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典籍:《玄空秘旨》註釋(31-35)│王亭之

卅一、注意山水的反背或朝揖

《玄空秘旨》云﹕「後人不肖,因生方之反背無情﹔賢嗣承宗,緣生位之端拱朝揖。」

前人解釋此句,多以形勢來立論,如原註云﹕「言生旺方來龍反背而出,或生旺方水去反跳者是。」及「生位有情端拱朝揖,雖不當元亦生賢嗣。」

唯章仲山及沈祖綿二家,認為應該「形理兼顧」始合。如章註云﹕「朝揖反背,言山水之情形,生方旺方,言挨星之得失。生方果有真情相向,並有朝揖情形,兒孫定多賢良孝友,此因形察氣,因氣求形之法。總之,必兼形氣理以推休咎,方一毫不爽耳。」

這段「章註」即是說,挨星挨得生旺之方,仍然需要山形水勢配合。若在生方山水反背,則後嗣不肖﹔若在生位得朝揖良好的山水形勢,則子孫賢良。

所謂「生方」,其實亦兼指「旺方」而言。現在是「七赤運」,七赤當旺,故七赤飛到的宮位即是「旺方」,八白及九紫為未來當令的運,所以拿陰宅來說,八白及九紫飛到的宮位均為「生方」,但陽宅則略嫌九運太遠(西元二零二四年才交入九紫運),所以旺方唯取七赤,生方則唯取八白。九紫不過無害可用而已。

所以《玄空秘旨》此段,仍談「形氣兼顧」,古人不斷提出這點,不似今日的堪輿家,一旦以「玄空」為標榜,便幾乎關起門來看風水,但憑一個飛星盤作斷也。

同一山向的屋,前街的吉凶即可能有異,原因即在於「形」的不同。故「理氣」雖為玄空的特色,仍不可排除「形家」。

 

卅二、「我剋彼」與「我生彼」

《玄空秘旨》云﹕「我剋彼而反遭其辱,因財帛以喪身。我生之而反被其災,為難產以致死。」

此段有兩種說法。

第一、仍指「形氣兼顧」而言,如鮑士選註文云﹕「山形乖戾,勢如逼近,適山上之星剋水裡之星,一失運必有是應。」及「此亦指山形凶惡破碎言,山上之星適生水裡之星也。」

如七運酉山卯向,其飛星盤見下表﹕

32-1

兌宮飛星,山星為七赤破軍金。向星為三碧祿存木,金剋木,為山上之星剋水裡之星,如山形不佳,則為「我剋彼而反遭其辱」。

又如震宮,山星為二黑巨門土,向星為七赤破軍金,是山上之星適生水裡之星也,若山形破碎,則為「我生之而反被其災」。

第二,沈祖綿則不採此說,但言理氣。其言曰﹕「我生之,即『生出』也,生出故主人丁稀少。然到山到向之地,山上水裡,不論剋出生出,只要令星到山而有山,到水而有水,主財丁兩旺。若一失運,此四句方有應徵。讀者不可以詞害旨。」

沈氏的詮釋,仍重旺星到山到向,認為當令則無妨,唯有於失運退氣之時,剋出(我剋彼)及生出(我生彼)為不吉。

二者比較,沈說雖是,但以形理兼顧為佳。

 

卅三、「二黑一白」與「六白三碧」

《玄空秘旨》云﹕「腹多水而膨脹」。

原註云﹕「坤為腹,遇坎水重重,不當令者應。」

章仲山解釋說﹕「坤為腹,為土,土衰不能制水,自有膨脹之病。」

此句純言「理氣」。凡二黑與一白同宮,二黑為土,一白為水,若於一運之中,一白為令星當旺﹔若於九運之中,一白為未來生氣,而二黑皆屬衰敗,故二黑之土不能制一白之水,於此宮用事,則主有腹水之疾。

《玄空秘旨》又云﹕「足以金而蹣跚。」

原註﹕「震為足,被金剋而不當令,故有瞞跚之應。」

鮑士選註﹕「震為足,遇六七剋之,故主足跛。」

此蓋言三碧退氣,若遇六白或七赤剋之,為有足疾之應。

以上所言,蓋指在天盤中同宮的星曜而言,故二一同宮,二黑不宜退氣,退氣則主患腹水﹔三六或三七同宮,三碧亦不宜退氣,退氣則主患足病。

沈祖綿補充﹕「天盤二申,加臨一白上﹔六戌加於甲上,若失元,或方位形勢險惡,亦主足疾,因申戌亦西方金氣也。」

此句說得含混坤宮三山為未坤申﹔所以申臨一白之上,申退氣,仍屬「腹多水而膨脹」之局﹔乾宮三山戌乾亥,所以戌臨震宮甲木之上,戌退氣,便是「足以金而蹣跚。」此乃指山向飛星剋運星而言。──如某宮三碧運星飛入,山向挨得六白,即是此應。

 

卅四、巽水繞乾犯懸樑

《玄空秘旨》云﹕「巽宮水路繞乾,為懸樑之犯。」

原註﹕「或水或路,巽乾相沖,乾為首,巽為索,如不當元,故有懸樑之犯。」

原註所言有點含混,巽卦的卦象為「繩直」,不為索。而且何謂「巽乾相沖」,亦未有明白解釋。

沈祖綿以為﹕﹁若水路繞乾,雖當元而形勢相躔者,亦主懸樑之厄。然不躔無咎。」亦頗為含糊。

「秘旨」此句,蓋指水源在巽宮,一路環繞至乾宮,而在乾宮用事,則有懸樑之應。所謂水源,在陽宅亦指馬路,如圖,即為「巽水繞乾」的形勢。

34-1

這種情形,常見於大廈私家的車路,大門由巽宮入,車路至乾宮上,若在乾宮有纏繞之勢,如適為迴旋之點,則居於大廈乾宮的住宅,不宜以住宅的乾方作為主人房。

所以在一般情形下,車輛的迴旋點均宜謹慎。有些店誧,門前適當車輛三面迴旋之點,纏繞之勢顯然,雖未必適為「巽水繞乾」,但「水勢」不吉,亦不主生意興隆。

除了迴旋點之外,亦不宜受水路直沖,在門前又復分為兩向,所以當正馬路直沖的店誧,亦應防水路不吉。

「秘旨」舉「巽水繞乾」,不過一例而已。

 

卅五、震位明堂破敗主吐血

《玄空秘旨》云﹕「兌位明堂破震,主吐血之災。」

所謂「明堂」,指陰宅及陽宅前面聚水之處,現代人拜山,在墳前開響收音機食燒肉,食燒肉之處,即是「明堂」。至於陽宅的「明堂」,大概便只剩下一條行人路,不知算是「水路」好還是算「明堂」好。

「兌位明堂破震」,依鮑士選的說法,為山星得三,水星得七,恰於向首相逢,三碧震木為七赤兌金所剋。因為「明堂」必居於「向首」者也。

沈祖綿則認為鮑士選的說法有毛病,因為三七同宮時,三七可以合十,木主吉,所以變成凶,乃由於「破」的原故。

換言之,「兌位」為山,震方向首的陰陽宅,即使飛星於向首得「三七同宮」,只要震方無破敗的形勢,仍不主有吐血之災。

再覆按前面那一句「巽宮水路繞乾,為懸樑之犯」。其重點亦在一「繞」字。如果不生纏繞,則巽宮來水來路直沖乾宮,亦未必凶。

《玄空秘旨》此二句仍就玄空之理,說明形勢上的兼顧。所謂「形氣相通」是也。若兌宮坐山,震宮向首的陽宅,門前恰有方形之物(如變壓器)相對,則震位明堂便生破敗,更遇向星衰死退氣,乃主吐血之災。震為肝,兌為肺,肝肺受傷故主吐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