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典籍:《天玉經》註釋(56-60)│王亭之

五六、一龍宮中水便行,子息受艱辛,

四三二一龍逆去,四子均榮貴,

龍行位遠主離鄉,四位發經商。

此言向上之水也。一龍之一字,與四位之四字,絕對與四三二一之四一兩字不同,不可混看。向上之水一折便去,即上文水短便遭傷是也。四三二一即逆排,故曰龍逆去,非水之逆流而去也。在一運有水處而排得一二三四之水,則房房齊發。位遠,蔣注以為出卦,是也。近水雖出卦,略遠又歸本卦,主子孫經商致富而歸。

四位,即同元之謂,因如天元卦之水,為午向,而水隔四位在辰,或隔四卦在申,午天元也,辰地元也,申人元也,此水卦氣不清,故主離鄉之患。若午向之水,雖一卦澄清,而遠在乾字卯字,則主經商致富,餘類推。

 

五七、時師不識挨星學,只作天心摸,

東邊財穀引歸西,北到南方推,

老龍終日臥山中,何嘗不易逢,

止是自家眼不的,亂把山岡覓。

東引西歸,北到南推,在五運東西南北方有一定之方位。其他各運,因入中不同,以流行之氣言,東反在西,西卻在東,南反居北,北卻在南。又有四正之卦,而居四隅之位,四隅之卦,而居四正之位,天心一變,星移物換,識得此玄關,則信手拈來,均成吉地。

 

五八、世人不知天機秘,洩破有何益,

汝今傳得地中仙,玄空妙難言,

翻天倒地更玄玄,大卦不易傳。

天機即戊己也。戊己居中,故曰天機。言不知其天機,亦不能讀此書。一洩破,即可作地中仙。玄玄,老子云,玄之又玄是也。

 

五九、更有收山出煞訣,亦兼為汝說。

曰更有,是更有一訣也。此句何等重要。蔣注章解,不敢輕洩,溫解略洩一二,亦未能切實。《都天寶照經》﹕「天機妙訣本不同,八卦只有一卦通」。蔣注云﹕「俗師不得此訣,妄立五行。有從四墓上起天罡,以為放水出煞之用,如何合得八卦之理。夫收得山來,乃出得煞去。不知一卦作用,山既無從收,一卦不收,諸卦干支,又何從流轉九星,求純棄駁,而消水出煞乎。今人但知二十四山,處處可出官貴,處處可旺田莊,處處可出神童,而不知二十四,但水路交馳,果下何卦,收何山,乃消得此水,出得煞去。夫既不能收山出煞,則其談八卦,論干支,皆胡言妄說而已」蔣注於此不予漏洩一二,而於不相干之天機妙訣本不同一章。慨乎言之,其實亦浮光掠影之談,盡聲東擊西之能事矣。其實收山出煞,即零正二字,不知零正,即不知收煞,巧立名目,使人歧路又歧,救貧之罪,實不容誅也。

談按﹕「更有收山出煞訣,亦兼為汝說」,鄭重提到此訣,而下文不及一字。其實於「乾山乾向水朝乾」一節,已兼言收煞。今試釋之。

凡用乾向,必須收山,「水朝乾」,即收山也。收山宜收氣,水朝向流,便是收氣。

凡用卯向,必須出煞。「卯源水」,是水由卯位發源而外流,即出煞也。出煞宜卸氣,水源外流,便是卸氣。

凡用午向,亦須出煞。「午來堂」,即卸氣出煞,即向前明堂廣闊之意。

凡用坤向,亦出煞局。「水坤流」,乃水流坤位而外,此與「卯源水」同意。

以此數例明收山出煞,故曰「亦兼為汝說」。如未提及,何謂「亦兼」?沈氏誤。

 

六十、相逢大地能幾人,個個是知心,

若還求地不種德,穩口深藏舌。

大地正多,能知卦理,即可求得之。知心者,即知天心也。余至三湘,見江浙縣令之地,彼地可出督撫﹔佐貳之地,可出藩臬﹔生員之地,可出道府,何也,正得其時故也。至求地須求德,實江湖術士,一竅不通者之說也。余以為有濟世之心者,為巨盜劇賊之父母葬地,亦當擇吉地而厝之,使變為善人,變為聖賢。孔子之弟子顏濁聚,即大盜也。何以孔子能教之誨之。以此例之,則福人葬福地,是庸師之欺人語也。

談按﹕「穩口深藏舌」,乃古人苦心,今之術士則借此為藉口,故弄玄虛。

近代李默齋一派,全以先天論玄空,卻以為得無極真傳,效蔣大鴻,標榜「穩口深藏舌」。談養吾初學沈氏,後忽棄去,傳李默齋之學,著《地理辨正白話註解》,以其難讀,且措詞閃縮,人反奉為圭臬,是真不可不辨。

人類心理,愈難明者,愈易以為其中有秘奧,於是乃甘心埋首故紙堆中,期能尋得其秘﹔若坦蕩而言,人反易之,卻不知凡術數真訣,實三言兩語即可盡,愈貌似高深者,離真愈遠。「穩口」云云,不過迎合人類心理耳。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