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典籍:《玄空秘旨》註釋(51-56)│王亭之

五一、一宮三山分體用

《玄空秘旨》云﹕「辛比庚,而辛要精神。甲附乙,而甲亦靈秀。」

此兩句十分之難解,歷來諸家註釋均有毛病,唯沈祖綿註,因得其父沈竹仍之傳,較為正確。

沈註云﹕「原註含混,章註亦然,鮑註似是而非。兌宮庚酉辛,辛比酉、酉比庚,中隔酉,故辛不能比酉。此言辛比庚者,如三運立乙山辛向(見圖一),向上庚酉辛有水,庚字之水不可較辛字為大。辛要精神者,言辛方之水較庚方更要有精神。此示向首用水之法。」

51-1

又云﹕「甲乙雖同宮,中隔卯,亦不能附。此言四運立庚山甲向(見圖二),甲上之水如放光蘊含則吉,倘乙上之水反大,即犯陰陽差錯之病。甲益靈秀者,言甲方之水須較乙水為靈秀也。」

51-2

一宮三山,兌宮庚酉辛,震宮甲卯乙,所以庚辛不相鄰,甲乙亦不相鄰,無所謂比附,此處賦文言比附,確如沈氏所言,但所舉僅限於某運之某山某向,未免欠圓通,稍失賦文本旨。若以「子平」用神之法解之,則更得本旨。此言庚為用,辛為體﹔乙為體,甲為用。用神須精神靈秀,然後始為得用。讀者不妨參考沈氏舉例,但卻不必局限於此。

 

五二、「玄空」重理氣,不拘星曜

《玄空秘旨》云﹕「癸為玄龍,壬號紫氣,昌盛各得有因﹔丙臨文曲,丁近傷官,人財因之耗乏。」

鮑士選註云﹕「癸壬各有宜用之時,非癸向為吉,壬為凶﹔亦非壬向為吉,癸為凶也。故曰昌盛各有攸司也。」

又云﹕「五運丙向,四運丁向,皆人財耗散之局。傷官、五黃也。近,鄰近也。」

一般術家,多為術數的名相所困惑,「玄空秘旨」本段即闢其謬。癸為「玄龍」、壬為「紫氣」,皆為吉曜,但並非因其為吉曜便可以隨便取用。仍須者慮「玄空」之理,其昌盛,乃合玄空「理氣」之故,若「理氣」不吉,則雖吉曜亦見衰敗。

至於「丙臨文曲」、「丁近傷官」,鮑士選所註近是,唯沈祖綿則加補充,言此乃「兼向」之局﹔丙兼巳,是為「文曲」﹔丁兼未,是為「傷官」,兼向不宜則人財耗乏。

其實章仲山亦已言及此乃「兼向」用「替卦」,只不過故意說得含混。其言曰﹕「如丙雜巳,丁入未,不知挨星妙用,而又出卦,自有偏枯耗散之病矣。」

所謂「丙雜巳、丁入未」,即指丙壬兼巳亥﹔丁癸兼未丑而言。用「兼向」須以玄空「替卦」排盤,前已談及其訣。排盤之後,若挨星吉則吉,挨星不吉,雖不凶,亦不可用,此因丙巳兼則偏枯﹔丁未兼則洩氣。偏枯洩氣皆主人財散耗。

玄空家雖用星曜名號,但卻絕不可拘泥名號,否則即不是真正的「玄空」,而變成江湖術士的技倆。

 

五三、星曜失令克應舉例

《玄空秘旨》云﹕「見祿存瘟 必發,遇文曲蕩子無歸。值廉貞而頓見火災,逢破軍而多虧身體。」

沈祖綿釋此四句最為得體。其言曰﹕「此四句曰見,曰遇,曰值,曰逢。四字當重讀之。非祿存為瘟 ,文曲為蕩子,廉貞為火災,破軍為疾病也。」

沈氏之言,最足以破江湖術士之星曜神煞。許多人,但持一星一曜之名便出來行道,變成不知學理,但識神煞。所以沈祖綿持別強謂並非祿存為瘟 之類。

據玄空之理,以卦為重,星曜之名不過代號,所以對貪狼破軍,不必望名生畏,對綠存文曲,亦不宜望名生喜。

一白貪猥,二黑巨門,三碧祿存,四綠文曲,五黃廉貞,六白武曲,七赤破軍,八白左輔,九紫右弼,乃一定的代號。若三運見祿存,五運見廉貞,皆為當旺之星﹔二運見祿存,三運見文曲,乃是未來之生氣,依玄空皆應作吉斷。

必須逢衰敗的氣運,祿文廉破等星始有如賦文所云的克應。

所以《玄空秘旨》所言,必須加上補充的條件,即是休咎衰敗。學者能明白這點,對綠存發瘟 ,文曲出蕩子,廉貞主火災,破軍主疾病種種克應的性質,能有一基本的認識。

鮑士選註云﹕「祿存,三也﹔文曲,四也﹔廉貞,五也﹔破軍,七也﹔非時而向上逢之,其應如此,而可忽乎。」即著重「非時」失令。而且必須在向上逢此等星曜,然後始主克應。

 

五四、何謂陽土與陰土

《玄空秘旨》云﹕「四墓非吉,陽土陰土之所裁。」

原註﹕「四墓辰戌丑未,乃戊己寄旺之所,陽戊寄未辰,陰己寄丑戌。四墓有生旺時便以為龍,有衰敗時便為消水。俗師只知用於水口,而不知亦有叩金龍之動也。唯犯乙辛丁之位,則每多消索,用者須知所忌耳。」

原註此段大旨不誤,誤在釋「陽土陰土」。以戊為陽,己為陰,以戊寄未辰為陽,己寄丑戌為陰,乃「子平家」的定法。「玄空」之所謂陰陽,係以天盤加臨地盤,視其天地人三元之陰陽順逆挨星,此乃「玄空」基本法則,不容以「子平」的陰陽相混。

沈祖綿註曰﹕「按辰戌丑未,四墓也。木墓於未,亥卯未合木局故。火墓於戌,寅午戌合火局故。金墓於丑,巳酉丑合金局故。水墓於辰,申子辰合水局故。蓋首一字寅申巳亥,四生也,中一字子午卯酉,四旺也,下一字辰戌丑未,四墓也。」

「四墓皆陰。原註以戊己寄宮釋之,非是。凡天盤辰戌丑未加臨於墓上者,為陰。甲庚壬丙加臨於墓上者,為陽。」

「陽順陰逆,陰吉陽凶。」

正由四墓於「玄空」全屬陰,而又有「陽凶陰吉」的說法,所以《玄空秘旨》才特別提出「四墓非吉」,其吉凶要別「陽土」與「陰土」。

廿四山向中辰戌丑未皆為天元,屬天元有八山向,即辰戌丑未及甲庚壬丙,前四者為陰,後四者為陽,故沈氏所云,乃以「玄空」之陰陽分陰陽耳。

 

五五、卦內卦外取古凶

《玄空秘旨》云﹕「四生非凶,卦內卦外由我取。」

鮑士選註云﹕「辰戌丑未四墓支向,俗謂不吉,然有時大吉。寅申巳亥四生支向,俗謂無凶,然有時大凶。皆須以運為準。且四墓四生最易出卦,有雜乙辛丁癸甲庚壬丙而凶者,亦有兼之而反吉者,學者須辨明卦內卦外,然後取用之可也。」

鮑註前段不誤,但以「出卦」為卦內卦外(如用乾宮人元亥向,本為乾卦,但若兼坎宮壬線,即用巳亥兼丙壬,即由乾卦入坎卦,是為「出卦」),則大誤矣。

《玄空秘旨》比句,並不指兼向出卦,所謂「卦內」,係指地盤,即元旦盤,所謂「卦外」,係指天盤,即按運星而佈之盤。

以五運為例,寅山申向(如圖一),向上二黑入中,用申向,即用坤卦之人元,於五運順行﹔山上八白入中,用寅山,即艮卦之人元,五運亦順行,於是山上旺星五黃到向,向上旺星五黃到山,是為「上山下水」,故雖用寅申長生,亦為大凶。如逆飛,即山上旺星到山,水上旺星到向。此為取卦外之例。

55-1

若乙辛丁癸加於地盤寅申巳亥之上,則皆逆行,「到山到水」,所以為吉。如三運乙山辛向,此取卦內為吉(見圖二)。

55-2

 

五六、體用必須兼顧

《玄空秘旨》云﹕「若知禍福緣由,妙在天心橐籥。」

此為《玄空秘旨》尾句,總結全篇。

「天心」者,氣運也。同一山向,每運吉凶禍福不同,要旨在飛星挨星,以及星曜之衰敗生旺,可以決定為禍為福。

九星因陰陽而順飛逆飛,所以說天心顛倒,可以為禍為福。大致而言,順飛則凶,逆飛則吉。

所以章仲山說﹕「青囊萬卷,總不出體用二字。體有山水之分,用有得失之辨。體有移步之不同,用有隨時之更變。用必依形而顯休咎,體必因氣而見吉凶。要之,體無用不靈,用無體不驗,必須形氣兩兼,默參九星生剋之理,以推休咎,方得體用之精微。此秘旨言體用,縷析條分,闡發精詳,無微不入,非深得青囊之奧,河洛之理者,焉能道其隻字耶。」

此段即詳言「天心橐籥」。所謂「橐籥」,是冶金用的風箱與砧鐵,即是說,雖重「天心」理氣,仍須審察形勢,以外在環境為轉移。所以「到水」向首須有水,「到山」坐山須有山。且山水形勢不破碎反背,然後始能稱為「形氣兩佳」。

故玄空唯重九星之挨排,並以易卦定吉凶,但此無非為「體」耳,即是一山一宅之本質,有「體」仍須有「用」,則以形勢為「用」,必體用配合,然後始能如風箱之鼓蕩其氣,如鐵砧之錘鍊成器也。

讀者如將余所介紹玄空的基本挨星法,配合《玄空秘旨》研究,初步入門,取徑已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