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港出聲:黃之鋒精人出口│脫苦海

香港眾志有數人(不包括黃之鋒)闖入政總東翼前地花槽在旗桿掛上橫額,在保安阻止時發生衝突,期間有一名保安受傷,重點是該處並不是示威區範圍之內。立法會行政署報警,警方派員跟進調查,而政府發聲明強烈譴責香港眾志。

然而沒有參與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表示,無意衝擊或蓄意令任何人受傷,反指譴責行政署濫權,理由是2012年反對國民教育集會時,示威者連續10日在同一地點的旗桿掛上標語,當時行政署並無阻撓。公民廣場是容許市民有示威自由的地方,所以行政署保安沒權搶奪示威者標語。

原來在黃之鋒的心目中,以前做到就永遠做到,以前可以侮辱國歌,所以以後都可以做,由此引伸國歌法不合理嗎?公民廣場所有地方,無論是否示威區範圍,他們都有權用來示威的,既然他心目中的言論自由和公民廣場都是無邊無際,闖入非示威區也沒有問題,何不親自上陣?

林卓廷和尹兆堅一案顯示,就算身為所謂尊貴的議員,也可以因為傷人被捕,曾經入獄的黃之鋒當然也意識到這方面的風險,所以就在圍外拿咪,危險的事由手下做,自己可以無風險地佔盡風頭。

既然有精人,自然就有人要做笨人,可能是以往執法太寬鬆了,令到某些人以為只要心中有理想,口中有口號,就可以為所欲為。甚至有人把這種原則推到去日本,然後又以此為由伸手問大眾拿錢,這些戲碼作為精人的黃之鋒當然知道喇!

原圖: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