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典籍:《玄空秘旨》註釋(26-30)│王亭之

廿六、玄空生剋救應舉例

《玄空秘旨》云﹕「木傷土而金位重重,雖禍有救﹔火剋金而水神疊疊,災不能侵﹔土困水而木旺無妨,金伐木而火熒何忌。」

此段暢言玄空生剋之旨,鮑士選之註最可採。

鮑士選曰﹕「玄空之法不以生剋為吉凶,而以得時失時為吉凶,得時者生我吉,剋我亦吉,失時者生我凶,剋我尤凶。──如艮交震巽,七運無礙,破武遇弼,兼貪反吉,貪若兼巨,尤須震巽,文兼武破,要用弼星,此因時補救之星也。」

此段要旨論得時失時,即前述星曜生剋衰死之理。

其所舉之例,略釋如下﹕

艮為土,與震巽木相交,為受木所剋,但七運時,八白艮土為未來生氣,故受剋仍無礙也。

破軍武曲分別為七赤、六白、屬兌、乾二金卦、右弼星為九紫,離卦,屬火。破武遇弼,即金遇火剋,但同時若見貪狼為一白,星屬水,則火有水制,故「兼貪反吉」。

貪狼一白為坎卦,屬水,見巨門二黑土,為土剋水,故貪巨同宮,二星相剋,若居震、巽二宮,或三四之星,震巽屬木,可以剋巨門土以救貪狼水。

文曲為四綠木,若兼武曲、破軍即為木逢金剋,此時若見右弼九紫火,火能剋金,則文曲得用。此段乃言得時救應之法,可以舉一反三。

 

廿七、吉神忌神分旺弱

《玄空秘旨》云﹕「吉神衰而忌神旺,乃入室而操戈﹔凶神旺而吉神衰,直開門而揖盜。」

章仲山註云﹕「剋我者謂之忌神制神,即剋制我之神也﹔旺者強也,衰者弱也,制剋無權,定見操戈之患,吉不敵凶,自有揖盜之災,要之一貴當權,諸凶咸服。眾凶剋主,獨力難支,此亦扶生制剋之一法也。」

沈祖綿以三七得令,文臣而兼武將之權,失令主吐血之災,雖言玄空得失時之應,但卻與《玄空秘旨》原意不合。

「秘旨」賦文之所謂「旺」,乃強旺之旺,而非生旺之旺﹔所謂「衰」,乃衰弱之衰。而非衰死之衰。星受宮生,又得朋比,即為強﹔星受宮剋,孤立無援,乃謂之弱。故此處說衰旺,乃指星盤中之星曜而言,不涉及得令為旺、失令為衰之理。(此理已於前節闡明,所以本段轉入另一層說法。)

如二運癸山丁向(見下圖)。在坤宮,八白挨入,為土星,又為坤宮,一白為山星飛入,屬水,為重土所剋,雖有三碧震木同宮,但又洩水氣,所以一白雖非衰死之星,亦為衰弱,若用坤宮為門,或為城門,或為城門水,則此宮應不合格。

27-1

以上所述,乃就吉神與凶神忌神之強弱勢力而言。即使吉神為當旺令星,受群凶剋制,亦不為吉。此所謂「群凶剋主,獨力難支」。

 

 廿八、剋入生入約吉凶

《玄空秘旨》云:「重重剋入,立見消亡﹔位位生來,連添財喜。」

此節是說星曜之生剋。

一般來說,生入吉,剋入吉。生入者,為受他星所生,如向首飛星七赤金,受同宮八白土所生,即為生入。剋入者,為受他星所剋,如向首飛星六白金,受同宮九紫火所剋。「生入剋入名為旺」,故吉。

但若重重剋入,若向首兩星相剋,向首挨星剋中宮,門所在方位的飛星亦剋中宮,甚至中宮又剋坐山之類,即是「重重剋入」,剋入雖吉,只是剋得過度亦不為吉。若「位位生來」,亦必須生入。即他星生所用之星。如向首飛星六白金,受同宮五黃土相生,向星為所用之星,逢生入主吉利。

但向首二星相生,向首挨星又生中宮,門方亦生中宮,則為「位位生來」,則雖向星退氣,因受生之故,亦主吉利,可添財喜。

 

廿九、我剋我生的吉凶

《玄空秘旨》云﹕「不剋我而我剋,多出鰥寡之人﹔不生我而我生,乃生俊秀聰明之子。」

此段仍詳生剋之理。

剋我為剋入,吉,我剋為剋出、凶,其凶為「多出鰥寡之人」。但若剋出者為令星當旺,亦可無咎,必須俟退氣時始見凶兆。故我剋(剋出)是否出鰥寡,仍須按氣運而論。

至「不生我而我生」,則為「生出」,主凶,其凶為家業凋零,錢財消耗。未有生聰明之子的說法。「秘旨」的原文有誤。章仲山改為「不我生而生我同類」,即已知原文乖誤,但所改亦未確。

 

三十、父剋男與母剋女

《玄空秘旨》云﹕「為父所剋,男不招兒。被母所傷,女不成嗣。」

我國古代術數書的難讀,即在於喜用代語。如這兩句賦文,曰父母,曰男女,究竟指的是什麼,即應詳細研究。

鮑士選註文,認為是當取向首坐山之時,兩卦夾雜,如乾卦雜震巽,震巽屬木,乾為父,震為長男,於是震木為乾父所剋。凡金剋木,長子難招。土剋水,次子必傷。木剋土,少男有厄。

章仲山只補充說﹕「木受金剋,長子難招。水被土傷,次子無嗣,皆指玄空而言,非指方位。」

即是說,木受金剋,並非是指東方受西方所剋。而是三碧遇七赤之類,是為「玄空」。(《紫白訣》云﹕「三七疊至,被劫盜更見官災。」)

沈祖綿註此條則有不同的說法﹕「按,父指向首言,男,指向首旁宮也。向雖吉,而旁宮應有水處反無水,其氣不通,即作男不招兒。」又曰﹕「母指坐山,女亦指山之旁宮言也。山上形勢雖吉,但旁宮應有山處而反無山,其氣阻塞,則作女不成嗣。」

沈氏的說法,是「形理兼顧」,與章仲山之單純強謂玄空不同。

二者比較,沈祖綿所言得實,因為向首或坐山旁的宮位即使無山無水,仍不如向首無水,坐山無山之凶也。所謂玄空,即指三七同宮,一二同宮,三六同宮等而言。唯仍須論剋入剋出,飛星是否當旺之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