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微斗數典籍 :《紫微斗數全集》星垣篇

星垣篇

紫微

 

紫微帝座,以輔弼為佐貳,作數中之主星,乃有用之源流,以南北斗集而成數,為萬物之靈。
蓋以水淘溶,則陰陽既濟,水盛陽傷,火盛陰滅,二者不可偏廢,故知其中者,欺為美矣。
寅乃木之垣,三陽交泰之時,草木萌芽之所;至於卯位,其木至旺矣。

貪狼天機是廟樂,天相水,巨門水到卯位為之疏通。

木賴以栽培,以水之澆灌,三方文曲水、破軍水相會,尤妙。

祿存土、巨門水到丑,天梁土到未,陀罹金到四墓之所;或者擎陽金相會,以土生金則金通不為疑。

加以天府土、天同水生之,是為金旺土肥,順其德以生成。

未巳午乃火位,巳為水土所絕之地,午垣為火餘氣,奔流於巳,水則順流,火氣逆焰,必歸於巳。

午屬火德,生於巳絕之地,所以廉貞火居焉。

至於午火旺,離明洞照表裡,而文曲水入廟。

若會紫府,則◇星揣鬥,加以天機水、貪狼木,謂之變景,更加奇特。

申酉屬金,乃西方太白之氣,武居中而獲生,擎羊居酉為角煞,加以巨門、祿存、陀罹、天梁劫之愈急,順得逆行,逢善化逆,是謂妙用。

亥水屬文曲破軍之廟地,乃文明清高之星,萬里派源之潔,如大川之澤,可潤枯焦,居於亥位,將入天河,是故為渺。

破軍水於子旺之鄉,如巨海之浪,澎湃洶湧,可遠觀不可以近倚,破軍是以居焉。

若四墓之克,充其湧漫亥子上,文曲必得武曲之金,使其源流不絕,方為妙矣。

其餘諸星以身命推之,無施不至,至妙者矣。
紫微屬土,乃中天星之尊,為帝,主造化樞機,人生主宰,仗五行而有萬物。

以人命為定數安星,各根所司,在處數內,當掌爵祿,諸宮降伏,能消百惡。

分有三台,紫微守命,是為中台,前一位是上台,後一位是下台;俱看在廟旺之鄉,有何吉凶之星守照?如廟旺化吉,甚妙;陷又化凶,甚凶;吉限不美,陷則凶也。

喜輔弼為之相佐,天相昌曲為之隋從,魁鉞為之傳令,日月為之分司。

祿存為主爵之司,天府為帑座之主,其威能降七殺制火鈴。

人之身命若值祿存,又得日月三合拱照,貴不可言,無輔弼同行,則為孤君,雖美不足。

與諸煞同宮,或諸煞照,則君子在野,小人在位,主人奸詐不善,平生積惡。

與囚同居無左右相佐,定為胥吏。

如落疾厄、兄弟、奴僕、相貌四陷宮,主人勞碌,作事不成,雖得相助,亦不為福。

更宜詳何宮度,應何星躔。

若居身命官祿三宮,最要左右守衛,天相祿馬交馳,不落空亡,並坐生旺之地,可為貴論。

若左右拱照,亦作貴論。

此外◇鉞三合,又會吉星如三台八座,亦以貴論。

帝會文曲拱照,再得美限扶持,必文職之選。

帝降七殺為權,有吉星至,帝相有氣,諸吉咸集,則作武官之格。

財帛田宅,左右拱衛,更與太陰武曲同宮,不分善惡,必為財賦之官。

武曲祿存同宮,命中尤為奇特。

男女得佐,吉祥,主生貴子;若獨守無相佐,為孤,則子貧孤老矣。

妻妾宮為吉,男女主貴,亦要無破。

遷移雖是強宮,更要吉星照命,則因人之貴,福厚必矣。

男行陷地,女為妙樂,逢吉則吉,逢凶則凶。

 

天機

天機屬木,乃南斗益壽之星也,化氣曰善,得地合之,解諸星之順逆。

於人命逢諸吉咸集,喜行善事,勤於禮佛,敬於六親,利於林泉,故宜為僧道。

無惡虐不仁之心,有靈機變謀之志;淵魚察見,作事有方,女命逢之為福,逢吉為吉,遇凶為凶。

或守於身,更逢天梁,必有高藝隨身,習者詳之。

 

太陽

太陽星屬火,日之精也,乃造化之表丁。

在數主人昭彰,福應司貴,為文為武,輔弼為相,祿存高爵。

太陰相生及諸吉集,則降禎祥,處陷宮則勞心勞力。

隨身命之中,居廟樂之地,為數中之至曜,乃官祿之樞妞。

化祿化貴,最宜在官祿,男作文星,女作夫主。

在寅卯辰巳為之升殿,在午為之入廟,乃大富貴也。

未申為偏垣,作事先勤後懶;酉為日沒,貴而不顯,秀而不實。

若在戍亥子丑陷宮,亦為無光輝之地。

逢囚暗破軍,一生勞碌,衣祿有欠。

如忌宿陷自有傷,與人寡合,動輒是非,女命逢之,夫名不利,遇耗則非禮成婚。

若遇諸吉,或與祿存同宮,雖主財帛,令人不閒。

遇劫會左右、太陰同宮,皆為大貴。

火鈴刑忌,逢之則先克父。

身命祿官,若逢諸吉拱照,更有太陰同照,富貴全美。

財帛宮於旺地,諸吉相助,巨門不躔,富貴綿遠。

居田宅得祖父蔭澤,若逢劫煞流煞歲君白虎,則克父矣。

男女宮有光輝者昌,有刑煞者成敗傷損。

再以身數合之,禍福無差。

奴僕弱宮身居其間,逢吉則可做貴人門下客,否則市井走卒。

夫妻亦為陷宮,男逢諸吉聚,可因妻得貴,陷地加煞,傷妻不吉。

男女見八座加吉,權柄不小;若左右諸吉皆照,大小限俱到,必有驟興之喜。

若限不至,可以三合議論,恐應少差。

女命 逢之,限至亦可安享;與鈴刑忌集,有目下之憂,主先克父;與刑煞聚,有傷官之憂;與羊陀聚,則有疾病。

 

武曲

武曲屬金,北斗第六星也,乃財帛宮主,與天同皆有壽,司於財宅。

於十二宮分臨,有廟旺陷,皆祿存加被,太陰為佐,天府天梁為佐。

二星田宅財帛為專司之所,主巨富,有喜有怒,可福可災。

若與耗囚會於震宮,必為破祖奄留之輩。

武曲於遷移,發財於遠郡;貪狼同度,慳吝之人,唯財常橫發。

若與七殺會於火宮,決因妻財而致富。

與破軍同位,財到手而成空。

臨二限之中,必主是非之撓。

若獨居二限之地,發財不輕。

武曲坐於財帛宮,巨富,乃財入財鄉於廟地。

若與月令蔭福同鄉,三合見之,必作棟梁之客。

與桃花同宮,迷戀花酒,入廟遇天梁,當能橫發;值空亡因破家,與日同宮,更得官星,宜於升遷。

天府安身,不宜受制於廉貞。

與破軍同度,破祖喪家,終身勞碌,必定無成。

天貴同宮得地,作財帛之官。

與七殺擎羊相會,必刑而喪命。

若單居身宮,必得祖業;與大 同居,破蕩家產。

諸凶而作禍,吉集而呈祥;小限逢 而惹官非,太歲或衝於旺地,橫發之年。

與廉貞逢耗曜,為婚約之訟。

男女有氣而無陷,得男女之力,受制不吉,妻妾聚吉,因妻得財。

臨陷地定遭劫,掠耗資財,破軍入水位,值金生水,發於江河,定則危厄,災禍不輕。

官祿遇吉曜,為財賦之職;遇貪狼則為貪污之官。

凶居於 火旺之鄉,限到辭官卸職。

 

天同

天同屬水,南斗司福之神,為福德宮之主宰。

經云:「化福最喜遇吉曜,助福添祥為人廉潔,稟貌清奇有機謀,無亢不怕七煞侵。」不畏諸煞同跟,逢之一生得福,十二宮中皆為福,無破定為祥。

 

廉貞

廉貞屬火,北斗第五星也,在鬥司品職,在數為官權,臨廟旺之宮,犯官符之撓,後化為煞,作禍作殃。

觸之而不可解,遇之而不為祥。

主人性貌勇暴,不習禮義,遇帝座則主執威權,遇祿存則主大富,遇昌曲則主施禮樂,遇七殺則顯武功。

在官祿為官星,與凶忌同宮,主勞碌;在身命為次桃花。

居十二宮則暗晦,迷花而致訟。

與巨門交於他處,是非並起。

官符逢財星會耗,祖產必破蕩,遇刑忌濃血不免,迎白虎則刑杖難逃,會武曲在刑制之鄉,恐木壓蛇傷之擾;同大耗居陷地,防投河自縊之憂。

破軍同日月以 行,災而不免;限逢至此,災不可擾。

身命遇吉則福應,逢凶則不慈。

若處他宮,福禍宜詳。

 

天府

天府屬土,南斗令星也,為財帛之主宰,在鬥司福權禍之宿,在數則執堂,財帛田宅衣祿之神,為帝之佐貳,其相貌則清秀,其稟性則端雅溫良。

會太陰文昌文曲左右,必中高第。

逢祿武曲,則有巨富之實 。

以田宅財帛為廟樂,奴僕相貌疾厄為陷宮,身命逢之,得助,夫妻子息不缺。

吉集為富貴之基,定作榮昌之論。

若值空鄉或孤立,凶論。

會紫微及科榷祿,富貴相全。

 

太陰

太陰乃水之精,為田宅,主化福,與日為配,為天丁表。

上弦下弦之用,黃到黑到分勢尚盈虧,數定廟樂,以卯辰巳午為陷,酉戍亥子為得垣,寅為初出之門,為東潛之所。

其為人也,聰明俊秀,其稟性也,端細慈祥。

上弦為要之機,下弦減威之論。

命坐太陽,日在卯月在酉,俱為旺地,為富貴之機;嫌巨曜以來躔,怕羊陀以照度。

廉貞而不犯,與七殺而交衝,恐非得意,必作傷親之論,除非僧道反獲禎祥。

男為妻宿,亦作母星,決禍福最為要緊,不可參差。

命坐有輝之宮,諸吉咸集,為享福得祖業之論;若居陷地,為落弱之位。

無論上弦下弦,仍以不逢巨門為佳。

財帛為廟樂,武曲祿存同會,更得左右相佐,主大富。

若在生旺之鄉,無憂無敗,恐命身弱不得聚用。

如破軍同居,不能為福,浮沈百出,成敗異常,若與刑囚煞會,主財散人離,終身孤克。

兄弟奴僕為陷宮,田宅為入廟,若左右祿存蔭福同居,則承祖業而盛,若在陷地,雖吉亦有虧。

暗曜來臨,刑星文並,產婦恐傷,母亦分離。

煞曜廉貞偵不當犯,流煞太歲交並皆不吉,男女宮值刑星,有制則生,有克則頑。

夫妻宮男為妻財,女則不論,逢羊巨則克妻,唯有光輝即美。

要以太歲流煞三合之方,斷福禍疾厄,逢陀為目疾,遇火鈴為災;值七殺貪狼 ,則為瞎目。

遷移得吉聚,商旅中生財。

身若逢之,則有隨娘繼拜之義。

官祿得輝為福,無輝無用。

逢昌曲清吉,是為登第之論。

福德為陷。

僧道宜之;相貌亦是。

若有光輝,但逢刑會煞白虎太歲,主母有災;妻亦如是。

 

貪狼

貪狼北斗解厄之神,性屬水,體屬金,化氣為桃花,乃禍福之神。

在數則喜放蕩;於人則矮小,其性機關,心多計較,隨波逐浪,受惡作善,奸詐瞞人,受學神仙之術;又好高吟,放蕩疏狂,作巧成拙。

入繅宮於艮位旺宮,可為祥可為禍。

會破軍亦戀酒迷花而喪命;同祿存暗 ,因以虛花。

遇廉貞則潔,見七殺配逐遭刑。

遇羊陀主漏痔病,逢刑忌則見斑痕。

二限遇吉,為福非輕,與日煞同守身命,女有偷香之態,男有穿窬之體。

諸吉壓不能為福,眾凶集愈長其奸。

以事藏機,虛花無實,與人交厚者薄薄者厚,故云:「七殺家身終是夭,貪狼入廟必為娼。」若身命與破軍同宮,天馬居三合之鄉,生量之地,男好飲並好賭博遊蕩,女無謀而自淫奔私竊,輕則隨客奔馳,重則游於歌妓。

若與武曲同度,為人陷妄慳貪,每存肥己之心,並無濟人之意。

與廉貞同宮,在宮庭必定遭刑。

煞星同宮,定為屠宰之人。

羊陀交阱,必作風流之鬼。

昌曲同度,必多虛少實。

與七煞日月同躔,男女邪淫虛花;與巨們交戰,口舌官非。

若犯帝座,便為無益之人。

陷地逢生,又有祥端,家雖顛沛,也發一時之財。

在財帛宮會武曲太陰,則為淫伏,終非所喜。

兄弟陷宮,田宅祖業破蕩,初富後貧。

男女是非之星,不見為妙。

奴僕居於廟樂 ,必因奴僕所破,夫妻男女不得美。

夫妻疾厄與羊火暗交並,酒色之病。

遷移入土鄉,逢破軍暗煞,並流年歲煞疊並,則主遭兵破賊侵欺,貪污損人。

入官祿福德相貌之宮,巧言令色,於欺可也。

 

巨門

巨門屬金水,北斗第二星也,陰精,化氣為暗,在天司萬品,在數掌是非。

於人主暗昧疑慮是非,進退難開,欺 天地,其性則面是背非,六親寡合,與人交初善終惡。

十二宮若無廟樂,到處為災,奔波勞碌。

守財帛宮,亥子寅為禍稍輕;身命逢之,一生招口舌之殃;守財帛宮有爭競之憂,兄弟則骨肉參商不足;處田宅蕩敗流離,守奴僕則下局。

暗值妻妾,主於隔角躔,疾病遇囚忌,主眼目之憂,臨煞必主成疾。

臨遷移必招事非,入宮祿則受刑杖;臨於相貌,遭人搖擲。

如會太陽,凶星作伴,更逢七煞,決諸殘傷。

與貪狼同宮,因奸出配。

逢帝座則制其性,遇祿存能解其虛,左右亦可值。

羊陀則男盜女娼,身命逢之為忌,對宮火鈴白虎共伴無帝祿,充軍流配。

煞湊重逢或三合,遭水厄之殃。

此是孤獨之宿,克祿之星,除為僧道九流,方免勞神偃蹇。

限逢凶曜,災難不輕。

 

天相

天相屬水,南斗司爵之星,為福善,化氣曰印,是為宮祿文昌之位。

人命逢之,豐厚從實,至誠焦妄,言語端實,事不虛偽,見難則有惻隱之心,見九事有抱不平之氣。

官祿得之,顯榮,帝座合之,爭權。

能佐日月之祥,兼化廉貞之惡,身命得之而榮耀,子息得之而續昌。

十二宮中皆為祥福,不隨惡而變志,不因煞而改移。

限步逢之,富不可量。

此星若臨生旺之鄉,雖不逢帝座,若得左右,則助其威權;居閒弱之地,也作貴論。

二限逢之,富貴也。

 

天梁

天梁屬土,南斗司壽之星也,化氣為蔭,福壽,乃父母之主宰,化煞為權。

於人則性情磊落,於相貌則厚重溫謙,循直無私,臨事果決;應於身命,福及子孫。

遇昌曲於財宮,逢太陽於福德,聲名遠播,達於王室,職位屬於風憲。

若逢 曜,更會天機,宜僧道清閒,唯亦受王家制誥。

貪狼同度,亂禮亂家;居奴僕疾厄相貌,作豐餘之論。

見囚刑必有災克之凶,遇火鈴刑暗,主有徵戰之擾。

太歲衝而為槁,白虎臨豈能無災;奏書合則有意外之榮,青龍動則有文書之喜。

小 大 交遇,所做無成;病符官符相侵,不為災論。

女命值此星入廟,旺夫益子;昌曲左右扶持,封贈榮華。

羊陀火忌衝破,刑克招非,廉而不潔,僧道宜之。

七殺

七殺屬金,南斗之大殺,第五之星也。

遇紫微則化權降福,遇火鈴則為煞長威;遇凶曜於生鄉,定作屠宰;會昌曲於要地,情性頑囂。

身煞逢凶於要地,命煞逢凶於三方,七殺並小限,必主陣亡。

會巨日於帝旺及空亡之地,刑罰不輕,爵祿凌散。

二限會身命,七殺三合對衝,雖祿無力。

秘云:「七殺居陷地,沈吟福不生。」是也。

二主值之,定歷艱辛;二限逢之,遭殃破敗──遇帝祿而可解,遭七煞而命凶。

七殺守身命作事進退,喜怒不常,唯左右昌曲天府入廟拱照,掌生殺之權,富貴出眾。

若四煞忌星衝破,巧藝平常,陷地殘疾。

女命旺地,財權服眾,志過丈夫;四煞衝破,刑克不寧,僧道宜之。

煞湊,飄蕩流移,還俗。

 

破軍

破軍屬水,北斗天關第七之星,司妻妾子息奴僕之神。

在天為煞氣,在數為 星,故化忌為 。

主人因暴狡詐,性剛寡合,視六親為寇仇,處骨肉無仁義。

六癸六甲生人合格,主富貴;陷地加煞,妍巧殘疾,不守祖業;僧道宜之。

女人衝破,淫蕩無恥。

此星會紫微失威,逢天府則作奸犯科,會天機則狗偷雞 ,與廉貞火鈴同度,決起官訟;與巨門同度,則口舌鬥爭;與刑忌同度,則終身殘疾;與武曲同度,則東傾西敗,與文星守命,則一介貧士。

遇諸凶結黨,破敗;坐落陷地,其禍不輕,唯天梁可制其惡,天祿可解其凶。

若逢流煞交並,家業落空。

與文曲入於水域,殘疾離鄉;與文昌入於震宮,遇吉可貴,但女命逢之,無媒自嫁。

凡坐於身宮,居子午,貪狼七殺相拱,則威震華夷;與武曲同宮,居巳亥,貪狼拱合,亦居台饋。

仍要看諸星何如,如庚癸生人雖入格,到老亦不全美。

身命在陷地,棄祖離宗;在兄弟骨肉參商;在夫妻不正,婚姻進退;在子息先損後成;在財帛好湯澆雪;在疾厄致 羸之疾;在遷移奔走無方;在奴僕怨謗逃亡;在官祿清貧;在田宅陷地破蕩;在福德多災;在父母破相。

 

文昌、文曲

文昌屬金,南斗第六之星也。

守身命主幽閒儒雅,清秀◇梧,博聞廣記,機變異常,一舉成命,披緋 衣紫,福壽相全。

旺巳宮,喜居辰午兼寅卯位,眉目分明,砷貌清秀,其於金水人,先難後易,中晚 有聲名。

「太陽蔭祿聚,臚傳第一」。

文曲屬水,北斗第四星也。

主科甲文章之宿,遇文昌遇吉,數最為祥。

在身命作科第之客,桃花滾浪,一躍龍門。

居巳酉丑宮,侯伯之貴;武貪三合同垣,將相之格;文昌遇合亦然。

若陷午戌之地,巨門羊陀衝破,喪命夭年或水火驚險,居亥卯未旺地,與天梁相會,雖聰明博學,只宜僧道。

女命值之,清秀聰明,主貴;但逢水性,又主淫蕩。

流年昌曲,主科甲科名,大小二限逢之,三合拱照,太陽又照,流年小限太歲逢◇鉞左右台座,並日月科權祿馬,三合拱照,決然高中無疑。

然必此數星俱全,方為大吉。

但以流年科甲為主,命限值之,其餘吉曜得二三拱照,必然高中。

二星在酉得地,不富即貴,唯恐不能耐久矣。

 

左輔、右弼

左輔帝極主宰之星,其象屬土,身命諸宮隆福,主人形貌敦厚,慷慨風流。

紫府祿權,貪武三合衝照,文武大貴。

火忌衝破,富貴不久,僧道清閒;女人溫厚賢惠,旺地封贈。

唯火忌衝破,以下局斷之。

右弼帝極主宰之星,其象屬水,守人身命,文墨精通。

紫府吉星同垣,財官雙美,文武雙全。

羊陀火忌衝破,下局斷之。

女人賢良有志,女中堯舜。

四煞衝破,不為下賤,僧道清閒。

 

天魁、天鉞

魁鉞屬火,即天乙貴人,鬥中司科之星,氣象堂堂,聲名耿耿,廉能清白而有威丁。

在人命坐貴向貴,得左右吉聚,無不富貴。

二星又為上界和合之神,若魁臨命、鉞在身,更迭相守,再遇紫府日月昌曲左右權祿相湊,少年必娶美妻。

若遇大難,必得貴人扶助,小人禍福不一,然亦不為凶。

限命巡逢,必主生子慈善,生男俊雅,入學功名有成;生女則容貌端莊,出入超群。

若四十以後逢墓運,不依此斷,但有凶亦不為災。

居官者賢能威武,聲名遠播;僧道享福。

與人和睦,不為下賤。

女人吉多,宰輔之妻,命婦之論。

若加惡煞,亦為富貴,但不免露私情淫蕩之態也。

 

祿存

祿存屬土,北斗第三,司爵之星也。

主人貴爵,掌人壽基,帝相扶之施權,日月得之增輝。

天府武曲為厥職,天同天梁共其祥。

十二宮唯身命田宅財帛為緊,主富;居遷移則佳。

與帝星守於官祿,宜子孫爵秩。

若獨坐命而無吉化,乃守財奴耳,逢吉星逞其權,遇惡敗其跡,最嫌落於陷空,不能為福。

若湊火鈴空劫,巧藝安身,蓋祿爵當得勢而享之。

守身命主人慈厚信直,通文濟楚。

女人清淑,機巧能幹,有君子之致。

紫府廉同會,必作封贈,上局。

大抵此星諸宮降福消災,然祿存不居四墓之地。

蓋辰戌為◇罡,丑未為貴人,故祿元避之,良有以也。

 

天馬

天馬乃上界驛馬之星也,諸宮合有制化,身命臨之,謂之「驛馬」,喜祿存紫府昌曲守照為吉,大小二限臨之,更遇祿存紫府流昌,必利遠方。

此星有制化者,如祿存同宮,謂之「祿馬交馳」。

與紫府同宮,謂之「扶 馬」,主勞;刑煞同宮,謂之「負屍馬」;火星同宮,謂之「戰馬」;日月同宮,謂之「 雄馬」;與空亡同宮,謂之「空亡馬」。

居絕地謂之「死馬」;遇陀罹謂之「折足馬」,俱主災病,流年值之,依此斷。

 

四化

化祿為福德之神,守身命祿之位,科權祿拱,必作柱石之臣。

小限逢之,主進財之喜,大限十年吉慶,即使惡曜來臨並羊陀火忌衝照,亦不為害。

婦人吉湊作命婦,二限逢之,內外威嚴;煞衝,平常。

化權者掌判生殺之神,守人身命,科祿相迫,出將入相;科權相逢,文章冠世,亦且古怪,主人欽仰。

小限相逢,無有不吉,大限十年,必逐亨通。

如逢羊陀耗使劫空,聽訟貽累,官災托請。

女人得之,內外稱意,可作命婦;僧道掌山林,有師號。

化科者,上界應試主掌文墨之星,守身命權祿相逢,宰臣之貴;如逢惡曜,亦為文章秀士,可作群英師範。

女命吉拱,主貴,封贈;雖四煞衝破,亦為富貴,與科星拱衝同論。

化忌為多管之神,守身命一生不順;小限逢之,一年不足,大限逢之,十年悔吝。

二限太歲交臨,斷然蹭蹬,文人不耐久,武人當有官災,喔口舌不妨。

商賈藝人,處處不宜。

會紫府昌曲左右科權祿與忌,富貴同論。

四煞共處發不住財祿,躔於陷地,苗而不秀,蓋科星陷於凶鄉是也。

如單逢四煞耗使劫空,主奔波帶疾,僧道流移還俗;女人則一生貧夭。

太陽在寅卯辰巳化忌、太陰在酉戌亥子化忌,反為福論。

其餘諸星化忌,各審五行不同,如廉貞在亥化忌,是為火入水鄉,水命人雖忌但不為害。

 

地劫、地空、天殤、天使

地劫星乃劫煞之神,守身命作事進退疏狂,不行正道,二限逢之,即令紫府左右◇鉞相助,亦防損失。

若四煞空耗傷使重逢,財散人亡。

女人逢之,身懷六甲,須防產厄。

地空乃空亡之神,守身命作事進退,成敗多端。

若太歲二限逢之,無吉曜守照,災悔多端,主出家;入廟則吉。

劫空二星安命,遇吉則吉,遇凶則凶;加四煞衝照,輕者下賤,重者六畜傷亡。

僧道不正,女子婢妾,刑克孤獨。

大抵二星俱不宜見,定主破財,二限逢之必凶。

天殤乃上天虛耗之神,天使乃上天驛使之神,太歲二限逢之,不問得地否,只要吉多為善,其福略輕;如無吉值,更有巨機羊陀火忌會,其年必主官災、喪亡、破敗。

 

擎羊、陀罹、火星、鈴星

羊刃北斗之助星,守身命性粗行暴孤單,喜處群眾,唯視親為疏,翻恩為怨。

入廟性剛果決,機謀好勇,主權貴,北方生人為福,四墓生人不忌。

居卯酉作福興殃,刑克更甚,六甲六戊生人必有凶禍,富貴 不久,亦不善終。

此星九流工藝,辛勤加火忌劫空衝破,殘疾離祖,刑克六親。

女人入廟加吉,上局; 四煞衝破,刑克下局。

陀羅北斗之助星,守身命必行不正,暗淚長流,性阿威猛,作事進退,橫成橫敗,飄蕩不定。

與貪狼同度,因酒色而成癆。

與火鈴同宮,定疥疫之死,居疾厄,暗疾纏綿。

辰戌丑未生人為福,入廟,以財宮論,文人不耐久,武人橫發高遷。

若陷地加煞,刑克招凶,二性延生。

女人刑克,下賤。

羊陀乃鬥前二使,在天司引奏,在數主凶危,父母田宅兄弟三宮三合,或臨於身命見昌曲,主有惡痣;見日月,男女俱克。

逢日月損目,桃花同守,因色喪生。

火星大煞將,南斗號神,身命諸宮不可臨,性氣沈毒,剛強出眾,毛髮多異類,唇齒有傷痕。

同羊陀會,襁褓必災 ,過房出養,二性可延生。

此星利東南不利西北,若得貪狼會旺地,其貴無倫,封侯居上將,勳業鎮邊庭。

三方焦煞破,中年後始興。

僧道多飄蕩,不守規戒。

女人旺地,自招婚嫁,並主邪淫,刑夫克子,下賤勞碌之人。

大煞鈴星南斗從神,值人身命,性格沈吟,形貌多異類,威勢有聲名。

若與貪狼會,指日立邊庭。

廟地財官貴,陷地主貧窮。

羊陀相湊,其形不清,孤單棄祖,殘傷帶疾,僧道多飄蕩,還俗定無論。

女人無吉曜,刑克小六親,終生不貞潔,壽夭 困貧。

此星大煞將,其惡不可禁,一生有凶禍,聚實為虛。

與七殺主陣死,逢破軍財屋傾;與廉宿羊刑會,卻宜刀兵。

遇貪狼宿,官祿亦不寧。

若逢廟旺,富貴不可論。

鈴火陀羅擎羊刑忌一名「馬掃星」,又名「短夭煞」,君子失其權,小人犯刑法,孤獨克六親,災禍不歇;腰足唇齒傷,勞碌多蹇剝,破相又勞心,乞丐填溝壑;武曲並貪狼,一生招凶惡。

疾厄宮逢之,四時不離災,只宜山寺僧,金谷常安樂。

天刑守身命,不為僧道,定主孤克,亦不貧則夭,父母兄弟不得全。

二限逢之,主官事、牢獄失財;入廟則吉。

天姚屬水,守身命心性陰毒,作事多疑,雅好美色,風流多婢,又主淫佚。

入廟旺,主富貴多奴僕。

居亥有才有學,會惡星破家敗業,因色犯刑。

三合重逢,少年夭折。

臨限不用媒灼,招手成婚。

吉星加紫,剛柔並濟,主風流;加紅鸞,淫刑,主夭。

天哭為惡曜,臨命最非常,加臨父母,破蕩賣田產。

「若教身命陷,窮獨帶刑傷。六親多不足,煩惱過時光;東謀西不就,心事總茫茫。丑卯申宮貴,遇祿名顯揚;二限若臨之,哀哀哭斷腸。」

紅鸞臨身命,主得吉慶之事,男招美妻,女招貴夫,入廟則吉,失陷則凶。

歌云:「紅鸞星最善,婚姻有良緣。更喜辰丑地,富貴永綿綿,財貨十分美,貌美事光姘,福德同身命,超肆眾所賢。更有 流年論,其星依此安,二限值此宿,喜事定然來。」太歲為當年歲君,水之精也,與眾星不睦。

遇紫府左右昌曲◇鉞扶持,雖災少,亦防六畜之害。

遇四煞 使,財散人亡;女人防災厄。

此星喜守遷移、財帛、官祿三方,又喜紫府左右機梁日月,入廟則吉,陷加煞則凶。

歌云:「太歲當頭坐,諸神不敢當,任是鐵罹漢,也吃皺眉湯。逢凶必作惡,年辰遇必殃,若遇科權祿,橫發不尋常。忌宿臨其內,夾限必身亡。更有流年論,重逢限不良,若還臨命限,災殃有刑傷;更值官符宿,未免犯官防,若與吉星湊,方可免災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