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典籍:《玄空秘旨》註釋(16-20)│王亭之

十六、室家相依,姻緣作合

《玄空秘旨》云:「無室家之相依,奔走於東西道路。鮮姻緣之作合,寄食於南北人家。」

關於此節,唯沈祖綿及章仲山二人的註釋,能體會賦文的意思,可借章仲山註釋得太過晦暗。

沈祖綿曰﹔「按玄空之理,排山有山、排水有水,方為合局。若排山而遇水,排水而遇山,即謂無依。」此釋「無室家之相依」的意思,未釋「鮮姻緣之作合」,其實意同,不過賦文遷就排偶,將一意化為兩句而已。

所謂「排山有山」,即山上飛星雖佳,但在此宮之內,地形上仍須有良好的山形(或大廈形勢)來配合。所謂「排水有水」,即水上飛星雖佳,但在此宮之內,仍有河川水道,(或有馬路通道)形勢佳妙者來配合。

有時用玄空來看風水,明明是「到山到水」,令星得用,可是卻偏偏不當。明明是「上山下水」,即山上令星飛入向首,向上令星飛入山上,理應不吉,可是仍可見佳運,這即是不明「室家相依」、「姻緣配合」之理。

可以舉一例來說明。筆者替朋友看過一座六運興建癸山丁向的寫字樓,其天盤如下:

16-1

至七運,離宮山星六下水,筆者以為無妨,因離宮為向,向上有馬路環抱為水,而馬路再過有形勢甚佳之大廈,可以作為山,是下水之山星仍可「到山」也。

 

十七、男女有情,陰陽相見

《玄空秘旨》云﹕「男女多情,無媒妁則為私約。陰陽相見,遇冤仇而反無猜。」

此節原註、鮑士選註均含糊錯誤。唯章仲山得其旨。

章註云﹕「多情,言山形水勢相得之情。媒妁,謂立穴定向之得宜。若立穴定向稍有差錯,猶男女不用媒妁,便為私合。」

又云﹕「陰陽雖得相見,遇反伏沖剋,上山下水,顛倒誤用,反恩為仇,定見災殃。」

此段仍申明「形理互用」之旨。即是說,山川形勢好,仍須據「理氣」之法立穴定向,然後山水有情始得為用。若在「理氣」方面,犯了「反吟」、「伏吟」、「上山」、「下水」以及星宮沖剋等毛病,則山水雖佳亦見災殃立至。

 

十八、夢蘭之兆,折桂之英

《玄空秘旨》云﹕「非正配而一交,有夢蘭之兆。得干神之雙至,多折桂之英。」

玄空各家註釋均誤,唯沈祖綿能會其意。

其實此節乃指「城門」及「雙山」「雙水」而言。

「非正配而一交」,是指「城門訣」。即局中如山向飛星均不吉,但旁宮有形勢佳的水蘊蓄,如水塘之類,則可用「城門訣」,是則為「非正配」矣。

「干神雙至」,是指山外有山,水外有水,而山水有情,吉神疊至。「干神」指令星而言,若向上及山上飛星吉,山水疊來,便謂之「干神雙至」。

故此段仍屬申明「形理兼顧」的道理,以正「形家」之失,及「理氣家」之偏。

 

十九、陰神滿地主桃花

《玄空秘旨》云﹕「陰神滿地成群,紅粉場中空快樂。」

此節又專論「飛星」,不涉及山川形勢。

鮑士選註曰﹕「陰神,二四七九也。」甚為的確。

二黑為坤,坤為老母﹔四綠為巽,巽為長女﹔七赤為兌,兌為少女﹔九紫為離,離為中女。全部屬於「陰系」,故謂之「陰神」。

凡在向首、坐山、陽宅之門方,見二、四、七、九飛星多者即謂之「陰神滿地成群」,若飛星當旺得令,則主婦人掌權;若飛星失時退氣,則主婦人淫亂,但無論生旺衰剋,皆主宅中男女沉於酒色。

19-1

如七運癸山丁向的飛星(見圖一),坐山坎宮雙七飛至,旁邊艮宮見九紫,乾宮見二黑,又犯「上山」,是為坐山連珠二宮「陰神滿地」,此宅利女不利男,七運當令,主女人掌權,但男女均主酒色。

又如七運丁山癸向的飛星(見圖二),向首坎宮雙七飛到,旁乾宮見二黑,艮宮見九紫,亦為「陰神滿地」。但因為向首的關係,故大旺異性之財。筆者見一經營女裝的商人得此宅,僅交七運一年即暴發。

19-2

二十、火曜發貴,水星發富

《玄空秘旨》云﹕「火曜連珠相值,青雲路上自逍遙。」

這一句賦文,需要多一點解釋。

「火曜連珠相值」,並不是說疊見七赤九紫,而是說尖秀挺拔的山峰,火形主尖,故云。這種形勢的山蜂若居向首,成為朝案或為坐山,便得「連珠相值」,即為合局。

然則又何謂「連珠」呢?

即飛星得一六、二七、三八、四九等相值同宮。如此即「巒頭」與「理氣」均配合適宜,主發貴。

但發貴卻不同時發富,則因山旺人丁水旺財,現在只得山勢而不得水勢。

發富之局,《玄空秘旨》雖未談到,但亦可舉一反三。

如果得有收蓄之勢的水在向首或當門,而向首又有一六、二七、三八、四九等星相值,則必主發富,但僅限於當令──如七運見「二七同宮」之類。

觀察陽宅風水,可以水池、馬路、水塔、天橋為「水星」,但必須形勢佳妙。如馬路不宜卸水向外,天橋不可彎形向內。可以用電燈柱、燈塔、發射塔等為「火星」,但必須形勢不孤。所以矗主於空曠之處的電線桿,主凶不主吉,而有建築物依傍的發射塔,則多主吉而不主凶。

總而言之,「形理兼顧」為「玄空」之要當,本賦一再言明,可謂「金緘度盡」。我們雖居於城市,亦不可對「形格」有所忽略。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