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典籍:《玄空秘旨》註釋(21-25)│王亭之

廿一、「非類相從」與「雌雄配合」

《玄空秘旨》云﹕「非類相從,家多淫亂﹔雌雄配合,世出賢良。」

筆者按﹕「秘旨」此二句,係總結「巒頭」與「理氣」互相參合之要。所謂「非類相從」,「雌雄配合」,即指此而言。

原註云﹕「水若反弓,雖相合亦主淫。」

又云﹕「山迎水抱,雌雄正配,故出人亦正。」

此兩段註文,前者即使水形惡劣,見斜飛反跳之勢,或見水流塞閉,如此地形,便即使「理氣」有吉,即主出人不正。後者則言,「理氣」吉,坐山與向水的形勢亦吉,是得陰陽配合之正,故出人亦正。

然則何謂「雌雄配合」?

鮑士選註曰﹕「山上之陽遇水裡之陰,水裡之陽遇山上之陰,是為配合。」

此註除言形勢與理氣配合,「形理互參」之外,尢是以啟發學習「玄空」的人,不可就天盤逐宮去推定吉凶。在星盤中,必須向首飛星與山上飛星能互相呼應配合,然後始為吉宅吉穴。

又,凡犯「上山」「下水」,則因山上旺星到向,向上旺星到山,除非地形上有補救,如山外有水,水外有山之類,否則便成陰陽阻隔之局,難言「雌雄正配」。

此兩句,宜與前引賦文「非正配而一交,有夢蘭之兆,得干神之雙至,多折桂之英」合參,便當明「形理互參」之旨。賦文作者反覆申明此理,蓋唯恐術者泥於一偏之得也。

 

廿二、「楝入南離」主驟發

《玄空秘旨》曰﹕「棟入南離,驟見廳堂再煥。」

此句許多人誤會,如以為是九紫運,龍從卯乙來脈,坐午向子兼丁癸,則九紫運當驟發。此三碧來龍屬木,得九紫地運為「棟人南離」,即未明玄空之理。

章仲山註本,則作「負棟入南離,見廳堂再煥。」註云﹕「負者、排也,挨也,排震木加於離火。」此則合玄空之理矣。蓋章氏之意,猶言此係挨星三碧加於離火。玄空之法,無非「下卦」與「挨星」而已,法門雖簡,但運用卻變化多端,章仲山得真傳,所以便知其要領,稍墮汪湖,便如原註有許多周張轉折矣。

「棟入南離」之例,沈祖綿舉三運子山午向。此盤雙三到向,地盤九,為暗合「棟入南離」之正格(見圖)。

22-1

又三運艮山坤向,天盤九,雙三到向,亦為合格(見圖)。

22-2

由是可見所謂「南離」,天盤或元旦盤屬火,均為合格。讀者若能於此等細節處留意,即可不為歧說所誤。

 

廿三、「車驅北闕」主發功名

《玄空秘旨》曰﹕「車驅北闕,時聞丹詔頻來。」

此句意旨,亦非僅識玄空偽術者所知。如原註以乃「一白運,龍從巽來,立坎山離向」即誤。

章仲山註曰﹕「乾宮排於坎水,成乎地者,又生乎天,天地生生不息,定主丹詔頓來」。此則以一六水居坎位,若乾金排入此宮,則後天之乾與先天之坤輾轉相生,土生金,金生水,得天地生生不息之氣,故主丹詔頻來。

此說未嘗無理,但陷於純理論,未若沈祖綿之說。

沈曰﹕「天盤山向飛星為一六遇二者,是處有水,方為車驅北闕之應。」如七運酉卯向──

32-1

此天盤(即飛星盤)挨星一白,山向飛星分別為二黑及六白,若艮方有水,可用作「城門」,則為合局。艮宮二黑坤土生六白乾金,六白乾金生天盤一白坎水,輾轉相生,故為吉應。一六水發文章,故主丹詔頻來。

沈氏此局用「城門訣」,故必須有水方應。

 

廿四、生旺衰死之氣

《玄空秘旨》曰﹕「苟無生氣人門,糧艱一宿﹔會有旺星到穴,富積千鍾。」

此段其實亦言玄空之「生旺衰死」而已,非如原註所云「入首一節應初年,若入首值衰敗,刖家無隔宿之糧」,其說迂迴曲折,反難令讀者理解。

其實玄空講究生旺衰死,如一運之一白,二運之二黑,三運之三碧,四運之四綠,五運之五黃,六運之六白,七運之七赤,八運之八白,九運之九紫,皆為當運,是為生旺。若此等生旺之星到向,即旺星入穴,生氣入門。

大致而言,當令之星為旺,未來運之星為生,已退氣之星為死,所以現在七運,七赤當運為令星,即是旺星,未來八運,八白當令,為七運未來之氣,即是生氣。

七運之前是六運,其時六白當令,已退氣,但方衰而未衰,陽宅勉強可用,陰宅則不宜。

但如為五運之令星五黃,四運之令星四綠,則退氣已久,為已衰之氣,於七運無論陰陽二宅皆不可用。

更向前推,三碧、二黑、一白、九紫,均為衰死之氣,不見生旺之星生扶,或得令局,用之則主貧乏,此所謂為「糧艱一宿」也。

反之,若生旺之氣到向,到門,到城門水,則主可得財,故為之富積千鍾」。

 

廿五、相生相剋須明卦理

《玄空秘旨》云﹕「相剋而有相濟之功,先天之乾坤大定。相生而有相凌之害,後天之金木交併。」

此段明言「先天」「後天」。玄空所用雖為飛星之天盤,但地盤(即元旦盤)亦應重視。而且飛星亦即「下卦」,視星盤仍應細察其卦理,如一白水為坎卦、二黑土為坤卦之類,每宮之卦如配合,其法靈活,通易理即可神而明之,無呆板之死法。

因此,既知後天卦盤,仍應明先天卦盤,二盤相成相生,然後卦理始可闡明。玆將二盤列後﹕

25-1

25-2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