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微斗數:《王亭之談星》(2)十四主星(1-5)│王亭之

下輯 談星

 

一、十四主星

 

1. 紫微

《紫微斗數全書》的精華,在於「諸星問答篇」。由於該篇敍述略欠系統,便反而受讀者忽略。現在王亭之不妨將之稍加整理,以便研究。

紫微屬陰土,為北斗星系主星。

凡看紫微,必須注意二事:一為「三台」,一為「會照」。

「紫微守命是中台,前一位是上臺,後一位是下臺」。此「三台」也,主要是看紫微有無吉曜相夾。若「紫微破軍」同宮,為文昌文曲夾,或左輔右弼夾,則成為佳美的結構。

「會照」是看三方會合的星曜,「無輔弼同行,則為孤君」,「更與諸煞同宮」,則為「君子在野,小人在位」。

紫微帝座,必須群臣夾輔,此乃古人之意。

古歌云:「紫微原屬土,官祿宮主星。有相為有用,無相為孤君。」

這幾句古歌即反覆申明,紫微必須見左輔右弼、文昌文曲、天魁天鉞等吉曜,然後才能稱為有輔佐,有輔佐即是「有相」。

紫微宜在命宮、官祿宮、財帛宮。亦宜在田宅宮。但不宜在疾厄宮、兄弟宮,奴僕宮、父母宮。宜者古人稱為「強宮」,不宜者古人稱為「弱宮」或「陷宮」。紫微落四陷宮,「主人勞碌,作事無成」。

蓋紫微在父母宮,管自己的人力量太強,在兄弟宮,與自己合作的人力量太強;在疾厄宮則影響父母宮及兄弟宮的力量太強。所以皆主自身勞碌,因為受人差遣,卻無力差遣別人也。

「諸星問答」中,有一段「陳希夷先生曰」,提綱挈領,頗為重要。

「紫微為帝座,在諸宮能降福消炎,解諸星之惡虛。能制火鈐為善,能降七殺為權。得府相左右昌曲吉集,無有不貴,不然亦主巨富。縱有四煞沖破,亦作中局。加煞沖破亦平常,不為下賤。」

這一段,主要是論紫微在命宮的推斷,仍然要「府相左右昌曲吉集」,即「會照」諸吉曜,然後才成富貴上局。

但古歌卻云:「擎羊火鈴聚,鼠竊狗偷群」,是以紫微坐命,見擎羊、火星、餘星為下賤,與「加煞沖破亦平常,不為下賤」似乎矛盾,其實不然,「加煞沖破」係承有諸吉交集者而言,若不見吉,只見煞,則為下賤。

紫微在命宮,喜天府、天相會合,在十二宮中,僅紫微在子、午二宮,能得府相會照,是名為「府相朝垣」。其中又以午宮比子宮為佳,所以古人將紫微在午宮坐命,名之為「極嚮離明格」。「極」指紫微,午為離宮。

凡紫微在子、午宮守命,即使不得輔弼、昌曲會照或相夾,由於有府相朝垣的關係,亦不為「君子在野」。

紫微天府同宮,可以會照天相;紫微天相同宮,可以會照天府,但三方力量失去均衡,不如「府相朝垣」之美。

古代女人無事業,所以紫微坐命得遇吉曜會照,亦僅主「遇吉事貴人」,現代女性有事業,亦可主自身富貴,不過若夫宮星弱,則未免聲名大於丈夫,你覺得好就好。

女命「紫微破軍」,或「紫微天相」,婚姻比較難以完美。

當「紫微破軍」在命宮時,夫宮為「廉貞貪狼」同度;當「紫微天相」在命宮時,夫宮為貪狼獨坐對廉貞。廉貞貪狼為桃花,由此亦可推想其情形。

當夫宮有桃花時,若女命溫柔,尚可忍耐,唯「紫破」、「紫相」守命的女人,都受破軍一曜的影響,自然難以啞忍。

在現代,離婚了事,在古代,便成為欺淩夫妾的悍妒婦人。

唯在現代,女人亦可重視事業,不談婚嫁,因此便亦可以取功名富貴。只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性格,恐怕仍難避免。香港八十年代,應該專發這類女人,不可將之看小。

紫微坐命的人,最大缺點為主觀,而且愛憎太過分明。所以「紫微破軍」同宮,便最能體現這種性質。

古訣云:「紫微遇破軍於辰戌丑未四墓宮,為臣不忠,為子不孝。」所指的其實即是愛憎過分分明。因為愛憎分明,故即容易與人反目,亦易發揮叛逆性。

古訣又云:「紫微破軍坐命,甲乙戊己庚生人,富貴堪期。」此乃喜在政界發展的格局亦即凡「紫微破軍」在命宮,得見化祿、化權、化科者,無煞曜,利於從政。政治家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甚合「紫破」的性質。

古訣又云:「紫破守命遇羊陀,便去經商。」見煞不利仕途,但卻可以經商,因為商人亦可以翻覆雲雨也。

在現代,「紫破」的翻覆應該是佳造。

當流年,大限命宮見紫微守命宮時,有兩首古歌可以參考──

「紫微垣內吉星臨,二限相逢福祿興。常人得遇多財富,官貴逢之職位陞。」

「紫微入限本為祥,只恐三方殺破狼。常庶逢之多不利,官員落陷有驚傷。」

依古歌,凡經行「紫微七殺」、「紫微貪狼」、「紫微破軍」宮度者,無論老百姓抑或官貴皆有不利,這種情形,現代未必為然。

蓋古代怕變遷,所以不喜「殺破狼」,現代人可以愈變愈奇,愈變愈精彩,因此見「殺破狼」亦大可以安心。只須見吉曜,又見流曜諸吉沖起,均主有良好的轉變。

然而年老的人,大運紫微「殺破狼」卻未必有利,雖見吉,亦往往應注意健康。

 

2. 天機

《紫微斗數全書》的「諸星問答」,稱天機為「善算之星」,所謂「善算」乃指謀略而言,不專指計數,即是「靈變機謀」。

天機化氣曰「善」,古人含有深意,因為計謀機變用之於正道則可,用之於邪道,則為機關奸詐。此為古人所垂之鑑戒。

是故希夷先生曰:「天機與天梁左右昌曲交會,文為清顯,武為忠良。」此善應也。但「若居陷地,四煞沖破,是為下局。」此則為惡應。

推算斗數,要留意十四正曜的化氣,星盤中星曜的性質與化氣相合者吉,相悖者凶,如天機即是一例。會吉為善、為順,會煞則為惡、為悖。由是可知,天機對「輔佐煞化」諸星,實在非常敏感。

「天機巨門」同宮,名為「機巨同臨格」,有特殊性質,研究斗數者不可不加注意。古歌云:「巨門同一位,武職鎮邊庭,亦要權逢煞,方可立功名。」即指「機巨同臨」而言。正格是天機化權,見煞在三方而不在本宮:王武職貴顯。

這個格局有很多變化,若天機化祿,則宜以計劃謀生;巨門化祿,則利於傳播界發展;但若化祿而有煞曜同宮,尤其是見火星或餘星,則為破格,無論從事計劃或傳播,皆主浮沉名利不久,而天機化祿者多易變動,巨門化祿者則易流為浮滑,未為全美。

所以當「機巨同臨」之時,化權優於化祿,化忌則更主勞心勞力費唇舌以謀生,於選擇職業時可加以參考。

「天機天梁」同度的格局,古人稱為「機梁加會」。

古人認為:「天機與天梁左右昌曲交會,文為清顯,武為忠良。」

「機梁交會善談兵。」

「天機更逢天梁,必有高藝隨身。」

「機梁同在辰戌宮守命,加吉曜,富貴慈祥;若遇羊陀空曜,偏宜僧道。」

比較這些說法,可以知道「天機天梁」是一個性質容易改變的星系組合。見吉則文武富貴,見煞更主「高藝」;見煞更見空曜,則為僧道之命,亦指六親無緣。

古歌論天機又云:「天梁星同位,定作道和僧,女人若逢此,性巧必淫奔。」即女命不宜見「機梁」,說淫奔未免太過,唯太過「性巧」,則亦非福厚。

古歌論天機有一節,甚為費解:「若在寅卯巳,七殺並破軍,血光災不測,羊陀火鈴,若與諸煞會,災患有厄驚,武暗廉破合,兩目少光明。」

此節明顯為古人的「徵驗」。

但寅卯巳三宮的天機,既不見七殺,亦不見破軍;天機亦決無與「武暗廉破」同時相會合之理,所以後人唯有將之當成誤刊。

王亭之卻可以說,本節絕無錯字。

台灣研究斗數,走火入魔,近日竟有人用三百六十度圓圖來排列十二垣,所以一宮可以跨兩垣,「三方四正」變成「六方八正」,因而天機就可與七殺、破軍等相會,想法甚為聰明,但亦難免師心自用。

正確理解此節,須憑「紫微星訣」。

王亭之師傳一項「徵驗」,凡天機守命,貪狼守身宮者,主人日夜奔忙。

陸斌兆先生的《紫微斗數講義》則曰:「天機、天梁、太陰會照,而貪狼在身宮,主人日夜奔忙,勞碌異常,或有煙酒等嗜好。」

初學對此兩種說法(其實只是一說),必生疑惑,因為天機守命,決沒有可能貪狼守身宮(除非是依據所謂「透派」的起身宮法),凡天機、天梁、太陰同時會照的宮度是命宮,亦沒有可能貪狼守身宮。

王亭之補註《紫微斗數講義》時,忘記註出此點,可加補正如下──

所謂「守命」、「守身」,古人不肯明言,「守身」其實指原局星盤,「守命」則指「流盤」的命宮而言。即貪狼守身者走天機運主奔忙。

天機守命,還有一個重要的「機月同梁格」,即天機、天梁、天同、太陰四顆正曜,在命宮的三方四正同會。

古人說:「機月同梁作吏人。」

大致上來說,「機月同梁」的星曜結構,從缺點方面來說,主人有機心,好挑剔,又貪財而多權術,因而便與「吏人」的性格相似。凡「吏人」必喜在自己權力範圍內弄權,讀者在政府部門或大機構,相信都見過這號人物。

然而從好處來說,或主計劃管理工作,只是不宜自己經營。

若命宮「機月同梁」而不弄權,則可以改變人生的際遇,所謂「公門之內好修行」。

「天機太陰」同度,固然屬於「機月同梁格」,但卻自有其特性,值得一談。

這組星系的本質是浮動。古人說:「天機太陰同居寅申,難免跋涉他鄉。」這即是浮動性質的具體推斷。

凡太陰在命宮者,必須兼視其「福德宮」,「機月」同度時,「福德宮」為巨門,而且,必在辰戍兩垣。這兩宮垣為巨門最不喜躔之地,因而也就影響到命宮的性質。

然而「天機太陰」又主有特別能力的機變,所以亦宜從事計劃工作,若太陰化權、化科之
時,尤宜從事金融財政的計劃。

太陰化祿,則反主人勞心勞神,不得安寧,易患神經衰弱。

由於本質浮動,又主感情不專一。

 

3. 太陽

《紫微斗數全書》有古歌論太陽云:「慈愛量寬大,福壽享遐齡。」這兩句,於推斷斗數時最宜重視。

所謂「慈愛量寬大」,亦即「中州學派」所言,太陽以「施而不受」為本質。陽光普照萬物,萬物無陽光則不生,甚至無陽光則也無雨露,可是萬物卻無一物以報太陽,是即「施而不受」也。對「慈愛量寬大」一語,亦必須如此理解,然後才不會武斷。

瞭解及本質,然後始知太陽之動不似太陰之動。太陽之動乃服務於人,太陰之動則但求私利。所乙太陽守命的人,最宜從事服務性行為,如醫生、律師、社會工作者、傳播界等均是。

所謂「貴而不富」,亦即其人所擁有者主要為社會地位耳。

因為太陽主貴,所以推斷命宮太陽坐守之時,應該留意的是他的社會地位,蓋其一生財富亦必與其人的地位相因應。地位高者愈富,地位卑微者則減等。

如何看太陽在命宮所顯示的地位,有兩個原則

第一,先看太陽是否光輝。在寅、卯、辰,已,午、未六個宮度為光輝,在申、酉、戌、亥、子、丑六個宮度則失輝。

日生人(寅時至未時生人)太陽光輝最吉,夜生人太陽光輝次吉,日生人太陽失輝則吉凶參半;夜生人太陽失輝則為凶。

第二,須看星曜會合,由於太陽為中天星主,所以喜「百官朝拱」亦一如紫微,只是沒有「府相朝垣」的格局,而代之以「日月並明」,即太陽在辰,太陰在戌相照的結構。

太陽在亥宮,稱為「反背」,這是「紫微斗數」的一個大格。凡大格,一就是非常吉利,一就是非常困滯,很少有中庸的情形。

亥宮的太陽本為失輝,主其人一生辛勞,社會地位不高。即使有文昌、文曲、左輔、右弼、天魁、天鉞等諸吉同會,亦只能改善地位,辛勞則仍難避免。

但是,亥宮的太陽喜見「祿馬交馳」之局,即命宮與遷移宮見化祿或祿存,又見天馬,此即為背井離鄉以成富貴的大格。倘更得昌曲諸曜同會,格局自然更佳。

太陽在亥宮守命者,少年不利父星,「祿馬交馳」者尤然。這一點,與背井離鄉同一意義,至少亦可斷為不能克享父母福蔭。然入格者若不離鄉,則仍主困滯。

「諸星問答」論太陽曰:「命逢諸吉守照,更得太陰同照,富貴全美。」又曰:「若身居之,逢吉眾,則可在貴人門下客,否則公卿走卒。」

這一段,很容易給人忽視。其分別主要為太陽在命宮,與太陽在身宮者不同。太陽守命,吉則可以富貴,太陽守身,除非命宮另成格局,否則雖吉亦只主為人作嫁。

如身宮為「夫妻宮」,太陽坐守而逢諸吉拱照同會,在女命固主嫁富貴之夫,在男命亦主因妻得貴。

所謂「因妻得貴」,古代純指受岳家提拔,唯在現代則情形相當複雜,可主得妻子之力而克享富貴,亦主得娶本身事業廣大之妻,推斷時不可將古人的說法照搬。

諸煞對太陽的影響,各有不同性質。

太陽最不宜化忌。若太陽化忌守命者,女命尤不利於男性親屬,少年妨父,婚姻波折,晚景則與子息生離。特別是在婚姻波折方面,常表現為受人始亂終棄,故女命見之,在感情上應特別小心,不宜早婚,亦不宜過早談戀愛。在子息方面,亦宜防墮胎流產等事情。

鈴星不宜與天刑同照太陽化忌,倘三曜同度,主災病、官非、挫敗、刑剋。克應哪一種性質,須詳各宮星曜而定。如「官祿宮」不吉,則主事業傾敗。

若擎羊、陀羅併照太陽化忌,則主疾病,尤主神經系統的疾病。我國術數,常將心臟亦視為神經系統,故亦主血管心臟之疾,同時亦主內分泌失調。

太陽守命,有一個很重要的格局,稱為「日照雷門」。即太陽在卯宮守命。由於太陽在卯宮為旭日東升,光芒萬丈,是故為吉。所謂「雷門」,是由於卯宮屬震卦,震為雷,故術者乃隱稱卯宮為「雷門」耳。

太陽在卯宮必與天梁同度。最喜太陰在亥宮化祿,再得文昌,文曲同會,則為「陽梁昌祿」的格局,古代認為利於考試,有「陽梁昌祿,臚傳第一名」的說法。在現代,亦可視為學術研究的星系。亦主競爭得利,例如競投一幅土地中標之類。

唯最不喜天梁化祿,即使成「陽梁昌祿」之格,亦僅宜專業,不能在學術上有成就。例如可以做醫生,但卻不能從事醫藥研究,局限性相當大。

「太陽巨門」同度,亦為一重要組合,稱為「巨日同臨格」。

凡「巨日同臨」,必在寅、申兩宮。古歌云:「巨門不相犯」,主要是指寅宮而言,若在申宮,由於太陽失輝,所以男性六親必有缺點,尤其是女命,不宜早婚。

「巨日」同宮的最大特點是主口才。在現代,則主語言天才,主可習多種方言及外語。在口才方面主要能發揮其說服力。另一意思,「巨日」又主異鄉人或異族。所以當太陽化權、巨門化祿之時,每主受異鄉人或異族人提拔、賞識。

太陽化忌,或巨門化忌,主尤怨或是非,所以宜以是非尤怨為業,如律師、外交等。否則亦必應費唇舌以求財,如經紀人。

 

4. 武曲

在「紫微斗數」中,有三顆正曜都屬「財星」:武曲,太陰,天府。然而三者的性質卻有所不同,武曲是求財的行動,太陰為求財的意念,天府則為理財的能力。

大凡求財的行動,必須果敢決斷,所以武曲這顆星曜的性質,便亦帶有此種意味。「諸星問答」說:「主於人性剛果決,有喜有怒,可福可災。」於論武曲坐命宮時又云:「武曲性剛果決,心直無毒。」即是一再申論其特質。至少可以說,凡武曲坐命宮的人,一定不會優柔寡斷。

古代社會不喜女人的性格果敢決斷,所謂「男子剛剛,女子柔柔」,除非是婦女當家,但這便可能是守寡的命,或是欺淩丈夫的命,故古人才會說「武曲之星為寡宿」。

武曲在「紫微斗數」中又屬金星,在古代,與金屬有關的行業,大致可以分別為三種。一是持利器以謀生的行業,如軍人、屠宰、理髮等;一是金融行業,如錢莊,因為古代使用銀兩、銅錢,可謂盡為金屬;一是陶熔鑄造的工匠,如古代的銀匠。

所以古人論武曲守命宮,便即有如下的說法——「入廟,與昌曲同行,則出將入相,武職最旺。」「陷地,巧藝之人。」所謂「巧藝之人」,即是憑手藝以謀生的工匠。

在現代社會,可以將「巧藝」的性質推廣,許多藉機械工業發家的人,命宮亦可能為武曲,亦可以將「持利器以謀財」的性質推廣,許多飲食業人士,命宮亦可能為武曲。至於財經界,則更喜見武曲入廟守命矣。

分別武曲坐命的人,所適宜的行業性質,可以根據下述一些特徵來判斷。

在已、亥兩宮,「武曲破軍」同度,見擎羊、陀羅、火星、鈴星等煞曜同度或會照,主其人有特長的技藝。一般來說,不宜經商,亦不宜從事普通的「文職」,否則反主貧寒。

在丑、未兩宮,「武曲貪狼」同度,有煞曜,亦宜技藝工作,無煞曜,則是商人的命,但「武貪」在命宮的人,卻可能出身富裕,而不能克享父蔭,或少年時家境逆轉,然後靠自身努力創業興家。

在卯、酉兩宮,「武曲七殺」同度,是帶危險性質的星曜結構。若命宮有煞同宮,則宜「持利器以求財」,如屠宰;若命宮無煞,但卻會煞曜,則宜從事軍警行業。

武曲在辰戌二宮獨坐,對宮為貪狼,又見火星或鈴星與貪狼同度,這是一個暴發的命格。因此亦可以說,是現代社會最宜經商的命格。不過卻須注意暴發之後亦可以暴敗,因此必須留意進退之機。

若跟丑未二宮「武曲貪狼」同度比較,「武貪」與火鈴同度亦是上格,可以暴發,亦能暴敗,唯一的分別卻是,丑未宮的人,少年境遇有逆轉,會由好變壞;而辰戍宮的人,卻帶有白手興家的性質。

然而必須注意,不在辰戍丑未四宮的武曲,卻很怕火星和鈴星同度,古人說,「武曲火鈴同宮,因財被劫」,這亦即是「因財惹禍」,此為一極其準確的徵驗。
武曲對火鈴非常敏感,推斷時宜加注意。

武曲坐命的人,有一個特殊結構,即在子午二宮,「武曲天府」同度。

武曲為財星,天府亦為財星。武曲主求財的行動,天府主理財的能力,所以當兩顆星曜同處一宮垣之內時,若有吉星扶持,便成富格,最宜現代社會經商的人。

古人說:「天府武曲居財宅,更兼權祿富奢翁。」說的雖是「武府」在財帛宮,但在命宮,若見「武府」同躔,又見文昌、文曲、左輔、右弼;或武曲化祿、武曲化權;則是經商的富格。不過若當祿存同度時,則難免稟性自私,雖富而慳貪鄙吝。

倘若「武府」見天魁、天鉞,則宜從事處理賦稅,或入主金融機構,反而不利經商,總以
公職為宜。

武曲屬金,所以見煞便帶危險性質。古人說:「武曲劫殺會擎羊,因財持刀。」又說:「武曲羊陀兼火宿,喪命因財。」便是說明武曲不喜見煞。大限流年見到這種結構,倘如有流煞沖起,亦同樣有財帛糾紛,而且易遭逢凶險。

武曲不宜化忌,若化忌星,再見煞曜,往往主災病意外。

此外,若「武曲破軍」同度於亥宮,見煞忌諸曜,主投河溺水;「武曲七殺」同度於卯宮,見煞忌,主「木壓雷驚」之災,在現代可以引伸為塌屋塌牆的災禍;倘同樣的星曜結構在酉宮,則為車禍、歡傷之徵。

在卯酉二宮的「武殺」,見天刑、大耗,又見煞忌,則主被搶劫。流年流月流日均然。

武曲在辰戌二宮獨坐,若見「鈴昌陀武」的星曜結構,亦為挫折與意外之兆。古人說,「鈴昌陀武,限至投河」。

所謂「鈴昌陀武」,即武曲坐辰戌二宮,與鈴星、陀羅、文昌三曜在辰戍交會。其所克應的「投河」,基本性質可視為意外不幸,或事業上的重大挫折。二者的分別,應詳「財帛宮」、「疾厄宮」等而定。

原局成「鈴昌陀武」的結構,大限或流年見流昌、流陀沖起,又見忌星者,凶險非常之大,必須小心水厄。

若原局只有武曲、鈴星,然而於流年見流昌及流陀會入辰戌二宮,則凶險較小,但卻須不見重重煞忌,然後始可免災。

夫妻宮見「鈴昌陀武」,主中道分飛。

 

5. 天同

天同為「福星」。所以《紫微斗數全書》說:「為福德宮之主宰,後雲化福。」又曰:「十二宮中皆曰福,無破定為祥。」

然而天同之所謂福,卻實在有「轉禍為福」的意味,由不利變成吉利,然後始稱為「福」。在十二宮都有這基本性質。

天同亦主情緒及意志。所以喜見諸吉,亦喜在適當的情形下見一點煞忌。前者為情緒上的平靜,後者則為激發力。

二者比較,受激發的天同成就較大。所以有「馬頭帶箭」以及「乾宮反背」兩種格局。「馬頭帶箭」是天同與擎羊在午宮同度。前人云:「馬頭帶箭,威鎮邊疆。」「乾宮反背」是天同在戍宮,但於辰宮巨門化祿與文昌化忌同躔,乃否極泰來之象。

《紫微斗數全書》論「命宮」,詳列天同守命時的各種吉凶,不妨加以研究。

「丙生人於已亥酉宮安命,財官雙美福非小可,未宮次之。」

巳亥兩宮的天同,與天梁相對。丙年生人,天同化祿,祿存在巳,所以成為「疊祿」之格。凡「疊祿」皆主富,若見左輔右弼、天魁天鉞,則為貴格,所以稱為「財官雙美」。

在酉宮,天同與太陰相對,會巳宮的巨門為財帛宮,丙年生人,天同在命宮巳化祿,財帛宮又見巨門之祿,因此亦為富格,見輔曜吉星亦主富貴雙全。

在未宮為「天同巨門」同度,丙年天同化祿,祿存在夫妻宮,所以便不如能得「疊祿」者之佳,是以富貴不如。由是可見天同喜疊祿也。

《紫微斗數全書》論天同坐命又云:「午陷,丁生人宜之。」

在午宮,「天同太陰」同度,丁年生人,祿存在午,太陰化祿,天同化權,命宮既見「疊祿」,天同化權則可增強意志,所以雖居於午宮陷地亦主發越。

這個格局,如屬丙戊年生人,則擎羊必在午宮,便成為「馬頭帶箭」。「馬頭」指午宮,因為十二生肖午屬馬;「箭」指擎羊。此屬「紫微斗數」中的大格,主人經歷重重險阻而後發但「天同太陰」主情緒變化幅度大,所以其人於變泰之後,往往心理上反而不能平衡,有悲觀思想甚至多疑多忌。此往往於第五個大限克應即當六十餘歲之時。

《全書》論天同又云:「若在亥地,庚生人下局。更遇羊陀鈴忌沖會,則孤單破相目疾。」

天同在亥宮,庚年生人則天同化忌,故為下局。目前各派斗數紛起,有天同不化忌之說庚年定為太陰化忌,由《全書》此論,則似仍定天同化忌為妥。

可以參考的,還有《全書》中以下的說法「辰戍平和,丙丁生人利達,庚癸生人福不耐久。」

辰戍二宮天同獨坐,對宮為巨門,丙年生人,天同化祿;丁年生人,天同化權,所以稱為「利達」。但庚年生人,天同化忌,故稱為「福不耐久」耳。

至於癸年生人之不吉,乃由於對宮巨門化權,主背井離鄉,故為古人所不喜。

天同在戌宮「反背」,有兩種不同的星曜組合

第一種是辛年生人,天同在戌,而巨門在對宮辰垣化祿,恰有文昌化忌同躔。

第二種是丁年生人,天同在戌宮化權,會事業宮的太陰化祿,天機化科,同時巨門在辰宮化忌,成為「四化齊會」的格局。

所以古人有「天同在戌,丁辛人遇反為奇」的說法,所說即是「乾宮反背」。

天同喜化祿,但在適當情形之下,卻仍喜化忌加以激發,這就是「反背」格局的原理。但既受激發,便一定是由不利轉變為有利,由寒微轉變為通泰,故定之為「否極泰來」,蓋乃白手興家的典型格局。

然而此局,古人卻以為對女命不宜。

天同在女命命宮,古人不喜天同與太陰同宮或相對(即在子午卯酉宮),亦不喜天同與天梁同宮或相對(即在寅申巳亥宮)。認為是「雖美而淫」的格局。

其實,推斷的關鍵在於「意志力」。

天同受太陰的影響,意志比較薄弱,更不宜受火星或鈴星的刺激。

天同受天梁的影響,容易有人生如夢的感覺,則不宜見擎羊或陀羅。

故《全書》云:「女人逢煞沖破,刑夫剋子;梁月沖破,合作偏房。」特別指明天梁、太陰二曜對天同的影響。

其實天同得祿太重,亦會引起情緒上的不平衡,在感情方面來說,亦不為女命所喜。但這已是前人的道德標準,恐怕已不合現代潮流。

天同所主,為情緒及意志,所以此星最難推斷,於見祿、權、科、忌之時,尤其需要注意星曜的性質是否能夠平衡。

古人論命,非常之重視天同得祿,無論化祿或祿存均佳,這是由於財祿可以養生,因此就容易平衡情緒,但卻沒有討論到感情這一方面的問題,蓋緣古代社會,無男女戀愛之事可言,正途的婚姻只於父母媒妁,因此對這問題便不免忽略。

若就感情而言,天同不喜多見祿,尤其是當「天同巨門」同度之時,常常易生內心痛苦的愛戀。這是因為巨門為暗曜,可以掩蔽天同的內心情緒之故。

天同祿重則多感情困擾,有一句俗語可以形容:「飽暖思淫慾」。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