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典籍:《天玉經》註釋(26-30)│王亭之

《內傳中》

 

廿六、二十四山起八宮,貪巨武輔雄,

四邊盡是逃亡穴,下後令人絕。

此言小遊年卦例也。二十四山起八宮,以貪狼巨門武曲輔星為吉。貪狼一白,為上元之統卦氣,六白武曲,為中元之統卦氣,八白輔星,為下元之統卦氣,三者果吉。巨門為二黑,以地母卦為吉星,其法不可用,故曰下後令人絕。章解云,有以六十四卦,每卦分得八卦定吉凶者,亦非也。按此指張心言派之謬。張氏治易,功夫尚深,惜此法未能領會,否則將出蔣氏之上矣。

談按﹕「二十四山起八宮」,便非排龍可知,若排龍,則是起十二宮矣。蔣沈皆指為僧一行之小遊年卦例。一行之術,至今尚傳,在昔時,其影響力一如今之「三合」、「八宅」,術者誤人,故《天玉經》乃特闢之耳。「下後令人絕」,字字驚心,然今之術者又何嘗不大都如是耶。此所以風水其實不如不講,凡擇宅或店鋪,但需心平氣和,調定氣息,於宅鋪中宮處凝神站立一兩分鐘,倘無不良感覺,即是佳宅,如感不安,或且如芒刺在背者,則以不擇此宅為宜。唯如是測試,第一,必須開門窗通氣﹔第二,試者本身須無疾病﹔第三不可於酒後或疲勞時試之。如是擇宅,勝於延聘術士,徒耗資財,又或且反而惹禍。

 

廿七、惟有挨星為最貴,洩漏天機秘,

天機若然安在內,家活當富貴,

天機若然安在外,家活漸退敗。

章解法將得時得令之星,安合時合局之水,謂之安在內,自有富貴之應。若令星不得其所,謂之安在外,自有退敗之患。在山在水,一同論也,其說是也。

天機者,在五運為戊己,其他各運,一運一入中,以入中之一,代戊己也﹔二運二入中,以入中之二,代戊己也,餘運類推。由天機而知二十四山,孰陰孰陽,陰逆陽順,一一挨去,遇到山到向,即為天機安在內﹔遇上山下水,即為天機安在外,此挨星之用法也。

談按﹕此言挨星,沈註甚是。蔣註云,「安在內,不出三般卦之內﹔安在外,出三般卦之外」,此乃故意用「三般卦」來混淆視聽耳。

章云﹕「挨星法始於晉,盛于唐,自宋及五代,注書立說者數十百家,諸法雜生,以偽亂真,紛紛聚訟,龍蛇莫辨,於是有心者無所歸依,求食者藉為憑信,如是則偽者日益盛,真者日益失矣。」章氏之言,可謂慨乎言之也。既如是,便知得真訣而守秘,實亦累事,故宜蔣氏師弟為沈竹仍所斥也。倘將真訣公開,雖有不肖之徙得術後反而謗術謗人,但能令後世有心人得所歸依,求食者亦不致禍人,則雖洩露天機,又何懼之有。

余著《安星法》、《王亭之談斗數》、《談星》、《紫微斗數講義》、《中州派紫微斗數》諸書(後者僅影印傳世),洩本門斗數之秘,誹謗立生,且有詛及余子孫者,術士用心之鄙,實由標榜而來,真訣面世,人乃由比較而可知皂白,亦因之而可測術之淺深,術士輩頓恐失其所標榜,乃不能不咬牙切齒,然後世之人,倘因此能登中州派之堂,則余亦怡然矣。今撰本書,亦如此用心而已。此書一出,必有人詆譭為偽訣(然其人亦必說不出「真訣」,只能用不敢洩天機來掩飾),或誹謗余盜其師門秘笈者(但亦必說不出,何以師門秘笈如此容易被盜),一笑置之可矣。

 

廿八、五星配出九星名,天下任橫行。

五星者,水火木金土是也。坎為水,離為火,震巽為木,乾兌為金,坤艮為土是也。九星一貪狼,二巨門,三文曲,四祿存,五廉貞,六武曲,七破軍,八左輔,九右弼是也。此云配出九星名,即坤壬乙一訣。

 

廿九、干維乾艮巽坤壬,陽順星辰輪。

干,八干也﹔維,四維也。八干中壬丙甲庚皆屬陽,中之戊亦屬陽。支神亦有屬陽者,如寅申巳亥是也。凡遇陽皆順行。五運以元旦盤之陰陽為陰陽,其他各運,以流行之氣陰陽為陰陽。此節末一字曰壬,即舉一反三之意。

 

三十、支神坎震離兌癸,陰卦逆行取。

術士之最可惡者,即此種口吻。八卦,每卦三爻,成二十四,此二十四,不曰爻,而曰山。人人能知二十四山,陰有十二,陽有十二,合之成二十四,而此節與上文二句,曰干曰維,下二句曰支,只提出十字,其他十四字,秘而不露,使學者暗中摸索,害盡世人,不作提要語,使人一見而明,救貧居心之險詐,未有如彼之甚哉。所謂支神,即十二支也。此二句,不曰子卯午酉,而曰坎震離兌,學者不察,以為坎震離兌,與子卯午酉巽。不知坎父母為子,震父母為卯,離父母為午,兌父母為酉,則坎震離兌,即子卯午酉也。子卯午酉為陰,豈知陰者不獨支神,而八干中癸乙丁辛,中宮又有己,支神中又有戌丑辰未,凡遇陰,皆逆排。上句末一字,綴以癸者,亦舉一反三之意爾。

談按﹕此兩節言二十四山於安星法中分陰陽。蔣云「干維曰陽,地支曰陰」,是仍不肯明言。沈註斥之,實所宜也。

蔣氏所言,其實乃排龍之陰陽耳,與挨替不同陰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