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經典籍:雜卦傳

雜卦傳

剛柔合德,憂樂相關,與求互換,見雜相循,起止盛衰之變態,乃至窮通消長之遞乘,世法佛法无不皆然,自治治人其道咸爾,而錯雜說之,以盡上文九翼中未盡之旨,令人學此易者,磕著砰著,无不在易理中也,筆端真有化工之妙,非大聖不能有此。

乾剛坤柔,比樂師憂,臨觀之義,或與或求,屯見而不失其居,蒙雜而著。

臨有能臨所臨,以卦言之,陽臨陰也,以爻言之,上臨下也,觀有觀示觀瞻,二陽觀示四陰,則陽為能示,陰為所示也,四陰觀瞻二陽,則陰為能瞻,陽為所瞻也,建侯而利居貞,故見而不失其居,包蒙而子克家,故雜而著。

震,起也,艮,止也,損益,盛衰之始也,大畜,時也,无妄,災也。

損下益上為衰之始,損上益下為盛之始,時无實法,而包容萬事萬物,故大畜須約時言,所謂多識前言往行以畜其德,三大阿僧祇劫修行者是也,自恃无妄,則便成災,所謂唯聖罔念作狂,又復道箇如如,早已變了。

萃聚而升不來也,謙輕而豫怠也。

勞謙反得輕安,豫悅反成懈怠,修德者所應知。

噬嗑,食也,賁无色也。

有間隔而可食,无采色為真賁,故違境不足懼,文采不足眩也。

兌見而巽伏也。

欲說法者,還須入定,欲達道者,先須求志。

隨,无故也,蠱,則飭也。

隨不宜无事生事,蠱不妨隨壞隨修。

剝,爛也,復,反也,晉,晝也,明夷,誅也。

爛則必反,晝則必誅,禍兮福所乘,福兮禍所乘,學易者所應觀象玩辭觀變玩占者也。

井通而困相遇也。

井不動而常通,困雖窮而相遇,此示人以自守之要道也。

咸,速也,恒,久也。

速即感而遂通,久即寂然不動,斯為定慧之道。

渙,離也,節,止也,解,緩也,蹇,難也,睽,外也,家人,內也,否泰,反其類也。

有離必有止,有緩必有難,有外必有內,有泰必有否,有否必有泰,類相反而必相乘,學易者不可不知。

大壯則止,遯則退也。

壯即宜止,遯即宜退,皆思患豫防之學。

大有,眾也,同人,親也,革,去故也,鼎,取新也。

眾必相親,相親必革弊而日新其德。

小過,過也,中孚,信也。

有過不妨相規,相規乃可相信。

豐多故也,親寡旅也。

豐必多故,旅必寡親,素位而行,存乎其人。

離上而坎下也。

智火高照萬法,定水深澄性海。

小畜,寡也,履,不處也。

但懿文德,則其道寡,雖辨定分,與時變通,而无定局。

需,不進也,訟,不親也,大過,顛也,姤,遇也,柔遇剛也,漸,女歸待男行也,頤,養正也,既濟,定也,歸妹,女之終也,未濟,男之窮也。

不進乃可進,不親乃可親,大不可過,所以誡盈,柔能勝剛,所以成遇,定必須慧,故女待男,養正則吉,故須觀頤,已定者不必言,但當謀其未定者耳,終則有始,窮則思通,凡此,皆言外之旨象中之意也。

夬,決也,剛決柔也,君子道長,小人道憂也。

上云乾剛坤柔,則剛柔乃二卦之德,豈可以剛決柔,使天下有乾无坤,其可乎哉,且立天之道曰陰與陽,則天亦未嘗无陰也,立地之道曰柔與剛,則地亦未嘗无剛也,今所謂剛決柔者,但令以君子之剛,而決小人之柔,則小人可化為君子,而君子道長,設使以小人之剛,而決君子之柔,則君子被害,而小人亦无以自立,必終至于憂矣,所以性善性惡俱不可斷,而修善須滿,修惡須盡也,問,何謂君子之剛,答,智慧是也,何謂君子之柔,答,慈悲是也,何謂小人之剛,答,瞋慢邪見是也,何謂小人之柔,答,貪欲癡疑是也,噫,讀此一章,尤知宣聖實承靈山密囑,先來此處度生者矣,不然,何其微言奧旨,深合于一乘若此也,思之佩之。本文取自易學網。子曰:小人不恥不仁,不畏不義,不見利不勸。不威不懲,小懲而大誡,此小人之福也。
易曰「履校滅趾,无咎」,此之謂也。善不積不足以成名,惡不積不足以滅身。小人以小善為无益而弗為也,以小惡為无傷而弗去也。

Categories: 【玄學星相】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