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微斗數:常見問題

(1).紫微斗數為何叫作 “紫微斗數”?

紫微斗數中紫微為北斗主星,而天府為南斗主星,為什麼紫微斗數稱作”紫微斗數”?不叫作”天府斗數”? 紫微斗數中的”紫微”並不是單一的星斗,而是”垣”,紫微垣是一群星斗所組成,分有左、右二垣,在現時的北極星附近,古時認為它是恆久不動,(在現代的天文學觀點,當然不是),而又恆坐北方,便譬如它為”帝座”,我們平時所說的”紫微星”,是星垣中的一顆不光亮的小星,現時在城市已甚難用肉眼看到。天下以帝為尊,順理成章便以”紫微”命名。而且相信紫微斗數和道家淵源甚深,道家重陰輕陽,陰主貴而陽主富,古人以貴為上,紫微屬陰而天府則屬陽,仍當然較重視紫微了。

 

(2).紫微斗數和子平有沒有關係?

經過相當的發展,紫微斗數和子平經已各成系統,相關性並不高,但不可不知子平和斗數都是來自一源,即”五星”。古時用五星推命,先要用”四柱” (即年柱,月柱,日柱,時柱) 以佈星,以四柱計算金,木,水,火,土,日,月 及 其他星垣的位置,安放於十二宮用以推算命祿。五星術所佈的星是真實反映當出生時星曜在天上的相對位置,由此可知,要曉得佈星就一定要懂得天文學方面知識,

時代一久,佈星的程式失準,又沒有更準確的技術去代替,於是便有子平的興起,子平亦要起四柱,但卻省去佈星的步驟,改用純以四柱的陰陽五行論命,而紫微斗數則向令一方向發展,同樣雖要佈星,但佈的是虛星,不似五星中的實星。而且現在論子平亦有一大堆”神煞”,這些神煞,其實亦是星曜巳,可見子平仍有 ”佈星”的痕跡。不過,子平與斗數,推算原則已是南轅北轍了。

 

(3).什麼是”虛星”,”實星”?

在西方的占星學中,同樣是以出生時間來排盤,他們排出來的盤,每顆星曜是真實地反射當時出生時間天上星星的分佈(以地球為中心),這排出來的星,便叫作 “實星”。而紫微斗數排出來的星盤,那顆所謂”星”,和天上的星斗完全無關 (只是有些名字相同),只是符號而已,這些便是虛星。最簡單的驗證就是太陽月亮的分佈,生在午時的人也可以太陽落陷。雖然說虛星,但每顆星曜(符號)卻有其獨特屬性和喜忌,用這些來比擬、推廣、類化,這便是斗數推論的方式。

 

(4).子時應該是從晚上十一時起計或是零時起計?

應該是從零時起計,因為無論任何地方的計時方法,都是過了零時才算是新一天的開始,中國古代的天文知識不差,應當知道這點。除非古人以十一時作起點是另有深意,那又非我所曉了。

 

(5).紫微斗數中的生月要不要過節?

這問題差不多所有學斗數的人都會遇過,首先先簡單講述什麼是”要過節”,在子平的計算生月方法,一定要過了那個月的節才算入這月,否則仍當上月算。例如今年農曆五月份的節(夏至)在五月初九,所以在初一至初九出生的仍屬四月,只在其後才算是五月。但紫微斗數的算法卻不同子平,五月初一便作五月計,不需要考慮過節。當時子平很流行,自然地亦會想到紫微斗數也是用過節的方法,可能正是這樣,所以在<<紫微斗數總訣>>中,便有這四句 “希夷仰觀天上星,作為斗數推人命,不依五星要過節,只論年月日時生” 強調斗數只論生月,不似五星或子平要過節。但現時卻有人認為 “不依五星要過節” 應該是 “不依五星,要過節”,所以斗數便”要過節”。這樣梗將此句一分作二,顯然和前後句體制不同,明明賦文句句都是以七字為段落,實在沒有理由單單此句要”特別處理”。

 

(6).斗數中怎樣處理閏月問題?

正因為斗數 “不依五星要過節” 所以便衍生了閏月問題,例如在閏八月出生,究竟是作為八月還是九月算,的確是個頭痛問題,於是便眾說紛紜,一說將閏月當上月算,一說將當下月,亦有將它分成兩部份,前十五日以上月算,後十五日當下月算等方法,有些更直接了當,用過節氣來起命盤 (但這方法顯然不妥,上一節已討論過) 其實真的沒有辦法,只好多起一個盤同時參祥,例如在閏八月出生,便以八,九月各起一盤,應該有一個是正確的。

 

(7).什麼叫定時(或定盤)?

定時就是決定出生的正確時辰,特別是替一些較年長的人推算時,往往他們記憶有誤,又或者當時根本就沒有完整的出生時間記錄,就只好憑產婦自己記憶。所以往往攪錯時辰亦很平常,反而近這十多二十年,產房的服務較完備,一般都有完整的出生時間記錄。所以年輕一輩的出生時辰反而可靠些。雖說如此,除非沒有任何辦法接觸到當事人,否則都應該用命盤上的特徵去確定命盤無誤,如果推算了大半天,才發覺出生時辰可能有誤,這就十分”攪笑”。其實古人亦有留意到這個問題,所以便有”不準但用三時斷”說法,用三個命盤去驗證,雖然頗費時,但有時卻是必須的。在紫微總訣論中,有四句是:”若是生時準繩者,禍福可有不準乎,不準但用三時斷,時有差誤不可憑”其實這幾句十分重要,否則連盤都錯,絕無可能在推算上更上層樓。

 

(8).起命盤時要不要用時差?

這又是一個眾說紛紜的問題,各家各派各有所說。首先簡述一下什麼是時差,例如有一命造的出生時間為當地早上七時十五分,而出生地為台北,本來是用辰時,但如果考慮時差,將時間折回作中原時間(台灣約減去三十多分鐘,香港則為七分鐘,福建約為二十多分鐘),則作卯時看,相差一個時辰,當然命盤不同,吉凶全異了。古時中國的政治及經濟活動中心都在中原一帶,所以時差問題並不明顯,而且可能根本不知道有時差這回事,雖然如此,但在古訣上仍然有一句 ”不準但用三時斷”,顯然是古人推算不準,而將時辰住上或住下推後卻又準確,所以才如此說。其實判斷要不要用時差,也不會太困難,因為兩個盤相差一時辰,差別頗大,細心查考當事人往事,一定可以分辨得到。而據我自己所學的,要用時差。

 

(9).同一命盤是不是際遇一樣?

大概十個接觸過任何一種占算術的人,九個都會問過類似問題。但其實斗數或其他推命術所展示的是先天因數,最終結果如何,還有非常多的因數可以左右,如果認為一切都是命中注定,那就不用說什麼趨吉避凶,更加不必去算,反而心安理得。蓋一切術數所推出的就似是一粒種子的內在能量,但這種子能否發展成參天大樹或半途夭折,則完全依賴後天環境和灌溉。古語亦有云: “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這是指個人修養而已,還有社會文化,人際關係的差異,又怎可以單憑一張命盤定斷一生。術數不是神仙,並無通天徹地之能,只是很多江湖術士(神棍)將之神化以求出位,所以術數便被人以迷信等同之。

 

(10).相隔六十年命盤便一樣?

六十年天干地支來一個循環,豈不是相隔六十年命盤便一樣 ? 和上一段的問題一樣,相同的命盤並不代表什麼,只是先天趨向相同而已,而且相隔六十年,社會文化,人事已全然不同,雖然命盤一樣但命途已有天壤之別。

 

(11).那麼學習斗數又有何用?

老實說,真的沒有什麼作用,美其名為 “趨吉避凶”,但實際上,吉能否趨之,凶能否避之,完全是當事人的決定,斗數最多只能做到提出一些重要年限,例如點出某某年應該留意什麼,是進取還是守成的好,適合自行創業或是打工的呢等等問題。如果能夠作出準確推斷,又能提出趨避之道,已經是相當不錯。

如果是對傳統中國哲學思想有興趣的話,大可研習易經,易學乃是眾術數之源,而又學與術兼備,但斗數則是術多於學,如閣下的興趣又重於文化史哲,則斗數就未必能滿足你了。

 

(12).究竟推算年限用 “小限” 或是用 “流年” 呢?

應該是用 “流年” ,因為 “小限” 沒有流曜,沒有流四化,沒有十二宮,比較呆板,沒有後天變化,輕小限而重流年,應是正確。但有一說陰男陰女始重小限,因為大限與小限順逆方向相反,有後天變化,所以要留意小限。在實際運用時可以參考小限,再以流年來決定事件性質和前後。例如當小限見疊喪門、疊官符之類,再用流年來詳斷性質。

 

(13).四化問題

四化之中,以戊,庚,壬三干有所爭議,其中又以庚干分歧較大,其中 :

戊干 :

貪陰弼機 - <<全書>>及<<全集>>

貪陰陽機 - 中州派

庚干 :

陽武同陰 - <<全書>>

陽武陰同 - <<全集>>

陽武府同 - 中州派

壬干 :

梁紫府武 - 中州派

梁紫輔武 - <<全集>>

依中州派王亭之先生所說,左輔右弼不化科是因為輔弼兩星為”輔曜”,主他力,所以不參與四化。但為什麼曲昌又可以參與四化,下一節再討論。其中庚干最為混亂,當遇上庚干時,必須小心在意。

 

(14).為什麼曲昌可參與四化而輔弼不可?

左右曲昌同屬六吉星,為什麼曲昌可參與四化而輔弼不可 ? 上面已提過,輔弼屬於”輔曜”,主他力,即是輔弼的吉是來於他人的幫助,又或者是外圍環境的轉變,所以化不化科,意義不大,但曲昌則為 “佐曜”,主自力,當化為科星之際,便有 “十年寒窗,一朝成名” 的意義。

而且曲昌可以參與四化亦和古時的社會結構有關,因為文曲文昌為禮樂之星,又為科文之星(所謂”讀書星”),古人對儒家禮法可謂極其重視,而當時社會讀書人唯一出路就是金榜題名,所以化為忌星時則主禮樂不周或科舉失意,當曲昌化科。理所當然就是文章有價,一朝成名之時也。古人對曲昌的重視,其實反映了古時是重禮法,重科名的社會的狀況。

 

(15).紫微斗數是不是 “世界通行”?

在這裡 “世界通行” 的意思是 “無論任何人種,在任何國家成長,生活的人士,斗數也可以用得上”, 應該不是。

其實斗數中的論斷,很大程度是基於中國人的生活型態,思想意識而來,就算是十二宮垣的分佈和定義,也是充滿中國式的大家庭,宗族的色彩。如果一個自幼已是在西方意識下成長的人(就算他是中國人),以斗數推斷他的運程,未必用得上。(又或者是準繩度大幅下降)。

我試舉一兩例子:

例如地空,地劫同會命宮或福德宮,其人可有獨特(奇怪)思想或行為,在中國人的社會,事事要求圓滑世故,這人好可能和別人落落寡合,甚至會變成憤世嫉俗,有避世傾向。但如此人生活在西方社會,比較上個人主義而且能較中國人社會接受古怪的思想行為,所以發揮其才智的機會較大。一個為世所用,而另一個則鬱鬱不得志,其後吉凶當然也完不一樣已。

又例如有人命宮不佳,但遷移宮卻甚佳,在中國人社會,比較上是 “陸地性格”,除非迫不得已,甚少會移居遠離出生地,所以較難發揮遷移宮的好處。但在西方文化,比較上是”海洋性格”,喜歡浪蕩天涯,愛冒險,碰上機遇就可以發揮遷移宮的利好作用。當然如果遷移宮大凶的話,情況便剛好相反。所以同一命盤,在不同的文化背景,社會制度,可以是吉凶差之千里。斗數為中國古時文化產物,用在傳統中國社會上,應該是準繩些。

 

(16).命坐空宮是不是運程較差?

命坐空宮是不是運程較差?又或是性格上是沒有主見? 命坐空宮即在星盤上命宮無正曜(即所謂甲級星),因沒有正曜坐守,便受對宮的星曜影響非常大,所以便有借星安宮的法子來應付空宮。而因星曜是”借來”的,廟旺仍然以對宮原本的為準。問題是,借星安宮是否運程較差? 不見得,命坐空宮和運程好壞完全是兩碼子事,剛好相反,有些命盤因借星後而會合的三方不同,格局比不借星的還好。

例如,紫微在戌,命宮在丑,無正曜,借對宮日月安星,這就比命宮在未日月坐命的較好。因日月同宮,會照比坐守的好,而命宮在丑借星,所會合的星曜為天同,但在未宮所會的卻是天梁,所以借星的命宮少了天梁的孤克。

再舉一例,紫微在酉,命宮在卯,無正曜,借對宮紫貪安星,這又一般比命宮在酉的好。因命宮在酉,所會的是武破,和廉殺的組合,但如果在卯安命借星,所會的卻是天府,天相。紫微得府相朝合,格局當然就比較高了。所以,命在空宮和運程,性格的好壞,沒有必然關係,仍然是以會合的星曜性質為依據。不單是命宮,其他宮垣也如是看。

 

(17).為什麼天梁不喜化祿?

四化之中,化祿主錢財,官祿,所以一般為人所喜,尤其是現代以金錢掛帥,個人的財富多寡就顯得更重要。但在斗數之中,卻有一星不甚喜化祿,為天梁星也,甚至連帶祿也不喜。為什麼呢? (不過大家要注意,這是一般情況下不喜化祿,有些組合,化祿總比不化的好) 天梁為南斗,化氣為刑為蔭,古人喻為清官,因官府用法律來保護平民的生命財產,所以為刑蔭的具體表現。古人最喜為官者清廉,為百姓伸冤,最痛恨就是貪官污吏,當天梁化祿時就好比為官者身懷巨款,譬如為貪官,清官定要兩袖清風,這乃是古人之意。反過來,當為官明鏡,刑政恰到好處,就得民眾愛戴,為真正父母官,喻為天梁化科,所以天梁最喜化科,孤剋之性亦較柔和。當天梁化權時,刑蔭的意味也加重,就好比亂世之下用重刑治世,雖可保百姓財產,但始終刑法甚重,所以有些組合亦不喜天梁化權,嫌其太過孤剋。

在實際的表徵,天梁化祿便有”因財招災”的特性,但為了什麼的財,招什麼的災,就要以星盤上的組合而定,因天梁一星精神性較重,所以惹來的災也多是心理上或精神上的。當在大限或流年,只要原局及年限不差,所謂的災,也可能只是進財甚費力,尤其是要甚為勞心而已。在這情況下,”災”的意味便大為減輕。

 

(18).紫微斗數是不是統計學?

這個問題問得有點模糊,但很多人心中也有此概念,認為算命術是經過大量統計而來,尤其是一些年輕讀理科的朋友,對算命術通常會說: ”算命!統計學而已,有些希奇。”這句話說對了一半,算命的確沒有什麼希奇,人間小道而已,但卻絕不是單單的統計學,正確的說,統計只佔術數之中的一個小部份。人們有此觀念,是認為古代經過數百年搜集命盤、再查核、分類、統計就可成立一門算命術。就算將星曜用一些沒意義的符號代替,只要樣本夠多,便可得出一些論斷,這理論上可行,但須要的命盤何止億萬?而這樣得出來的論句是十分呆板,全無生命力。就算是現代,有電腦之助,但要完成這浩瀚工程也絕難,更不須說是古時了。而術數門派不單只多,又是一盤散沙,要他們合力去作統計,難過登天。而人世間事態複雜,同一事件發生在不同的人,不同的地和時,吉凶也完全兩樣,有時甚至分別何謂好命,何謂壞命,也不容易,連分類也難,更如果統計? 但統計有時還是用得上的,尤其是一些難於用星性去推展或和古社會差別甚大的事項,例如事業的種類和疾病等,統計都可用得上。斗數的論斷(或其他術數)是充滿古時社會結構、古人的精神面貌在內,當然究竟如何建立整個系統,還是有點神秘性。斗數有統計成份,但它只是其中一個小副助。

 

(19).斗數用不用五行?

斗數也用五行,但重要程度遠比子平或其他術數為低。陰陽五行為子平算命術的基礎,一直以來子平都是中國算命術的主流,而整個推算原則都是建立在陰陽五行之上,斗數也是中國古代的算命術,所以順理成章以五行立論,但剛剛不是,五行在斗數中的地位不高。例如星曜廟旺方面,便不可以完全用五行來解釋,有些可以,有些卻解不通,單單憑這點,便知道古人在定廟旺之時,已有其他東西比五行更重要的考慮,推而廣之,便知五行在斗數上的應用。

例如,火貪格為斗數中的重要格局,有人或會說因貪狼屬木,火星屬火,木生火,因而成格,但為何古人不提其他屬火屬木的星曜,卻偏要提火貪,便知有其他比五行更為重要的元素。又例如破軍在午為廟旺,但午為火,破軍屬水,又為何旺於午?

只是斗數星曜太多,每顆也有其屬五行,加上宮干支,流年干支也有五行,再加上又有所謂五行局、納音等,便會使人不其然想到用五行去解釋,尤其是對子平有一定造詣的術者,更有此傾向,但如過份看重,反被移了視線。

所以五行作用在斗數不是沒有,但不會是決定性的。

 

(20).命主的星曜有什麼用?

在起斗數盤時,一般都有命主身主所屬星曜,命身主都是根據生年地支而起,命主依 ”貪巨祿文廉武破武廉文祿巨”,而身主依”火相梁同昌機火相梁同昌機”,例如生在丑年的人,則命主巨門,身主天相。但它們有什麼用呢? 原來是用五行局和命主,來看命主的星曜是否得數。例如土五局的人而命主巨門,因巨門也屬土,所以這巨門便是”得數”,即是當在大限或流年碰上巨門時,巨門的便較為和善,不作暗曜看。反過來,當是木三局的人,同樣是命主巨門,因五行相剋,這時巨門便比較凶惡了。當在大限或流年碰上時,便較吃緊。再舉一例,例如火六局生人,命主廉貞,因廉貞屬火,所以廉貞便較良善。如果是水二局的話,這廉貞又較凶了。這可作為一個參考吧。

 

(21).身主的星曜有什麼用?

談過命主,那麼身主又有可用? 原來命主是不動的,但身主卻可隨大限小限而飛動,這個飛動的身主叫作”流身主”,當在特別境況下,可以用來看凶危。先說怎樣安流身主,依”火相梁同昌機火相梁同昌機”的數法,由大限或小限的所在宮位逆數,到身主所屬星曜,那宮位便是流身主所在。好像很複雜?不是,舉個例子便很易明白,例如身主天梁,大限在丑,由丑宮起逆數,火星在丑,天相在子,…,那麼天梁便在亥和巳了,即大限流身主便在巳亥。小限流身主也是如此類推(是小限,不是流年)。那麼知道大小限的流身主又如何呢? 當大小限的流身主同時流到”殺、破、狼”的宮垣,再見煞忌,便可能有凶危之事。

有一古訣云:”身主逆流大小限,三方皆逢殺破狼,再加忌曜凶星會,其年必定遇凶喪。”

亦可看到古人是如何的不喜殺破狼這三曜。這又可作為一個參考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