用率極度偏低的文化設施已經足以容納。所謂項莊舞劍,當某些所謂中產階級迫仔女學琴、學跳舞、學唱歌等等並不是為了熱愛藝術,而是為自己的下一代包裝成某一階層時,文化藝術已淪為欺詐的工具,也難怪A發展商投訴B發展商派員到展館搗亂,原來大家都咁有文化,係辦公室的文化。

筆者認為,整個西九龍計劃不單止是利益輸送,更加是對整個社會財富及價值的破壞及生態平衡的毀滅。紅灣半島不重建,表面上是發展商小賺了幾十億,實際上是整個社會損失了幾十億的財富,分別只是原本這些財富可以透過官地拍賣進入庫房。西九龍如真的興建及營運,現存的文化藝術設施使用率不是更低?外國藝術軍團進駐香江,本地的藝術家要爭逐有限的市場空間及資源,豈不是百上加斤?這種對於新事物擠丟原有事物的兩敗俱傷之忽視,又豈是偶然?盲目興建鐵路隧道,其他交通工具的生存空間被擠丟之餘,過剩的供應使新事物自身也舉步維艱。西隧、大欖隧道、機鐵、西鐵、馬鐵等等半死不活之慘況,可以預期將在未來香港的文化藝術界出現。

就樓市而言,大片土地被浪費了,市場供應減少了,對樓市理論上有益無害,實際上目前樓市的畸形發展,豪宅或扮豪宅的過熱本可透過西九龍豪宅區的新供應作出平衡,現在不單部份土地用作興建可以預期擔沙塞海的設施,政府更強把地積比率由九龍市區住宅地的5-8倍地積比例大幅壓低至1.8倍,致令「豪宅」價格被扭曲。如果因為部份物業「炒爆倉」牽連其他中小型住宅市場,必將引致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這是被市場忽略的負面因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