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典籍:《玄空秘旨》註釋(11-15)│王亭之

十一、官司刑罰之應

「鶢交鼠而傾瀉,必犯徙流;雷出地而相衝,定遭桎梏。」

鶢指酉,為兌宮天元,屬七赤,鼠指子,屬坎宮天元,屬一白,故「鶢交鼠」即指七赤一白同宮,而水形散渙,則主有充軍流配之應。

原註:「輕則腎耳有病。」蓋七赤金雖生一白水,若水形不佳,又不當令,則仍主有病,腎耳屬水之故。

雷指震宮,元旦盤中為三碧,地指坤宮,元旦盤中為二黑。雷出地為雷地豫卦,指三碧與二黑而言,木剋土,故主桎梏。但必須有惡水惡山相衝此宮始應。

「鶢交鼠」,七赤一白下卦為澤水困。困卦主爻為九五,爻解曰:「劓刖,困於赤紱,乃徐有說,利用有說,利用祭祀。」此乃刑罰之象。

「雷出地」為豫卦。豫卦解曰:「豫,利建侯、行師。」有兵象。

然「七一」及「三二」同宮,亦各有解救的飛星及巒頭形勢。

「七一」同宮要巒頭形勢好,無山水相衝即無妨。「三二」同宮,要見天盤五黃,蓋二三五合十,可以解救。

但如五運丁山癸向:11-1

 

震宮三碧加強剋二黑,其禍立至。

 

十二、「七九」數應火災

「火剋金兼化木,數驚回祿之災。」

原註﹕「此即七與九會也。七為先天火數,九為後天火數,若不當元,或山上龍神下水,水裡龍神上山,或七九在三四運內,或七九運水該三四而在山,山本七九反在水,或七九並有三四配到,或龍運夾雜,或陽宅興工動作,皆主有回祿之災也。」

按﹕《紫白訣》云﹕「七九合轍,常遭回祿之災。」此與《玄空秘旨》同意。

沈祖綿註云﹕「向首、中宮、坐山、及宅之氣口,遇七九同宮者,年運二黑、七赤,或九紫交加,不必龍神夾雜,數驚回祿也。」此係補充原註而言。

所以七九山向飛星,不宜天盤宮內見三、四,亦不宜三四運,亦不宜「上山」「下水」,否則逢二、七、九年運主火災。

前云「午酉逢而江胡花酒」,係指向星九,山星七而言,今言「火剋金兼化木」,係指向星七,山星九而言。

七赤九紫下卦為澤火革,其主爻為九五,解曰﹕「大人虎變、未占、有孚。」所以得令之時亦主發越。只「兼化木」即三四始主火災。

如甲山庚向,八運挨星,坤宮即有此病。

年運二、七、九飛到,即見災。

12-1

 

十三、宮與星相生之例

「土制水復生金,自主田莊之富。」

原註﹕「土本剋水,有金來化,而土又生金,故主田莊之富,雖不當元,亦無害也。」

鮑註﹕「一六相生,遇流年坤艮加來。」

沈祖綿曰﹕「鮑註以一六相生,遇二八流年,是也。惟不可拘執流年。如二運午山子向,向上有水放光者,每多此應。因地盤坎,天盤七,向上飛星二,即土制水復生金也。惟置產大小,視向上之水而斷。」

二運午山子向,天盤如下──

13-1

向上飛星為二(山星亦二飛到向上),二黑為土,天盤挨星七赤為金,地盤為坎宮,故得土生金(向生天盤挨星),金生水(天盤挨星生地盤坐星)。

沈祖綿此註,係補鮑士選註文之不足。由此可悟出星與宮相生之理。

此種宮與星的佈置,又稱為「打劫」。至於鮑士選所舉的例,如癸山丁向,八運挨星──

13-2

兌宮一六,為金水相生,逢二黑八白流年主吉利。

 

十四、木火通明文章出秀

《玄空秘旨》云﹕「木見火而生聰明奇士。」

原註﹕「木火通明乃文明之象,雖不當元,亦主出聰明之子。」

筆者按﹕此即「玄空」中之所謂生剋制化。木生火主文明,此意出於周易,所謂「理氣」者,即符合易理的氣機而已。

仍用上圖以明之──八運癸山丁向﹕

13-2

中宮挨星八,向上挨星三入中,三碧為震木,坐山挨星四綠入中,四綠為巽,亦屬木,是為震巽同入中宮皆屬木。

再看山上飛星,飛得七赤九紫,九紫為後天火星,得挨星四碧所生,更得中宮根蒂震巽同宮之氣,是為木火通明,主出文章秀士,利科名。

由此可見,「木火通明」不必同宮,但中宮見木,能生用事方之火,即可克應。

沈祖綿舉過一例,二運乾山巽向,震方有水放光可作「城門」,則必主出名儒。其天盤如下﹕

14-2

此乃用向上飛星三,生「城門」飛星九,此亦為用生剋之例。

 

十五、火炎土燥生弱能兒童

《玄空秘旨》﹕「火見土而出愚鈍頑夫。」

原註﹕「火炎土燥,雖當元亦主生頑鈍愚夫,何況出元。」

此言火土壅塞之弊,即使令星用事亦不能解救,退氣則更主生子愚頑。

鮑士選舉過一個例﹕嘗見有九運壬丙向,丁未坤方有高山,出蠢子,不辨菽麥。──此即所謂「弱能兒童」。其飛星圖如下﹕

丁未坤三方有高山,受離宮雙九紫之火,及坤宮七赤先天之火相生,即屬於「火見土」之例。所以用「玄空」來看風水,亦不能忽視觀察形勢的「巒頭」,所謂「形氣兼顧」也。

此局向上雙九飛到,屬火,天盤挨星四,屬木,本為「木火通明」之象。無奈離宮坤宮有高山,火生土,而坤宮屬土,又有山上飛星二黑屬土飛入,所以木生火而火生土,反而洩盡文明之氣,轉為痴頑。

今人用「小玄空」,只論一宮之內的飛星,未能通盤照顧,所以多誤,或者這是受城市環境限制之故,若乎所謂「玄空大法」,則須全盤察看環境入微,然後才知取用趨避,是則鮑士選所舉之例,乃異常重要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