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元九運:九運概說

九運概說

自甲辰至癸亥年為下元九運,近期之九運起於西元2024年立春,终於2044年立 春之前。

九,乃數之極,陽數之大成也。《洛書》之九紫乃天之離卦,五行屬火。火是文明之母,其性外剛內柔,外實内虛。能利物,亦能燬物;用之於當則亨而利,用之不當則燬滅文明。自西元2024年至2033年乃「雙魚座•海王星時代」之结束。此後即「寶瓶座•天王星時代」來臨,彼時人類即脫離雙魚座矛盾、既昇華又墮落的夢魘,步入寶瓶座神聖高尚之世界,至福2,146年。

九運二十四山無一旺山旺向之局,大都為雙星會向會坐之局。火性本已燥烈,雙火竝疊,其性更苛暴,最難取用,若雙九會尽大水湖蕩,則火性因動而熾,沈竹礽以為『山上一盤,取二黑、八白龍入首。向上之水,取田源、渠溝,或狹河、小港亦可。一白方不通氣固屬不可,一白方水太大亦嫌水剋火。總之,不宜見大水為是耳。』此說可當作九運造、葬取用之準繩。世人皆以山管人丁貴賤、水管財富,故山莫不取高聳雄壯,水莫不取明顯浩大,以冀大富大貴。殊不知在九運物極必反,求福反招禍忠矣!

《河圖》四、九之數屬金,當其生旺之時,主巨冨、好義、多生男;當其為剋煞之時,主刀兵、孤伶、自缢。《洛書》九紫,乃後天卦之火數。當其生旺,主文章科第驟至、榮顯、中房受蔭。當其剋煞,主吐血、瘋癲、回祿、官災。《流年九星斷》云:『離宮九紫,星名古弼,五行屬火,性最燥。吉者遇之,立刻發福;凶者值之,勃然大禍。故術家以為趕煞、催貴之神。但火性剛,不能容邪,宜吉不宜凶,故日紫白並稱。』俗謂「水火無情」,因此九運中之造葬,切莫圖大,不如小格局能求溫飽,自足而安穩。

九運中,九紫為當令旺氣,一白、二黑為未來之生氣。八白為退氣。七赤為衰氣。三碧、六白為死氣。四綠、五黃為殺氣,最凶。一白為輔佐之氣。九紫得令合局,出文章科第、穎士通人,大儒碩學;言語莊敬,慈祥孝友,人物俊美;男為駙馬,女為後妃。失令、不合局,出人性燥而烈。先天剛金、後天烈火;發福速,發禍亦速。收山時,最忌粗頑破碎;收水時,最忌浩蕩沖奔。以文秀小山、涓滴小水,四周和緩之形局為宜。九為數之極,

天運到此,必生怪異。況旦現時天運正值《皇極經世》之「午會」,乃道心惟微,人心惟危之時,習玄空者,際此運會,尤當敬戎謹慎,自福福人也。

九運之斷法,《玄空秘旨》有一節專文、可資參考:「丙臨文曲,丁近傷官,人財因之耗乏。見祿存,瘟癀必發;遇武曲,蕩子無歸;值廉貞,而火災頻見;逢破軍,而身體多虧。」此以丙、丁暗示離卦九紫之「氣」。(不是固定的南方丙午丁,而是隨元運移動的九紫氣。)文曲、四綠也。傷官祿存,三碧為蟲(傳染病細菌),故主瘟癀──武曲六白,為死氣,旦被火剋不能有為。破軍、七赤,為衰氣,性剛,被火剋,主刑傷、肺病。廉貞、五黃,在中宮為土,飛出為火、性毒,逢九紫生助,主火災、服毒、中毒;為殺氣,禍來最猛而凶。九、一、二為九運之「三陽星」;六、七、八為九運之「三陰星」;三、四、五為九運之殺氣。在九運時,惟、向、來龍、來水若不收得九、一、二之「三陽星」,反收得八七、六之「三陰星」或五、四、三之殺氣星,即有《玄空秘旨》所雲之凶應。

近代之九運(西元1844-64年),世界各地,戰火時起:台灣漳、泉分類械鬥、法艦砲擊搴洛哥(1844)、新疆七和卓反亂(1845)、美國與墨西哥戰爭(1846)、法軍攻廣州、湖南白蓮教反亂、法艦攻越南、俄併波蘭王國(1847)、歐洲各地革命(1848)、英佔錫金、十七萬俄軍壓匈牙利革命、法軍攻羅馬、湖南徭族杍沅發反亂(1849)、洪秀全於廣西桂平金田村起義,建太平天國(1850-64),第二次英緬戰爭(1851-52)、雲南回教徒杜文秀反(1855-73)、太平天國內訌、韋昌輝殺楊秀清、亞羅號事件,英攻廣州(1856)、印度人之英國傭兵Sepoy兵變(1857-59)、日本安政大獄、法西聯軍佔西貢(1858)、英法聯軍陷北京(1860年)、美國南北戰爭(1861-65)、台灣「天地會」戴萬生反亂(1862)、英艦砲轟日本鹿兒島、阿富汗內亂、波蘭暴動(1863)。

科技方面有Morse發明電報機(1844)、亞當斯(Adams)發現海天產、W. Zenker發明彩色照相、馬克斯威爾(Maxwell)發現電磁場(1859)、Lenoir發明內燃機(1860)。藝術方面有塞尚、梵谷、高更、秀拉等「印象派」畫家分析色光原理。

離,麗也。「麗」字為「兩鹿竝行」。引申為兩物並列,又引申為兩物並列,又引申為美麗──兩種顏色相間;黑白相間謂「文」、青紫相間謂「采」、赤黃相間謂「麗」。(二陽在外,一陰在內,發出赤黃之光;乾之色大赤,坤之色黃。坤中之一陰,入於乾之中,形成中黃外赤,相映為麗。)潛伏者,顯露於外表:是九運主宰之特點。

 

Categories: 【玄學星相】

Tagged as: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