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南區鐵路那裏去?」(2007-03-16)

上次相比,火藥味重好多,果然聽取民意從善如流:原來市民鍾意的係罵戰式的對拆,而唔一定要理性討論,相信呢一種政治行為表達模式,將會引入立法會,可以預期政治效率進一步下降。

今次明顯係做定model answer,唔係曾先生又點能夠一口氣數到109億條數出黎?副作用就係model answer無的就問非所答,以至借題發揮。例如下面第一題人家問的是「會買甚麼?」,第三題問「南區鐵路」,兩位先生的答案都是無厘頭。金先生每天只有咁少錢,點解佢唔申請綜援?佢唔申請綜援,梁先生又點能怪政府涼薄只用九億?15年免費教育,可以幫到金先生嗎?創造就業及全民退休保障只流於空洞口號,難道政府創造「街道紙品回收員」職位?

講開執紙皮,梁先生話大風大雨特別多長者執紙皮,因為濕左重d賣多d錢。屋企附近有幾間廢紙回收商,時不時見佢地往壓成磚狀的廢紙灌水,有人說別人落區是做show,自命不是做show的人亦唔見得有幾了解基層生活。天唔落雨,拾荒者不會自己到公廁加水嗎?佢地唔加,廢紙商都自己加,結果就係捷眾造紙廠都執埋,成為這個自命環保都市的一大諷刺。

很多社會問題都是這樣的層層緊扣,兩位先生都只是在表面抺下瓜皮,成個瓜都熟爛了都不知。就如梁先生答南區鐵路,聲稱自己的政綱中的環保政策有支持集體運輸系統,當然與南區鐵路有關云云,然後就扯到政府有幾多錢儲備,彷彿要從庫房中拿錢出來無論如何都要興建。地鐵公司不是上市公司嗎?兩鐵合併後不是連九鐵也變相私有化嗎?私有化之後,財務模組(financial model)計唔掂,兩鐵要求多撥地,自然會有人跳出來罵官商勾結。或者建成後有錢賺,又會有人跳出來說有錢賺就應減價。呢d已經唔算係深層次,周圍都有集體運輸系統,的士、小巴,甚至巴士仲有無生存空間,其員工加薪無望之餘仲要驚失業,流口溜先生們又有無諗過?

為了平衡起見,就拿曾先生的東西鞭一鞭,上次答問會曾先生大讚社會企業如何如何,並以一線通為成功的例子。問題是如果連政府的合約也要向社會企業傾斜,讓弱勢社群有工作的機會,那些沒有社會資助的普通企業是不是會被排除於市場之外?是不是去製造更多失業的普通人,而要另外津貼一些弱勢社群勉強地工作?等一等,梁先生不也是說要製造就業嗎?

梁先生口口聲聲話曾先生無個人意見、無承擔,呢個觀點筆者十分同意。做了幾十年公務員,仲可以有乜野主見?可是其實佢自己咪一樣,性傾向歧視,佢同曾生都係天主教徒,人地問佢個人意見,佢其實係無得答:必定要反對同性戀。作為一個律師,佢當然有佢的技巧去迴避,就是答要收集晒所有不同的意見,然後討論,仲講埋要人人的意見得到反映。

問題來了:眾說紛紜之餘還要有人做決定,一係就投票鬥多人(但人多並不一定對),一係有個人承擔判斷的責任。好明顯梁先生從來無諗過民主方式選出來的人也要有自己的主張,而只是淪為所謂民意(而唔係大多數人的民意)的意見收集機。如此議員或特首,只不過是執行投票結果的機器,咁搵任何一個人甚至一部電腦都可以做呢樣工作。結果就是政治只淪為討論甚麼是佢地認為的民意的新聞組,而不是尋求解決人民所需及社會問題的機構。

香港及台灣政治之倒退,正是由於政治由選賢予能,變成選眾予多,聲大就有道理,結果就是人人鬥聲大,而不是說服其他人接受自己的意見或向其他人作出讓步。可以預期香港的政治文化會如梁先生所講,因這兩次答問會而改變,可是,不要預期是變好。


One thought on “「我的南區鐵路那裏去?」(2007-03-16)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