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out定我out?(2007-02-21)

曾幾何時,香港的「文化產品」橫掃東亞及東南亞,邵氏電影、金庸小說、玉郎漫畫,李小龍、成龍、譚詠麟等大量演員藝人,是真正進入其他地區的市場。今時今日不但守不住海外市場,連本港市場也飽受其他地區的「文化競爭」(或者改用更刺眼的文字:侵略)。電視上越來越多日劇、韓劇、國劇,戲院上演的港產片無論從票房或質素均以驚人速度倒退。甚至連書藉也漸漸被台版書簡體書取代。

香港本土文化倒退,體現出多方面的社會現象。創作力的枯竭(今年賀年節目仲賣緊湯盈盈的醜女「阿好樣」)、市場過份計算短期利益(無間道拍到唔收得至肯收手)、缺乏反思精神(抄襲大王大聲疾呼反翻版)、成本上漲導致外援外判(亞視本港台黃金時間外購節目差不多一半以上)、空氣中製造才華泡沫(人人皆可為才子或大師,甚至神)。最可憐的是那班人?就是在溫水中的青蛙。

人面對不喜愛的環境,一係改變環境,一係適應環境,一係離開環境。當然還有其他的選擇,例如「精神勝利法」(又稱阿Q精神)、「時光倒流法」(又稱集體回憶)、「稻草人法」(又稱港女症候群)。年宵花市,有甚麼東西賣不了呢?除「港女牌」、「吹氣天星終」外,原來還有「豬煲呔」。記者訪問苦主:

至於打政治旗號的貨品中,「豬Bill」檔主蘇先生所賣的「豬煲呔」便告滯銷,他總結時感慨說﹕「原先估計有60%至70%市民會喜歡『煲呔曾』,想不到曾蔭權是那麼不受歡迎,那些民意調查根本不可信﹗」他賣剩的手表會再在網上商店或街舖售賣。

幸好佢唔係賣吹氣熊貓,唔係又以為市場唔接受佢的創意是因為熊貓不受歡迎,而不是因為設計低劣,甚至概念無聊:過年流流買個鐘返屋企送比親戚朋友都仲可以開下玩笑,買個蝴蝶唔似蝴蝶、豬鼻唔似豬鼻的發脹子宮鐶把鬼!咁鐘意抽政治水,賣紅色棉條囉!

將娛樂圈擴大為全港各階層,同樣地適用,張堅庭只不過挑熟悉的來講:「香港已完成歷史任務。」之類。

當然,杜文澤簡直就係香港代表隊:「香港選高官,點輪到山洞爬出來的講?」山洞爬出來的後代都打巢你,仲講乜野?

豪語錄
莫等閒 白了少年頭 空悲切 張堅庭

我沒有out

張堅庭說,重操故業是心願,也是理性行為,正如四年前開茶餐廳並非意氣用事。「意氣用事應該像我阿媽,發晦氣會說:『第時你唔使養我,我去樓梯底賣牛腩麵就得。』」

現時「表哥」開到上海、廣州都有分店了。「我學會專請女工,受夠水吧男工氣。勸他們沖奶茶落奶要用殼勸足四年,分量準確些,他們仍直接由罐倒;問他們願不願意在非繁忙時間兼職出樓面睇檔,他們寧願賺少那份錢也不幹——其實似大部分電影人,怕適應。」

作為曾經是最有刀仔鋸大樹能力的導演,張堅庭自己倒願意趁香港電影的「非繁忙時間」兼起職來。

「我拍完《表姐》系列便結婚(與楊受成長女楊諾思),然後生了三個孩子,一心生活悠閒些,沒料到一慢下來便脫節——不是我out,是香港人out了,香港人不要以為自己永遠站在潮流尖端,我那種中產喜劇需要有經濟條件和欣賞能力,近年中產財力消耗得七七八八,剩下一班師奶將品味劣質化,我拍不下去了。

「但我不是無戲拍就怨天尤人那種電影人,搵食先啦,這才是香港精神。我搞創作,更喜歡做生意,只有通過生意才可印證我的意念對不對,開茶餐廳亦然。做慣導演呼呼喝喝,招呼食客,令我學會了謙卑。」

快樂外傭

「表哥」以外,張堅庭還有「表姐手勢」賣甜品,記者告訴他,將軍澳另外有間糖水店很好吃,張老闆原來一早知道,甚至想過直接從那裡入貨到「表姐手勢」賣,無奈遭到自家員工強烈反對,怕適應外,更怕無面。

這種「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想法,貫徹於他電影工作。「近幾年,我長期留在北京、廣州,人家問我,我說搞茶餐廳北上,其實不止,只不過不好意思講出來,我要感受那裡氣氛——一個十九歲寫劇本,到現在五十歲仍在寫的人,怎會不愛電影?張堅庭被指在香港out了嗎?可能out out正好適合內地市場。連馮小剛都不屑拍小品了,連同陳凱歌、張藝謀一窩蜂虛榮去拍《夜宴》那類大製作了,就由我去填補空檔吧。」

於是有了今年由吳思遠投資,有余慕蓮客串的《合約情人》,以廣東打工仔回鄉作背景,比國產導演拍的更地道。

「歷史學家湯恩比說:『有挑戰才有回應。』我見到大陸滿地機會,這是香港不可能再出現的。叫我現在在香港拍一套喜劇同彭浩翔、鄭中基鬥,子彈有限,我寧願留力上大陸搏。你話我怕失敗,失敗點都揀大戰場失敗。」都對都對,只是,堂堂金像導演,要去「填補」大陸導演「不屑」的小本製作,從前不是只有同胞向我取經嗎?情何以堪?

「奚仲文、鮑德熹、葉錦添如果不上大陸,怎會揚威海外?我話『香港電影已完成歷史任務』,被杜汶澤鬧『點輪到淥雲吞麵講』,這後生仔口出狂言,他已承受後果。真相永遠不中聽,要我講一句『香港
影不死』很容易,它真不會死,正如粵劇不會死,香港足球不會死,又如何呢?

北上不止我一個,但很多人覺得委屈,工作以外不願與大陸人溝通,這只會令自己覺得像賓妹外傭一樣,更加委屈。何不樂觀面對呢?大兒子(張一諾)十三歲了,想子承父業,所以我常常帶他上北京住,教他學好普通話,十九歲做導演也非難事。」

表姐,真係好?

代表作《表姐你好》(1990)描述大陸公安鄭裕玲來港辦案老土撞板,張堅庭說,現在拍不出了。

「最近我在大陸過海關,關員是個美少女大學生,我不小心講錯航班編號,她拍拍小心口說:『哎唷嚇死我,你怎會弄錯的?嘻嘻。』時代不同,兇神惡煞的表姐已不再了。

「我又試過在上海街邊吃肉包子,一蚊一個,又多湯汁,好味到你唔信。」

真的嗎?記者忍不住舉出大陸食品有毒的例子。張堅庭說:「我知道,香港人其實暗地裡樂於見到這些有毒新聞,一方面話怕怕,一方面更由此印證大陸的進步只是虛火,好讓我們仍保持優越感。但我不是,因為,我真係成日要大陸食。」

One thought on “你out定我out?(2007-02-21)

  1. 香港的電視劇早已落後於國劇,無論在制作、演員和創意。電影則別論,因國內電影是小市場,電視劇才是主要。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