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典籍:《天元歌.第四》論陽宅

《天元歌.第四》論陽宅

蔣大鴻

人生最重是陽基,卻與墳瑩福力 。
宅氣不寧招禍咎,骨埋真穴貴難期。
建國定都關治亂,築城置鎮系安危。
試看田舍豐盈者,半是陽居偶合宜。
陽居擇地水龍同,不厭前篇議論重。
但比陰居宜闊大,不爭秀麗喜粗雄。
大江大河收氣厚,涓流滴水不關風。
若得亂流如織錦,不分元運也亨通。
宅龍動地水就裁,尤重三門八卦排。
只取三元生旺氣,引他入室是胞胎。
一門乘旺兩門囚,少有嘉祥不可留。
兩門交慶一門休,大事歡欣小事愁。
須用門門都合吉,一家福祿永無憂。
三門先把正門量,後門房門一樣裝。
別有旁門並側戶,一通外氣即分張。
設若便門無好位,一門獨出始為強。
門為宅骨路為筋,筋骨交連血脈均。
若是吉門兼惡路,漿入酪不堪斟。
內路常兼外路看,宅深內路審門闌。
外路迎神並界氣,迎神界氣兩重關。
更有風門通八氣,牆空屋缺皆難避。
若遇祥風福頓增,若遇殺風殃立至。
矗矗高高名嶠星,樓台殿饋亦同評。
或在身傍或遙應,能迥八氣到家庭。
嶠壓旺方能受蔭,嶠壓凶方死氣侵。
衝嶠衝路莫輕猜,須與元龍一例排。
衝起樂宮無¤寶,衝起囚宮化作灰。
宅前逼近有奇峰,不分衰旺也成凶。
抬頭咫尺巍峨起,泰山壓倒有何功。
村居曠蕩無關鎖,地水與門一道編。
城巷稠居池水潤,路風門嶠並同權。
一到分房宅氣改,一門常作兩門推。
有時內路作外路,入室私門是握機。
當辨親疏並遠近,抽爻換象出神奇。
論屋神祠祖最嚴,故人營造廟為先。
夫婦內房尤特重,陰陽配合宅根源。
八宅因門坐向空,一元衰旺定真蹤。
運遇遷移宅氣改,人家興廢巧相逢。
天醫福德莫安排,豈是周公真八宅?
無極大士傳流的,誰見游年獲福澤。
逢興鬼絕更昌隆,遇替生延皆困迫,
太歲神殺若加臨,禍福當關如霹靂。
門內房房有宅神,值神值星交互測。
此是游年剖吉凶,不合三元總虛擲。
九星層進論高低,間架先天卦數推。
雖有書傳都不驗,漫勞大匠資心機。
山龍宅法有何功,八面山門亦辨風,
或有山溪來界合,兼風兼水兩相從。
若論來龍休論結,論結藏穴不藏宮。
縱使皇都與郡邑,祗審開陽不審龍。
俗言龍去結陽宅,此是時師識見庸。
但取陽居釀家福,山居不及澤居雄。
陰居蔭骨及兒孫,陽宅氛氤及此身。
偶爾僑居並客館,庵堂香火有神靈。
遇者三元輪轉氣,吉凶如響不容情。
透明此卷天元宅,一到人家識廢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