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崇年該不該打?──為什麼不去問問金庸?(2008/10/14)

http://city.udn.com/3011/3056503?tpno=1&cate_no=0
http://city.udn.com/3011/3059095?tpno=1&cate_no=0
http://city.udn.com/3011/3057041?tpno=1&cate_no=0

早幾天已在天下縱橫談看到這段新聞,生果報報導了出來:

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plate/apple/art_main.cfm?iss_id=20081012&sec_id=15335&subsec_id=6884567&art_id=11711274

央視百家講壇主講清史遭非議

網民話閻崇年抵摑

「打得好,替天行道!」「70多歲了怎麼啦,70多歲了還做這種齷齪事情就是老賊!!!」「沒有辦法通過健全的司法審判老賊,讓人民群眾打是活該,說明社會還沒有徹底墮落!」「在亂世當漢奸,雖無恥,但還是有些迫於無奈;在此『大盛世』時宣傳漢奸思想,那還不是犯賤!」……活躍於央視《百家講壇》的著名學者閻崇年,在日前的書本簽名會上,遭30多歲的男子掌摑後,內地網上掀起的「滿漢之爭」,至今未息。多個論壇均舉行「閻崇年該不該打?」的調查,幾乎一面倒認為他「該打」,當中網易論壇的調查結果更高達70%人認為「該打」。

不滿美化滿清王朝

據悉,事情起因在於,閻崇年在百家講壇主講清史以來,惹來不少非議。特別是他推出的《明亡清興六十年》,被很多觀眾認為過度「揚清抑明」,大有美化「滿清王朝」之嫌。加上近期網上出現「閻語錄」,如「清軍入關更多的是促進了民族融合,其中造成的某些局部的破壞是不可避免的」等等,不僅傷害了國民的感情,還引起眾人的強烈不滿。

上周日(5日),閻崇年在無錫搞簽名會時,突然挨了國學愛好者,漢服推手黃海青(27歲)的一巴掌。事後,黃遭拘捕,據悉他打閻大師的動機是不滿他的學術觀點。

學者:社會的悲哀

事件發生後,內地多個論壇舉行「閻崇年該不該打?」的調查,幾乎一面倒認為他「該打」,當中網易論壇的調查結果更高達70%。眾學者和官方媒體卻認為這是中國社會的悲哀!不能因學者觀點不同而動武。

自由作家昝愛宗指:打閻崇年的是「以暴易暴」黨校的學生。但眾網友認為,閻崇年「該打」不是學術問題,網上充斥:「姓閻的言論已經超越了學術研究本身,而是對漢族感情的粗暴踐踏!」「小節可以不拘,但在國家,民族大義上絕不能含糊」等言論。

閻崇年是滿學專家

在央視《百家講壇》的節目中,經常看到閻崇年,滔滔不絕地講述滿清的點點滴滴。現年74歲,漢族,山東省蓬萊市人的閻崇年,與易中天、于丹都是論壇的名主講人。

閻崇年在1963年開始研究滿學,倡議並創建首個專業滿學研究機構──北京社會科學院滿學研究所、北京滿學會和北京滿學研究基金會。

先後到世界各地講學。現為北京社科院滿學研究所研究員、北京滿學會會長、中國紫禁城學會副會長、歷史學者,研究滿洲史、清代史,兼及北京史。他自04年起在央視《百家講壇》欄目中主講「清十二帝疑案」,06年9月1 日起主講《明亡清興六十年》。他發行的歷史書籍以正式歷史為賣點。

網上流傳的閻語錄

‧滿清過去是、現在是、將來也是中國人永恆的驕傲。

‧辛亥革命只是清王朝新政的延續。

‧清兵入關擄掠,很難說悲,應該稱喜。

‧清軍入關更多的是促進了民族融合,其中造成某些局部的破壞是不可避免的。

‧漢服不是最完美的服飾,也並不能體現甚麼民族精神,無非是對滿清的一種偏見。

新聞來源:人民網強國論壇

http://www.wforum.com/online/g2b.htm

http://bbs3.news.163.com/bbs/baoliao/101019505.html

http://hi.baidu.com/leiyihan/blog/item/6fc047a9df0f1ffa1e17a2d2.html

 

筆者不是不自量力想作是非對錯的判斷,事實上面對一大堆從無統一定義的名詞爭拗,世界末日也沒有結論,而很多學者與非學者是靠這樣東西吃飯的。

我在維基百科找到這一段: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7%8F%E7%BE%A4_(%E4%BA%BA%E9%A1%9E%E7%A4%BE%E6%9C%83)

一個民族通常包含多個族群

一個族群通常包含多個民系

中國是多民族國家,在官方的56族有六個有自己的國家:

 

其實中國又點止咁少民族?還有至少23個未識別民族: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4%B8%AD%E5%9B%BD%E6%9C%AA%E8%AF%86%E5%88%AB%E6%B0%91%E6%97%8F&variant=zh-tw

漢語名稱 拉丁文字 官方分類 現況

艾努人 Aynu 維吾爾族 艾努語
八甲人 Bajia 未識別民族
菜族人
(自稱)
未識別民族 計32戶,170人。
穿青人 Chuanqing 歸納為漢族 中國西南地區60多萬的族群,民族問題含糊。
僜人 Deng 未識別民族 僜人現多住在西藏自治區南部近麥克馬洪線邊界附近,人口大約2000人。他們積極向中國政府申請重新識別,成為獨立民族,但因為中國結束民族識別政策以及該人群人數過少,計劃最終告吹。
革家人 Gejia 劃在苗族,黃平縣稱之為未識別民族 約五、六萬人。人群民族問題未明,他們仍積極請求政府承認為獨立民族。
格魯人 嘉絨語,分佈在四川阿壩州的馬爾康、黑水、理縣、汶川、金、川、小金等縣,雅安地區的寶興縣,甘孜州的丹巴縣。使用嘉絨語的人口約11.69萬人。
顧羌人 貴瓊語,分佈在四川甘孜州康定縣的舍聯、時濟、前溪、麥笨、三合等鄉,瀘定縣的長征、烹壩、瀘橋鄉以及雅安地區寶興縣磽磧鄉的部分村寨,人口約6千人。
克木人 Khmu 未確定族稱 現有二千餘人,居住在雲南省。
苦聰人 Kucong
土生葡人 Macanese 未識別民族 回族一樣,本身是一個由多種族群混合而成的群體,難以分類。土生葡人在中國澳門特區通常為葡萄牙人或其人於東南亞各地的後裔與澳門當地的漢人結婚後生下來的人群。現時大多數人只在澳門東南亞生活。中國澳門特區政府把土生葡人法律確定為澳門少數族群,享有法律認證的政治權利;中國大陸把土生葡人定為未識別民族。土生葡人主要說葡萄牙語,一些人說中文;他們曾經創造過土生葡文,作為自己的語言。
芒人 Mang 未確定族系 1985年統計有82戶,568人。
摩梭人 Mosuo 雲南的歸納為納西族,四川歸納為蒙古族 中國唯一一個母系社會為主的人群,人口大約數萬人左右,民族識別問題未明。部分摩梭人實行走婚制度,在文化大革命年代中國政府曾經強迫摩梭人一夫一妻。
茂族人 扎貝語。分佈在四川甘孜州道孚縣的亞卓鄉、紅頂鄉、仲尼鄉、扎拖鄉、下拖鄉和雅江縣的瓦多鄉、木絨鄉,人口約8千人。
撣族 Shan 部分人被歸納為布依族或壯族,也有人被歸納為未識別民族。 壯族布依族同源,語言可互相溝通。人群分佈在中緬邊境附近,通用緬甸語。緬甸撣族為獨立民族。
夏爾巴人 Sherpa 主要居住在尼泊爾境內,部分散居在中國西藏喜馬拉雅山山上,民族問題未明。人口大約二千人,通常以登山嚮導為生。
圖瓦人 Tuvans 歸納為蒙古族 主要居住在中國新疆阿勒泰喀納斯湖附近。圖瓦人現為蒙古族的分支。
布里亞特人 Buliyate 歸納為蒙古族 主要居住在中國新疆內蒙古附近。布里亞特人定為蒙古族。
馬來人 Utsul 歸納為回族
西家人 Xijia 劃在苗族
羿人 Yi 未識別民族 有人口約300餘人。
猶太 Youtai/Jews 有部份被劃為回族,有部份被歸為未識別民族 傳統上被稱為「藍帽回回」,所以被劃為回族的一部份;但實際上,其民族組成與回族無關,儘管猶太人跟回族的組成部份阿拉伯人是兄弟民族。中國的猶太人散居於中國大陸各處,尤其是在黑龍江省和與俄羅斯猶太自治州連接的中俄邊境附近。
者來寨人

 

目前世界最大人口最多的幾個國家,都是多民族國家,比如「美國人」是美國籍的人,「亞美利堅民族」,囉黎講而矣!

民族入面又有族群,比如台灣有「原住民、福佬、客家、外省」,香港都有「圍頭、蛋家、移民後代、新移民」。

再去細分,還有所謂「民系」,比如廣東人可以咁分: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BB%A3%E5%BA%9C%E4%BA%BA&variant=zh-tw

 

廣東諸民系
粵語族群(廣義廣府) 客語族群(廣義客家) 閩語族群 其它
廣府 | 五邑 | 粵西 | 蜑家 | 其它 客家 | 東江本地 | 潮州 | 海陸 | 雷州 | 其它

 

筆者覺得,所謂華夷、滿漢之別,是歷史的問題,當今世界各國不是以民族立國,而是以政體立國。種族血統不足以定分界,不認同中國,來生不願做中國人的人,為什麼不去投奔異國?有人阻止他們嗎?還是他們要在不喜歡的地方與人群中標奇立異,才能掙到一口飯吃?

對於「閻崇年問題」,幾十年前查良鏞已給了答案:

http://www.cnnovels.net/wx/jingyong/bxj/98.htm

整體說來,清朝比明朝好得多。從清太祖算起的清朝十二個君主,他們的總平均分數和 明朝十六個皇帝相比,我以為在數學上簡直不能比,因為前者的是相當高的正數,後者是相 當高的負數。對於滿洲人入主中國一事,近代的評價與前人也頗有改變。所以袁崇煥的功業,不免隨著時代的進展而漸漸失卻光彩。但他英雄氣概的風華卻永遠不會泯滅。正如當年七國紛爭的是非成敗,在今天已沒有多大意義了,但荊軻、屈原、藺相如、廉頗、信陵君等 等這些人物的生命,卻超越了歷史與政治。

明朝是中國歷史上最專制、最腐敗、統治者最殘暴的朝代,到明末更成為中國數千年中最黑暗的時期之一。明朝當然應該亡,對于中國人民,清朝比明朝好得多。

然而袁崇煥抗拒滿清入侵,卻不能說是錯了。當時滿清對明朝而言是异族,是外國,清兵將漢人數十万、數十万的俘虜去,都是作為奴隸或農奴。清兵占領了中國的土地城市,總是燒殺劫掠、极殘酷的虐待漢人。不能由于后代滿清統治胜過了明朝,現在滿族又成為中華民族中一個不可分离的部分,就抹煞了袁崇煥當時抗御外族入侵的重大意義。正如將來世界大同之后,也不能否定目前各國保持獨立和領土主權完整的主張。清朝比明朝好,只不過中國人運气好,碰到了几個中國歷史上最好的皇帝。然而袁崇煥當時是不會知道的。只要專制獨裁的制度存在一天,大家就只好碰運气。袁崇煥和億万中國人民運气不好,遇上了崇禎。崇禎運气不好,做上了皇帝。他倉皇出宮那一晚,提起劍來向女儿長平公主斬落時,凄然說道:“你為甚么生在我家?”正是說出了自己的心意。他的性格、才能、年齡,都不配做掌握全國軍政大權的皇帝。歸根結底,是專制制度害了他,也害了千千万万中國人民。

在袁崇煥的時代,高貴勇敢的人去抗敵入侵,保衛人民;在孫中山先生的時代,高貴勇敢的人去反抗專制,為人民爭取民主自由。在每一個時代中,我們總見到一些高貴的勇敢的人,為了人群而獻出自己的一生,他們的功業有大有小,孫中山先生的功業极大,袁崇煥當然小得多,然而他們都是奮不顧身,盡力而為。時代不斷在變遷,道德觀念、歷史觀點、功過的評价也不斷改變,然而從高貴的人性中閃耀出來的瑰麗光彩,那些大大小小的火花,即使在最黑暗的時期之中,也照亮了人類歷史的道路。

 

後記:筆者最近晚上看閻先生在《百家講壇》講的「康熙大帝」,再到書局翻看《明亡清興六十年》,其人講說話及寫文章不似那麼沒有分寸,於是在網上找所謂的「閻語錄」:

http://big5.huaxia.com/zhwh/whxx/2008/10/1184418.html

閻崇年考慮是否起訴打人讀者 否認語錄自稱漢族

2008-10-09 10:48:35   華夏經緯網

  事件回放

  我心裏不好過

  記者(以下簡稱記):讀者現在都很關心您的身體及精神狀況。

  閻崇年(以下簡稱閻):非常感謝全國讀者和海外華人對我的關心。我先把過程跟你說說。10月5日下午1點半開始到4點,我在無錫新華書店與讀者交流。約在兩點半,我開始給讀者簽名。在場排隊簽名的讀者約有60多人,觀看的觀眾有幾十人。大約到了第五個人,我一般都寫“閻崇年”空個格,寫“敬簽”,再寫上時間地點,再蓋章,我在寫日期的時候,就覺得突然一下子,他打得很使勁,我就往後一靠,一看是一個男的,大約30歲,高高的個子。

    我這麼一愣,這人馬上被周圍的觀眾和讀者制止了,書店保安也立即上來把他帶走了。這時第六個讀者上來握著我的手,說:“太對不住了,閻老師,我向您表示慰問,您千萬別往心裏去。”

    我當時心裏不好過,但讀者特別好,第七個讀者上來說:“閻老師,我給您鞠個躬,我們應該譴責這個人的不文明行為”,排隊的讀者有鞠躬的,有握手的,有道歉的,有表示慰問的,我就一個個接著簽,一直簽到4點,簽了500本左右。我當時心裏非常沉重,但讀者太可愛了,為了尊重讀者我要堅持簽下去。

  事件進程

  是否起訴正在考慮中

  記:他是一時衝動打人的嗎?

  閻:有些媒體的報道不實,說一個男子“衝到閻崇年面前”,他不是衝過來,不是突然的衝動,是很有秩序地排著隊,互動時他也在場,沒有提問。

  記:您有起訴的打算嗎?

  閻:就我個人來說,這件事我沒有錯誤,我跟這個人素不相識,過去沒有糾葛,更沒有宿怨。我身體受到攻擊,精神也受到損傷。我6號上午去醫院檢查,血壓到了105/185,名譽權也受到損害,我要起訴也完全有權利。但是否起訴,我正在考慮。

  記:最近兩天的心情是怎樣的?

  閻:這件事不是我個人的一次不幸,是我們社會精神的一點悲哀。不僅是我,所有正義的人都憤憤不平。我們的學術研究和交流應當受到法律的保護,學者的尊嚴和人身安全應該受到法律的保護。即使按照做人的底線,對一個人應有起碼的尊重,無緣無故,為什麼?

“罪狀”回應

  “語錄”全部是捏造

  記:網上現在流傳著“閻崇年語錄”,比如您認為文字獄維持了社會穩定,漢服不能體現民族精神等,引起爭議,這些是您說過的嗎?

  閻:我鄭重地跟你說,我查了一下“語錄”,完全不是我說的,純屬捏造。我對文字獄持批判態度,也從沒對漢服發表過觀點。如果有人說是我說的,那麼是哪本書?第幾頁?我的哪次講話?“語錄”中語言的非嚴謹性也不是我們學者的說話方式。

  記:網上還有一首“滿江紅·清帝遜位100週年祭”的詩,有人說是您寫的,然後進行批判。還說您謊稱自己是漢族。

  閻:這個事可以正式澄清,沒有,我從來不寫詩。我拿身份證給你看,可以明確說,我是漢族。對網路上這些東西,有人問到,我就正式錶態,沒問到,我就不回答了。比如網上還有人偽造我的博客,捏造出一些我與別人的討論,我從來沒開過博客。

  記:您認為這些荒唐可笑嗎?

  閻:這些不可笑,應該嚴肅對待。有些屬於猜測,但也不能不讓人家猜測,但事實證明不是這樣。而捏造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行為。對人身的攻擊、謾罵或誹謗,應當受到法律的制裁。

  對話平臺

  收到來信數以萬計

  記:有些人認為明星學者有強大的話語權,讀者沒有與其進行對話、發表觀點的渠道,您怎麼看?

  閻:從2004年到現在,我收到讀者的信數以萬計,也在一些場合與讀者進行討論。凡是抱著探討態度,提出不同看法的,我都認真查證,查證後我進行修訂。講《康熙大帝》時我講到雅克薩之戰,我說這戰有漢人、蒙古人、滿洲人、達斡爾人等共同努力,打贏戰爭。我最近到呼倫貝爾,一個鄂溫克族老先生跟我說,這裡面還有索倫(今鄂溫克族)人,電視臺講座時間有限,我說的不全,於是我通知中華書局在新印《康熙大帝》時修正。

學術態度

  打人者不代表學術觀點

  記:網上也有人批判您對清帝歌功頌德。

  閻:我的學術思想從來不是肯定一切或是否定一切,有功就歌,有德就頌,有錯就批。比如對康熙,談他的功,也談他的過。比如八旗制度康熙沒有進行重大改革,它適合打天下,到坐天下時應該對其進行改革,對後來清朝的衰亡,康熙沒有改革八旗制度,應該負歷史責任。康熙自己學習西學,但作為國家執政者,沒有把西方的文明作為政府行為延續下去,成為乾隆以後對西方文明不了解的一個原因。我在電視講座中談到鴉片戰爭中的道光皇帝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這是歌功頌德嗎?

  有些人,恐怕我的書根本沒看,《百家講壇》講座也沒有全看,憑一種民族偏見,在斷章取義,在想像演繹,個別人歪曲捏造。對我的觀點不滿有個人的自由,但這次的打人者不代表學術觀點。如果是學術之爭,你要提出你的學術觀點、論據,在一個學術平臺上,用你的論據來反駁。

晨報記者 劉婷

 

記者手記

  捏造語錄與淩晨四點起床

  劉婷

  當瘋狂的“掌摑事件”發生後,另一場同樣瘋狂的、為閻崇年挨打找原因的行動在網上風起雲湧。語錄、詩作都成了閻崇年挨打的“理由”,而當這一切被當事人證明純屬捏造時,成了一場批判一個子虛烏有的“閻崇年”的鬧劇。

  真實的閻崇年是個什麼樣子?記者在此只說兩個閻崇年的細節。一是記者因為此次事件走入閻崇年家中,正自有點心中惴惴,閻崇年卻一切如常,語調、語速如常,眉宇間也看不出什麼糾結。沒有對打人者評價什麼,不猜測,更沒有謾罵,只是陳述當時的狀況,只是在講“這是我們社會精神的一點悲哀”時聲音有些顫抖。一是閻老每天淩晨4點起床,全天分四個時段讀書,一直工作到晚上10點、11點。“掌摑事件”與捏造語錄的不靠譜,發生在每天淩晨4點起來讀書、一堅持就是30多年的閻崇年身上,只是“一點悲哀”?問問我們的心,這真是大大的悲哀。

來源:北京晨報

 

這種「凡事不需提證據」的作風,似乎是某些人的特質。筆者最近也遇到相近的事:有人在網上說筆者仗著某新聞組版主的身份,公器私用為自己的新作宣傳。提出指控的人自以為不需要提證據,如筆者說沒有,他們就可以說筆者濫用版主權力把相關的宣傳文章刪除,筆者自然便有理說不清了!
這類人只能夠對付沒有能力及權力,以及沒有人保護的人,只要對方有少許還擊之力,他們便無所遁形。筆者乾脆在沒有警告及解釋之下,把有關人仕的留言刪除,他們連續出幾次,打多少篇多少字,換來的都是被刪的結果,他們便會到別處找其他受害人。
這些外強中乾的人,說穿了是弱者性格,專找弱者埋手。有膽欺負老人家,無膽
做半件對人群有益的事,在網上更是所在多有。在現實生活中,他們是甚麼樣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