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港出聲:四個選項三個都在分裂國家,是「港毒」又如何?|米羅

 

特區政府發出譴責戴耀廷的聲明後,戴耀廷高調寫了一篇千字文來反擊,內容包括必定要回應他這位普通市民。此外不少個人和團體,都說戴耀廷以沒有說過「港獨」為由來撐佢。在筆者眼中,戴耀廷實質上所表達的東西,可能比港獨更加嚴重。

戴耀廷的在台灣的演講中提到了「民主自決」一詞,同時也是已經被香港眾志放棄了的黨綱,但大家又有沒有想過,為何一講到這個詞語就有點一頭霧水?自決(self-determination)從英文字的字面可理解,是指自己決定去做一些事情,例如決定用BNO或特區護照,又或者決定是不是移民之類。所以放在一個人、一個家庭或者一個族群都可以說得通,但是民主只是一個少數服從多數的概念,如果不是全票通過,又如何達致單一決定,執行決定的行為?

從維基網站搜尋,的確是找到有關民主自決的解說,不過說來說去都是談近年來部份激進民主派的陳述,創作這個詞語去表達要求實現「真普選」和「真正自治」的訴求,卻又對主張香港獨立和民族自決避而不談。可見無論是社會大眾甚至世界上其他地方,根本就沒有民主自決這一回事。反過來說,「民族自決」一詞,不單有明確的解釋,還被列入聯合國憲章和國際法。

維基網站中對民族自決原則的解說:「在沒有外部壓迫或干擾的情況下,人民可以自由決定他們的政治地位,並自由謀求他們的經濟、社會和文化的發展。」當中在國際上,自決通常針對於殖民地、非自治領土等,而非擁有獨立主權的國家或地區。例如印度獨立前,英屬印度有大量的土邦(Native States)便沒有被給予獨立的機會,其中的旁遮普邦和孟加拉邦,更被一分為二。前者在1947年印巴分治時,引發了大規模騷亂及難民潮;後者更在印度的支持下與巴基斯坦裂土而分。

香港和澳門都曾經是殖民地,為甚麼沒有民族自決的權利?因為在1972年11月8日,聯合國大會表決把香港和澳門剔出聯合國殖民地名單,由於聯合國不承認香港的殖民地地位,所以在國際層面上,香港不符合民族自決的條件。

既然不屬殖民地,又如何實現民族自決?戴耀廷先生就假設當中國現政權倒下後,香港、上海、台灣等「族群」就可以自決,很可惜,族群(Ethnic Group)是指一群人,他們認為彼此共享了相同的祖先、血緣、外貌、歷史、文化、習俗、語言、地域、宗教、生活習慣與國家體驗等,因此形成一個共同的群體。所以無論香港丶上海或者台灣,都是中華族群的一部分,技術上把香港視為一個族群然後要自決,就有分裂國家或者是分裂族群的含意。

為了推動自決,戴生唯有夾硬引用一個在學術上未有嚴謹定義,而且也很難去定義的「民主自決」作為號召。至於「自決」的建議選項:建立一個自主獨立國家、與某一國家自由結合、與某一國家合併,或採取任何其他政治地位。四個選項中,把維持現狀與眾多可能性歸納為「其他政治地位」,其餘三個不是獨立就是同其他國家合併,真是傻的也看得出就算沒有明言「獨立」,也感受到企圖分裂國家的本質不變。更何況是精英出身,縱橫政界多年的林鄭特首?

原圖:http://static.stheadline.com/stheadline/inewsmedia/20180402/_2018040208581667711.jpg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