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香港(28):關於新界東北的二三事│脫苦海

其一:深港之隔

古洞北、粉嶺北和坪輋及打鼓嶺現時並不是邊境禁區,他日開放邊境後亦不會與深圳接壤,要說什麼「割讓香港」,輪亦輪不到這裡,而是由2,800公頃縮減至800公頃的現有邊境。比如早前開放沙頭角禁區,即時令到產業如雨後春筍,大家說原居民會否反對?根據現時的規劃,只有極少部份是用作住宅用途,大部份都是綠化地帶、郊野公園和農業用途。所以深港之間,是被隔著的。

pland.gov.hk/pland_en/m 

 

其二:市鎮之旁

禁區固然無法去到,東北三鎮對於絕大部份香港人來說,都是很少去的地方,筆者也只是去過古洞北和粉嶺北。現時古洞南已有包括歐意花園、天巒在內的低密度住宅,古洞北除舊軍營外,大多數都是鄉村用地;粉嶺北是粉嶺新市鎮的延伸,從奕翠園旁的橋樑渡過梧桐河,就是粉嶺北的範圍,距離幾近?有圖有真相:

其三:主客矛盾

決戰草原當日,兩邊人著曬製服壁壘分明,有白衫、黃衫、藍衫,除部份拿著舊帝旗的外來人,主要分為原居民和非原居民兩大陣營。其實轉兩個名詞或更容易理解:原居民往往是土地持有人(當然發展商買了地也是業主),非原居民大多是向原居民租地的佃農。現在發展地段,無論是發展商買地又好,政府收地又好, 最終都是向租戶收回土地。

打個比喻:有人租屋住數十年,其間在露台種滿植物,也用了大量金錢和心思佈置家居,有一天業主通知租客,因為要賣樓,所以請租在租約期滿或通知期屆滿時遷出。當然有人發明一個叫「持份者」的概念,維基百科就有個定義(zh.wikipedia.org/wiki/% ),基本上可以說是見者有份,筆者雙腿踏過粉嶺北,曾在河畔公園慢步,不知又能否算上一份呢?

PS 拿舊帝旗人仕是否知道一段新界的歷史,就是某國當年接收新界之時,發生武力衝突,甚至連圍村大門都被搶去,之所以如此,鄉土情結固然有之,但港九原有土地持有人業權被某國無償侵占,相比於今天業主租客都有得賠相比,如何?

其四:融合尋租

筆者與人討論這個議題,對方提出這涉及中港融合的問題。功利點說,融合避無可避,那就惟有在過程中爭取最大的利益。就以澳門為例,路氹之間的填海區本來是規劃為工業區,後來澳門將工業遷往北部接壤珠海的地界,又把澳門大學由氹仔搬到橫琴,然後在路氹發展博彩旅遊設施,說穿了就是將低商業價值的土地用途搬走,改為高增值用途,這種做法是否符合澳門人的福祉?

同樣地,香港也可以將葵涌貨櫃碼頭及深水埗眾多副食品市場搬到深圳,將土地驣出來另作用途,問題就是香港的產業和就業機會流失,會否得不償失呢?可是反過來,將深圳的高科技及消費行業搬到東北,令到中港融合的成果留在香港境內,這又是否符合香港的整體利益呢?

原本金融業可以在中環融合,結果搬到去深圳前海,可為殷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