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微斗數:學習態度

這裡所談的主要是對學習斗數上的”態度”,不似其他環節以推算的技術為主,也沒有什麼組織,只是拉雜談,希望對斗數有興趣者,尤其是初學者,有所幫助。

 

學習斗數是否很困難?

視乎所要求的程度,但其實學習斗數到有一定水準絕不難,也不須要聰明絕頂,更不須要什麼”慧根”,只是方法正確,不走歪路(或少走歪路),一般來說一兩年已有很好的基礎,至在少推算先天命盤,大限已可有一定方向,有一定把握。如要深入研究的話,當然要多些功夫,還必要有想當興趣和時間。學習斗數困難在於古書少而現代人作品反而非常多,這本來是一件好事,但由於斗數是一門易學難精之術,而可塑性也十分之高,所以現代人的斗數著作實在是 ”百花齊放”,洋洋大觀。初學者實在不宜貪多,先把一些基礎弄好至為重要。

 

基本知識,不可忽視。

現代人有很多新的方法建立,初學實不宜貪多,那裡學三兩式,這裡又學兩三招,到頭來只會把自己攪得頭昏腦脹,推斷時用這個方法就吉,用那方法時,結果又相反,那不知信那個才是。倒不如將一些基本知識弄清楚,總比東抓些,西抓些的好,什麼是基本知識?每顆正曜的性質,它們在十二個盤的分佈,跟著當這些星相會時,會令它們的特性有什麼變化,再加上輔佐煞化時,又如何性質等等。如果把這些性質掌握得好,只要看其天盤,再推其大限,已知某人的生平大概,實不須每個流年甚至流月的去推(除非是處於關鍵時刻)。

只要對基本知識弄得明白,深入了解,你再看同一命盤時,就會截然不同的理解,而很多問題也會有新的看法。

 

斗數可塑性非常高。

斗數有正曜十四顆,加上六吉六煞,已有二十六顆,這已不計什麼丙,丁級星,而又有四化星,如又加上陰陽五行,八卦納音之類,斗數實在是術數大雜燴,你可以任意炒作,只要覺得可行,就可以著書立說。因斗數所傳古藉也不外是”全集”,”全書”,而這兩書又不是很有系統地介紹斗數,實在很難用這些古書去否定(或證實)一些現代似是而非的理論,加上斗數又要”與時並進”,又要現代化,因此如果你說某某大師的推算理論不是古書所載,他又可說斗數要現代化,要更新,又或者說這只是古人守秘,不肯明言,只有他老人家花了不少心血,才可有機緣參透云云。

 

大原則不可相違。

雖然斗數甚多花樣,甚多名堂,但仍有一些大原則不可相違,如果是某種推論方式與之違背,必有問題。我大至上歸納為三個原則:

一)無宿命

二)真訣必簡

三)正常分佈

以下跟著的三段,就進一步解釋這三點。

 

無宿命,斗數無鐵口批命。

沒有鐵口批命即是沒有”整定”,沒有宿命,什麼是宿命?例如說你的妻子必屬鼠,從事那行那業必發達之類。

一件事情會發生與否,又或是事情的輕重,人力應可作某程度上的改變,所謂盡人事而聽天命。其實大多數所謂”禍事”,細想之下都是自招的多,煩惱多是自尋。(當然一些橫禍或疾病除外),所以要避凶,很多時要改變自己的一些想法或性格上的缺點,或者要放棄某些重要利益,尤其是在好運時,要作出”退”的選擇,其實甚難,而要一個人改變其看法或想法,就更加難,而且也不是臨急抱佛腳就可以趨避,所以就好像禍事多數是難逃一劫,或像似”宿命”。

命盤上有福的人,但能否可享,又或盤上有禍的人,能否減災,應還有別的力量可左右(故且叫這些作”業力”),如果個人完全沒有能力減凶(減而已,完全消滅就甚難)其實是十分沒趣。

如果將此原則放於推算上,一些以百分百準繩,鐵口批命的術數作招來的,便要小心。

 

真訣必簡,偽訣必繁。

真訣者,只是一些推算法則,所以法則一定是簡單易明,而且有生命力、要合理,可以類化、可以推廣,但不須太多繁瑣解釋,也不須多註腳、多例外,從這基本法則卻可以引申出一些方法(當然這些方法不可與法則相違)。但因為法則通常是原則性的論述,所以不容易運用而且也要用者有相當經驗,包括推算和人生的經驗。

偽訣者,必支離破碎,而且甚繁瑣,原則已這麼繁瑣,所衍生的方法更是呆板,亳無生命力,或以偏蓋全,通常這些”方法”是從解釋某些例子而來,當其他命例不可應用時,又要再用其他方法去解釋。因方法夠”特別”,通常這都會吸引到一些喜歡尋秘訣的朋友。

 

正常分佈

什麼是正常分佈?即統計學上的normal distribution,就是”鐘形圖”,兩頭尾尖長,而中間肥大。

環觀我們的社會,富貴的人少,但同樣一世運滯的人也少(大多數人自以為自己運滯,懷才不遇的不計),命好,身好,運好的人不多,命壞,身壞,運壞的人也不多,大部份都是中間落墨,反反覆覆,如果命格相對較好,便在反覆中向好,而命格較差,便在反覆中破損,好者也不會大富,差者也不至於貧無立錐。極好命者和極差者,就似鐘形圖上的兩頭尾。

所以對於一些推斷方式,於一些常見星曜組合,說得極好或極差,(例如坐貴向貴,日月守命之類)又或者巧立一些名堂(通常都是四字詞)來炫耀,便可能是是一些江湖術士以討好客人的招式,這些都要小心辨別。

凡甚吉或甚差的命盤結構必定是罕見,這是非常直觀而合理的原則。

 

跟著以下所談的與剛才的三原則沒有關係。

 

事件影響越大,越更明顯。

命盤是個人的,在盤上所顯示出應該是對當事人有一定影響力的人與事,總不成一個無關重要朋友也會在命盤上顯現,但如果一個對你相當重要的朋友(例如提拔過你,或拖累你),就應可在盤中看出端倪,所以有時在六親宮位所見的星組,未必是直接對應其人的親屬,可能是較重要相關的人和事的特徵,甚至是當事人對某事的看法。例如父母宮直接的表現當然是父母,但也可能是”監管力量的綜合特徵”,例如上司,師長,監管機構等,如果一個從事發展物業的商家,他的父母宮可能是他和監管機構的關係(在香港,大概是建築處之類)。只是絕大多數人,父母對他的人生影響非常大,因為人格,性格,甚至體質的形成,也受父母的影響,所以父母的影子也不多不少在父母宮中反映。

 

重要年限,影響重要

人生幾十年,總不會每年也是重要時刻,如果是這樣,做人都幾幸苦,所以在重要的年限,能否把握,其實是十分重要,只要想想一些富豪的發跡史,往往好運只是幾個年頭,但他們卻抓得緊,就能發跡變泰。所以無論是吉或凶,總有一些是關鍵或轉接時運,但好可惜,通常都是事後才醒覺那時的重要,而斗數就是希望能將這些重要年限推出,給當事人作一趨避(當然是否趨避到,那是另一問題)。斗數是一個推算命祿之術,由整體大處著眼,不是用來推算你喜愛什麼顏色。

 

先有炸藥,再作引爆

先天的命盤就是炸藥,這炸藥可能是精神上,可能是物質上,有了炸藥都未必會爆,起碼不會即時爆,便要看看那些年限會把它引爆,兩者具備,人生便有波折。所以對一個命盤,要留意是否有一些宮位特別差,再逐個大限推看,那個大限再有凶星飛入而把它沖起,那時便要以大限流年所在的宮位,加以原局的性質,盡量加以類比,希望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具體化,有時還要推上幾年,推下幾年來判斷,最好的就是能提供趨避的方法(是真正的方法,不是掛風鈴,掛八卦)。

有些人的炸藥分佈比較平均,而大限又沒有特別沖起,又或沖起時在孩童或已經年老,相對來說殺傷力不強,就會給人一生平平穩穩的感覺,某程度上,這也是福。

 

推算推算,推理加精算。

精算是計數,是計斗數,要清楚所有星的性質和它們的交會狀況,也要明白在各宮垣所代表,表現出來的具體反應,不過有了這些還不夠,還要加推理,要推理一個這樣性格的人,在某些環境下,會有什麼反應,又或者這樣一個財帛宮,加上一個那樣的事業宮,會以什麼職業為生。所以一個精於術數的人,應該是一個入世的人,要明白社會上的運作,也要知人間百態,這樣推算才可與事實相近。隱居山林,可以成為一個空談的玄學家或哲學家,卻不是術命者。(不過如果太入世,就會落於江湖。)

 

天機不可洩漏,會遭天譴。

古代術者多喜用這句話,當被人問到關鍵處,卻總是說”天機不可洩漏,你自己好自為之”,如果洩漏天機,術者也會遭大禍,輕則失明,重則夭壽,這句話沒有得證明其對錯,就像宗教之類,你喜信就信。不過我就不相信,一來絕不信自己有這樣大的能力,可以得悉天機,二來事情可否趨避,是當事人的因緣,三來我不信宿命,也就根本沒天機(但有因果)。

初學者不必因此憂心,天不會譴你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