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典籍:《玄空秘旨》註釋(46-50)│王亭之

四六、「四生」「四合」須看生剋

《玄空秘旨》云﹕「四生有合人文旺,四旺無沖田宅饒。」

讀古代術數書,最難是要弄懂一些術語,如本段「四生」「四旺」即是。

「四生」指四長生,木以寅為長生,金以申為長生,火以巳為長生,水以亥為長生。故「四生」即指寅、申、巳、亥四山向而言。

「四旺」指四帝旺,木以卯為帝旺,金以酉為帝旺,火以午為帝旺,水以子為帝旺,故「四旺」即子、午、卯、酉四山向而言。

凡「四生」「四旺」之星同宮,喜合而不喜沖。

「四生」能合之星,為寅與亥合,即六白與八白同宮而取用人元山向,為巳與申合,即四綠與二黑同宮亦取人元山向。至若寅申相沖,則為八白二黑同宮用人元,巳亥相沖,則為四綠六白同宮而用人元。四六合十、二八亦合十,本來不俗,但用人元之時則有沖剋之嫌,未如用天地元之吉也。

「四旺」無相合之星。若相沖剋者,則為子午之沖,即一白與九紫同宮用天元,及卯酉同宮,或三碧與七赤同宮用天元。一九及三七皆合十,本亦為吉,用天元則相沖,此不可不加注意。

若一七同宮,用子與酉,三九同宮,用卯與午,雖非相合,但相生有情,乃為吉應。

賦文只言「四生有合」、「四旺無沖」,但未言「四生有沖」及「四旺相生」,但其意已溢於言外,讀者應善於體會,然後始不拘泥文意。

 

四七、「換局」與「失宮」二應

《玄空秘旨》云﹕「丑未換局而出僧尼,震巽失宮而生賊丐。」

這兩句賦文,需弄懂兩個術語,「換局」與「失宮」。

所謂「換局」,即其局不當,所謂「失宮」,即其宮不當之謂,並不是說丑與未互換,震與巽相失。

鮑士選註云﹕「坤為寡、艮為閽寺,故出僧尼。震為守、為草莽,動而不正,有賊象。巽為近市利,卑而不正,有丐象。二語當兼形體言。」

鮑註純講卦象,稍為交代未清。

所謂「丑未換局」,乃指艮宮之地元丑與坤宮之地元未。艮為八白,紳為二黑,二八同宮而用地元,即用丑未之局。

沈祖綿舉過兩個例,如二運之丑山未向,坤宮天盤八,向上飛星為二八﹔八運之丑山未向,山上天盤二,山上飛星為二八,即是比局。二八生旺則主旺丁財,惟據說其家喜近僧尼,故若二八退氣之時(是謂「換局」),其家主出僧尼。(見圖一及圖二)

47-1

47-2

震為三碧,巽為四綠,三四同宮,如四運之酉山卯向,向上天盤二,向上飛星為九四,犯上山下水,即為震巽失宮之例,主生盜賊。(見圖三)

47-3

 

四八、四正卦與中極通氣

《玄空秘旨》云﹕「南離北坎,位極中央。長庚啟明,交戰四國。」

此兩句甚難理解,看來似乎泛泛,僅言南離、北坎、東震(啟明)、西兌(長庚)四個正卦,實質上則包含甚為值得推敲的道理。

沈袒綿分別舉例加以說明,最堪參考。

「五運子山午向(及癸山丁向),(見下圖),向上天地盤九,山上天地盤一,向上飛星為五六,五即九之寄宮,山上飛星為四五,五即一之寄宮。中宮飛星亦為九一。此局南離北坎各得其位,天玉經曰﹕午山午向午來堂。即此之謂也。」

48-1

故「南離北坎」,位極中央,係指「一九」二星得位而言。鮑士選曰﹕「坎離二卦,得乾坤之中氣,合時者至貴。」是也。

「五運之卯山酉向。又地盤向上為七,七長庚也,山上為三,三啟明也。向上飛星為五一,五寄於兌宮,金水相生。山上之飛星為九五,五寄於震,木火通明。故主出武略之人。」

48-2

此例中宮又為三七,即言東震、西兌二卦,飛星生合處貼,又得「中宮立極」之氣相通,斯乃為吉驗。──不必拘泥於武貴。

 

四九、山向飛星不宜俱動俱靜

《玄空秘旨》云﹕「健而動,順而動,動非佳兆。止而靜,順而靜,靜亦不宜。」

比兩句賦文,非深於易卦者不能索解。嘗謂「玄空」所用即是卦理,故飛星亦稱為「下卦」,即此之謂。

健指乾卦,乾為健,順指坤卦,坤為順,二象皆見於周易說卦傳。

健而動,指乾卦動,順而動,指坤卦動。明言乾坤,實際上指陰陽,因為乾為純陽,坤為純陰,即是陰陽皆動之意。

在堪輿,向首為陽,坐山為陰,所以此又可翻一層意思,謂乃向星與山星俱動。

「止而靜」,沈祖綿認為乃「健而靜」之誤,甚韙。

所謂「健而靜,順而靜」,乃指向星與山星俱靜,恰與前面所說的山向飛星俱動相反。

陰陽俱動則躁進,俱靜則冷退,因失去一動一靜,陰陽制化的調和功能。是故「動非佳兆」,而「靜亦不宜」。

故山向飛星,兩者皆順行,或兩者皆逆行,每多失局之處,若一順一逆而行,則飛星配置每多佳境。此雖就大體而言,但陰陽順逆之機,已萌芽於動靜之間矣。

若就具體而言,凡「反吟」「伏吟」之局即是山向二星俱動,或山向二星皆靜之例。

關於此點,前論「反伏吟」時已經舉例,讀者可參看前述。──凡飛星(無論山星盤或向星盤)若恰與地盤(元旦盤)相同,即為反伏吟。

 

五十、「堅金遇土」與「喬木扶桑」

《玄空秘旨》云﹕「富並陶朱,斷是堅金遇土。貴比王謝,總緣喬木扶桑。」

「玄空」一派,以金遇土生為富,此蓋取義於土主藏,金為財帛之義。所以「堅金遇土」乃成富局。

所謂「堅金」,指乾金而言。前言「天市合丙坤,富堪敵國」,為火土相生之局,今用乾金,則為土金相生。凡富局皆與土有關,於此可見。

沈祖綿曰﹕「如六運立甲山庚向。兌宮天盤八,向上飛星為六二。若向上有水放光,吉不可言,即堅金遇土之謂也。」(見圖)──向首主財,六為旺星,又為乾金,得二黑土生之,天盤八白艮土,地盤兌宮七赤金,全局土金相生。所謂「向上有水放光」,即向旺則宜有水之理,在今日都市,若有通衢大道亦是。

50-1

至於「喬木扶桑」,乃指三碧震木遇四綠巽木。此猶子平家算命,以乙木遇甲木,為「藤蘿繫甲」。三四同宮而為生旺之氣,則因其為木,故主發貴而不發富。於五行,金土、火土主富,水木、木火主貴,大抵如是。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