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微斗數:《王亭之談斗數》(5)格局論(16-30)│王亭之

(五)格局論

5.16 「雙祿朝垣」為宮局

「雙祿朝垣格」——本格與「祿台鴛鴦」不同的地方,在於「祿台鴛鴦」是祿星守命,另一顆祿星來合,「雙祿朝垣」則是命宮無祿星守垣,但祿存與化祿則分居命宮的三方(圖十五)。如命宮在子,祿存在申,化祿居辰,申子辰三宮相合。或祿星在對宮亦可合格。
古歌云:「財官二處與遷移,雙祿臨之最有宜,德合乾坤人敬重,滔滔富貴世稀奇。」
這個格局,若雙祿同守於宮垣而不合格。必需一守財帛宮,一守官祿宮;或一守財帛宮,一守遷移宮;又或一守官祿宮,一守遷移宮,然後才是美格。

雙祿朝垣

若有忌星衝破命宮或三方,卻亦不能稱為合格。
「雙祿朝垣」的好處是易發財,尤其是雙祿分佈於三合方,每十二年一個循環,至少有三次流年的命宮得到雙祿會合,隔幾年即有一次財源順遂,其人一生的財運氣勢因之也便容易連貫。
但這個格局仍有高低的分別。若守命宮的星曜吉利而且強有力,則格局高,若守命宮的星曜浮動,如天機,巨門之類,則格局低。又需看四煞的分佈,命宮會煞多,其人或多財而多禍。

5.17 「三合火貪」得意外財

「三合火貪格」——貪狼守命宮,有火星同垣,再不見其餘煞曜,亦不見化忌空劫,是為「火貪格」的上格。若貪狼守命宮,火星僅在三方相會,不見煞,亦合格,但格局稍次(圖十六)。但若有其它的煞星與火星同宮,例如擎羊火星同度,陀羅火星同度,均不合格。
古歌云:「貪狼遇火必英雄,指日邊庭立大功,更得福元臨廟旺,帳籲千萬虎賁門。」

三合火貪

這首古歌,今日應加以徹底的修正。
在古代,文人由科甲功名發達,被視為正途出身,但若由軍功起家,卻被視為異路功名。所以「火貪格」的涵義,是指其人的祿命,富貴不出正途。倘若了解到這個涵義,則因為今日的商業社會沒有可能由軍功起家的事,所以「火貪格」便主其人得意外之財。但得財是否順遂,卻仍需看命宮的三方組合而定,若會台偽星曜不吉,便可能要經鬥爭與驚,這是「火貪格」特殊的性質。

5.18 「日月並明」過份牽強

「日月並明格」——即安命於醜宮或未宮,太陽與太陰同守命垣(圖十七)。古歌云:「命宮日月喜相逢,更遇科權在化中。此命武官須建節,文公定主位三分。」
明清兩代的人論命,喜歡望文生義,而且喜歡從表面來確認本質,所以便以為太陰太陽的命格很好。大概後來據此推命不驗,所以便又加「更遇科權在化中」(即命宮見到化科及化權)的條件。

日月並明

實際上太陰太陽同宮的情形,只有在丑末兩宮出現。在醜宮時,太陰入廟而太陽失地;總有一顆星曜欠缺明朗,根本談不上「日月並明」。
況且,凡太陰太陽同宮的情形,三方四正中一定有兩個宮位沒有正曜,事業宮則為天粱落陷守垣,財帛宮則只能藉用對宮的天機巨門,星曜的性質未見得好,是則焉能許為高格耶?
如果要說化科化權會合或守垣,卻只有丁年或戊年生人合格,而且還只有戊年世人,大陰化權,太陽化枓,再會巳宮的祿存為全美之局,十個天干過份傾向於一個天干,這樣的格局未免過份偏袒。
王亭之並不推薦這種勉強的湊合。

5.19 「日月會明」亦屬湊合

「日月會明格」——安命醜宮,得太陰在巳宮及太陽在酉宮相會;或安命未宮,得太陽在卯宮及太陰在亥宮相會(圖十八) 。古歌云:「二曜常明氣象新,少年學問播聲名,幾番升轉功名盛,定作朝中樊理人。」
這亦是一個望文生義的無理雜格。
至今還有人抄古書,認為是富貴之局,殆過份泥古。不思之故耳。

日月會明

不妨將格局分析一下,當安命醜宮時,命無主曜,借對宮的天同巨門,結構並不見得好。事業宮太陰為財星,可是落陷;財帛宮為太陽天粱,亦並不主旺財,頂多只能說他清貴,是卻易招怨。王亭之不明白這格局有何好處?
再看未垣守命的情形,財帛宮太陽天梁入廟,好一點,但太陽並不主富;事業宮太陰人廟,但亦僅主「為財賦之官」。
加上命宮對垣的天同巨門失地,王亭之覺得此尚不失為稅吏的格局。
至於有人在此格局中加上「昌曲夾垣」、「昌曲同宮」的條件,那可就是文昌文曲的力量,而不是太陰太陽的力量了。以本宮星系的組合來說,不足認為少年得譽,升轉高官也。

5.20 「丹墀桂墀」利求名

「丹墀桂墀格」—— 太陽居辰,太陰居戌;或太陽居辰,太陰居戌,在辰或戌宮立命垣。太陽居巳,太陰居酉,在巳或酉宮立命垣(圖二十)。古歌云:「二曜常明正得中,才華聲勢定英雄。少年際得風雲會,一躍天池便化龍。」
太陽守命而入廟,古人謂之「丹墀」,太陰守命而入廟,古人謂之「桂墀」。古代重科名而不重商賈之富,因此認為「丹墀、桂墀」大利求名。所以古訣便有「太陽守卯,富貴榮華」,「太陽守命於卯辰巳午,見諸吉大貴」「太陰居子,是水澄桂萼,得清要之職,忠諫之才」; 「月朗天門於亥地,進爵封侯」的說法,都是因太陰太陽居於廟旺而來。

丹墀桂墀

但後人卻偏要找出「二曜常明」的格局,企圖增加一點格局的光彩,因此於湊出「日月並明」及「日月會明」的格局之外,便極力找出日月居於廟旺宮位而互相會照的星係出來,成為一個格局,而且還沿用「丹墀」「桂墀」之名。
這個格局,有很大的局限性,第一必須見祿;第二必須見昌曲,左右等吉曜;第三必須少見火鈴羊陀等煞。但若附合這樣的條件,根本又不必泥於格局矣。

5.21 「日照雷門」有限制

「日照雷門格」——命宮在卯垣,太陽坐守(圖廿一)。古歌云:「太陽卯位貴堪誇,必主平生富貴家,純粹少年登甲第,戰徵聲勢動夷華。」這個格局來源很古,在元鈔本斗數書刊中即有列出,蓋以卯宮為太陽初升之地,旭日東昇,是故富貴。
但對於這個格局,應該還有一些補充的條件,而且還有一點爭論。
太陽在卯,並非獨守,必同時有天梁同宮,所以不能因為太陽為旭且初升,便忽略了與天梁同宮的特性。

日照雷門

天梁不喜見祿,但古人卻認為壬幹天梁化祿為美格,這一點王亭之算過一個命,叫其人小心冤枉枉被炒魷魚,結果戰戰兢兢亦依然被炒,事前僅被老闆無辜罵了一番,並無過犯。由此可見天梁見祿之掉忌,再加會四煞。則絕非美格。
這個格局,最喜會太陰化祿,再得文昌同度,是為「陽梁昌祿」的美格。大利考試及學術研究,然而夫妻宮卻欠佳,可見一利必有一弊。反不如太陽在巳宮得祿,見文昌,會醜宮天梁之美,此格兄弟少,子女少,在古代不佳,卻很合現代人的社會習慣。

5.22 「月朗天門」有破格

「月朗天門格」——太陰在亥宮守命(圖廿二)。古歌云:「正遇風雲際會期,海門高處一龍飛,文章間出英雄漢,萬里功名得古稀。」
凡太陽天梁同守卯宮,太陰亦必同時在亥垣,所以「口照雷門」與「月朗天門」一定同時出現,若太陽天梁守命則以太陰為財帛宮之守星,大陰守命則以太陽天粱為事業宮的守星。
兩個格局比較,以「月朗天門」的格局為佳。

月朗天門

因為太陰為財星,守命而且入廟主富,事業宮太陽天粱主貴,因此很容易成為富貴雙全的格局。
太陰利夜生人,若生於丑時,文昌在亥守命,文曲在巳會照,主為人聰明而且學業有成,所以堪稱為美格,即使見祿亦不影響格局,所以比「日照雷門」為佳。
但這個恪局亦有一個毛病,如果是大運順行的話,若見煞忌照卯宮,其人少年易患心髒病,至三十左右即可能不祿,所謂天妒英才,即是此類。
凡「日照雷門」與「月朗天門」的格局,最怕火鈴、羊陀、化忌、空劫等煞忌星曜在三方畢集,見之遂為破格。
格無全美,推斷時非小心不可。

5.23 「甲第登庸」不合時

「甲第登庸格」——化枓守命垣,化權在三方相會(圖廿三)。古歌云:「禹門一躍便騰空,頭角崢嶸大浪中,三汲飛翻台變化,風雲平地起蛟龍。」
古人以化科為文墨之星,若正曜化科守命,雖會惡煞亦不失為「文章秀士,群英師範」,所以一旦與化權相會,便認為可因考試得科名而晉身廊廟。
然而在今日的社會,這個格局未必有同等的意義。香港人雖然重視考試,但讀書人卻不一定要靠考試做官為出身「正途」,所以「甲第登庸」的意義便小了許多。

甲第登庸

化科化權相會,還要看是那一顆正曜得化,例如紫微化科,為化科中力量最大的星曜,但同時必天梁化權,亦主增加貴顯權柄,可是二曜卻永無相會的機會。
也就是說,化曜相會,永不會讓兩顆有力的正曜會合,格無全美。斗數的安排真的有點合乎天道。
化科最賺見「空曜」。所謂空曜,僅指地空地劫。若旬空、截空及天空皆不論,現在很多斗數書刊弄錯。故「甲第登庸格」固不全合今日社會,亦不可忽視其破格。

5.24 「科名會祿」宜改格

「科名會祿格」——化科守命垣,三方得祿存或化祿相會(圖廿四)。古歌有云:「科名在命數中強,卓越才華遠近傳,一躍連登三級浪,衣冠濟楚待經廷。」
這個格局,亦以化科為重點,所以必須化科守命垣方為合格。在古人的觀念,先論科名然後論祿,是故才有這樣的構想。
在現代社會,王亭之認為必須將格局改訂,不如改為祿存或化祿守命垣,見化科為合格,所以格局的名稱亦應該為「祿會科名格」。因為現代社會以祿為重,有財者再得名譽,將為上格也。

科名會祿

但亦要看是甚麼正曜化祿,倘如是浮動的星曜,如天機、巨門之類,或者是不宜化祿的星曜。如天梁,則格局應該可以算是有缺點。
至於化科的星曜,若武曲、太陰及天府化科。則主在財經界有聲譽;若文昌文曲化科則主學業有成,為人儒雅;若紫微化科,則其人無論於何行業均能出人頭地,卓著聲名;若天機化科。則其人宜於理工界發展,亦宜商界。
王亭之不是喜歡改古人的格局,只是為適合現代社會的背景,所以不宜對此拘泥。至於「科名會祿」本格,不過公教人員而已。

5.25 「權祿巡逢」有缺點

「權祿巡逢格」——即化祿或祿存與化權同守命宮(圖廿五)。古歌云:「命逢權祿實堪誇,千載功名富貴家,單見也應身富厚,平生穩步好生涯。」
這個格局亦屬於「三化星」的命局。與前所介紹的「甲第登庸格」,「科名會祿格」同一類型。
這類格局的缺點,在於完全忽視了守宮的正曜性質,只重視化祿、化權化科三曜,所以未免過份武斷。
而且,三個格局之中,缺點最多的反而是「權祿巡逢格」。

權祿巡逢

因為兩顆好的化星聚於一宮,其餘的宮位便未免失色,因而全局容易失去平衡,故不能視為太好的格局。
古人雖有「權祿巡逢,財官雙美」的說法,但卻並非指化祿化權聚於一宮而言,,而是指三方四正見祿權會合。
這個格局亦有一個條件,即是權祿同守命官時,應以不見煞曜為貴。
若見火鈴羊陀等煞,古人認為僅主「虛譽之隆」,亦即有名無實,更難談得上「千載功名富貴家」矣。
照王亭之的經驗,祿權守命的人,倒適合做會計工作。尤以天機化祿,武曲化權者為然。

5.26 「極向離明」得祿為貴

「極向離明格」——即紫微在午宮守命,不見四煞刑忌同宮(圖廿六)。古歌云:「乘廳司諫肅威風,氣象堂堂立殿中,幾轉內庭分內事,終身富貴位王公。」
在斗數中,有幾顆星曜都最喜居午宮,它們是紫微、太陽、天梁。
其中又以紫微居午的缺點較小,太陽居午弊在鋒芒太露,天梁居午弊在察察為明,而且紫微為帝星,所以古人推命便重視紫微坐午。

極向離明

凡紫微在午,天府必在戌宮,天相必在寅宮,寅午戌三方吉利。而且是「府相朝垣」的格局,因此在結構上佔了便宜。所以古人說:「紫微居子午,科權祿照最為奇。」「紫微居午,無羊陀。甲丁已生人位至公卿。」
所謂甲丁己生人,其實是紫微會祿之意,因為甲年廉貞在戌宮化祿、祿存又在寅宮,丁年及己年則午宮有祿存,與紫微同居。
所以對於「極向離明格」,我們不妨加一點補充,即以紫微在三方四正見祿為貴。不單只不見煞忌同宮一個條件。
事業宮居午,若完全不見昌曲、輔弼、魁鉞,又不見祿、則僅為在野孤君,又未見其貴氣矣。

5.27 「天府朝垣」利守成

「天府朝垣格」——天府在戌宮守命,無煞忌同宮(圖廿七)。古歌云:「乾為君象府為臣,得地來朝福自新。輔弼忠臣身報國,腰金衣紫拜重瞳。」
這個格局,其實是「極向離明格」的發展,因為當紫微在中宮時,廉貞天府必在戌宮。訂定這個格局的人,其構想是以紫微為帝垣,在戌宮的天府則有如一位大臣,朝拱於帝座。
所以歌裡才會有「乾為君象府為臣」,「輔弼忠臣身報國」的說法。

天府朝垣

這個格局。其實也可以說是「紫相朝垣」,因為命宮在戌,紫微在午,天相在寅,寅午兩宮朝向戌垣。故古人認為「天府臨戌有星拱,腰金衣紫。」
從訂定格局的立意來看,顯然「天府朝垣」只能成為「輔弼」,所謂「腰金衣紫」,無非只是屬於大臣的榮譽,究竟不是領袖人材。
根據現代社會結構,廉貞天府在戌宮同守的人,只是一位很好的理財人材。若甲年生人,廉貞化祿,祿存又居於寅宮相會,則其人亦能創業致富,但卻缺少開創力,只能在守成中發展,不擅長開創。若天馬在寅宮,則其人利於外埠經商。

5.28 「天梁振紀」不合潮流

「天梁振紀格」——即文曲遇天梁。旺地守命(圖廿八)。古歌云:「文曲耿行遇天梁,位列黃門烏府行,綱紀朝中功業見,逼人清氣滿乾坤。」
天梁在子午、辰戌、寅卯六宮入廟朝,在丑未二宮乘旺;文曲於巳酉醜三宮人廟,寅卯未三宮乘旺,所以兩星都廟旺的宮位,便只有醜、卯、未三宮。
天梁在丑未為獨坐,對宮為天機。天梁在卯宮,則必與太陽同度。兩個結構比較,以太陽天梁同度者為優。當天樑與天機相對照時,天樑的性格便嫌略帶孤克。

天梁振紀

古訣雲:「文曲天梁同宮,位至台綱。」即是「天梁振紀格」的根據。但明人注云:「二星同在午宮安命上格,寅宮次之」,非是,因為文曲於午宮落陷,在寅宮僅屬閒宮,雖然天梁八廟,亦無法因文曲同宮而增彩。
天梁在古代為監察御史(台綱),加遇文曲,不但增加文采,而且加強其奏事彈劾之力,所以本格乃稱為「天梁振紀」。「振紀」者,振起綱紀之謂。
古人重貴不重富,故此格可以成立。若於今日,這格局守命的人,容易開罪人,未必可成美格。

5.29 「輔拱文星」有才華

「輔拱文星恪」——文昌守命,左輔拱照(圖廿九)如文昌在寅,左輔在午之類。古歌云:「輔星拱命最堪言,敏捷才華術莫先,軒則帥臣兼五馬,重須天相振威權。」
成立這個格局的根據,是古訣「文昌左輔,位至三台」,此訣見於元鈔本。王亭之在藉閱元鈔本時,爭著明刻本去對照,發覺元鈔本上有一行細注:「必府相為正曜,不逢煞忌,始的。」
明刊本刊漏了這句,卻只多了上文的一首歌。

輔拱文星

也就是說,元代人便訂這個格局,不單以左輔文昌兩顆以輔佐之曜為根據,同時注意到守命垣的正曜。照原來的格局,天府或天相守命,一為財,一為印,加上文昌同宮,會合左輔,格局堂堂正正,當然可以出將入相。
不過在現代社會中,功名富貴不靠軍功,亦不靠典試,所以成為美恪的意義大減。若天府守垣。其人當有相當的領導能力,可望成為大企業的主管,若天相守命,則無非是僚幕人材而已。
然而「輔拱文星」,其人究竟有點書卷氣,當不失為中等格局也。若言出將入相,未兔言之過甚。

5.30 「機梁加會」高藝隨身

「機梁加會格」——即天機天梁同守命宮(圖三十)。古歌云:「機梁入廟最堪言,得地教君幅祿全,妙算神機應蓋世,威威凜凜掌兵權。」
天機天梁同宮,只有兩個機會,一是在辰宮,此時天機乘利,天梁入廟;一是在戌宮,也是天機乘利。天梁入廟,但是戌不如辰,因為辰宮會合子宮的太陰天同為廟旺,戌宮會合午宮的太陰天同則為失陷。
所以照王亭之的理解,本格系專指天機天梁坐辰宮而言,不專指「機梁入廟」。

機梁加會

古人對於「機梁」這星系,口訣甚多,如「機梁左右昌曲會,文為貴顯武忠良」,「天機天梁同宮辰戌,必有高藝隨身」;「機梁會合善談兵」;「機梁同在辰戍守命,加吉曜,富貴慈祥,若遇羊陀空曜,偏宜僧道。」
其實天機天樑的組合,只主其人好奇,姦口辯,好表現,而且多不附和別人的意見。在古代,可以作為爭辯炫耀的素材不多,最常見的文人談論兵法,所以才有「機梁會合善談兵」的說法。
王亭之比較重視「必有高藝隨身」的說法,所謂「高藝」,是指手藝而言。於現代,這種星系組合的人最宜學計算機或做核數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