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典籍:《天玉經》註釋(16-20)│王亭之

十六、正神百步始成龍,水短便遭凶,

零神不問長和短,吉凶不同斷。

此節水字,短字,切不可連讀。蓋水,短係兩事,蔣注章解,均欠切實,溫解亦未見佳。今將章解,改易數字,始覺曉暢。正神言山,零神言水,正神所到之方,宜來龍來脈實地高山俱吉,有水則凶。若來龍短促,則氣不聚,亦難致福,故曰水短便遭凶。零神所臨之地,得水則吉,只要有水,雖短亦吉,故曰零神不問長和短。下句吉凶不同斷,非指零神而言,是合零正而言,猶言斷零神與正神之吉凶,不相同也。

談按﹕此節分別正神與零神之吉凶。沈註甚是。但「倒騎龍局」則反是,宜加分別。

 

十七、父母排來到子息,須去認生剋。

此言山上排龍。此父母指天元龍,子息是指人元地元龍也。如坎卦,子為父母,壬癸為子息。祖山來脈入首束氣,須要純清,天元龍不可雜以人地。至山向,與祖山得生氣為吉,得剋氣為凶。其生剋,五運用元旦盤,其他各運須用天盤也。

 

十八、水上排龍照位分,兄弟更子孫。

此言水上排龍,其父母子息,與山上排龍相同。惟水之範圍,如立子山午向,午字之水為父母,丙丁之水為子息。倘穴上見坤巽之水,坤巽與午兄弟也。坤之左右未申,巽之左右辰巳,是兄弟卦子孫也。故蔣注云,山上排龍,來脈一路,大都只在一卦之內,至于水上排龍則不然,水有一路來者,亦有兩三路來者,故須照位分開,而不能拘一卦之父母。只要旁來之水,亦在父母一氣之卦,謂之兄弟。兄弟卦內,又有子孫,雖非一父母,而總是一家骨肉。來路雖多,不害其為吉也,凶者反是。

章解眾水排龍之法,排著同元一氣者為兄弟﹔挨得五吉三星者,亦是兄弟﹔兄弟之左右兩爻,便為子息,兩說是也,惟用法猶未明。如立天元之向,向旁兩宮之水,或三宮四宮之水,如一運水裡龍神到向,旁來之水,排到二字或三字,二三與一,為一二三之三般卦,謂之三星。或排到六字,或八字,謂之五吉。

至於城門一訣,亦作兄弟解也。如大地結作,以大海大江大河大湖,為外明堂者,水勢環繞,能見四五宮之水者,如立天元之向,只要人地字處,安靜有情,無飛蕩之形,不可作卦氣不純論。

談按﹕「父母排來到子息」,與「水上排龍照位分」,分接山上安星,與水上安星而言。古人用術語時有混淆,挨星既混稱排龍,排龍又稱挨星,即混淆不堪。

本派以先天河圖為排龍﹔後天洛書為安星,則較一律。──不稱挨星而稱安星,可能是受本門另傳《紫微斗數》的影響。但有時亦稱挨星、替星。余以為,不如以安星為總名,安星又分挨、替,則較為統一。

此二節,沈註極佳。

 

十九、二十四山分兩路,認取五行主,

龍中交戰水中裝,便是正龍傷,

前面若無凶交破,莫斷為凶禍,

凶星看在何公頭,仔細認蹤由。

此節即承上文水上排龍之法,重言以申明之也。二十四山分兩路者,即山一片水一片是也。認取五行者,謂山水兩路﹔認清陰陽,以陽順陰逆挨排之,而明其吉凶蹤由。

龍中交戰水中裝句,即言山裡龍神下水也。山裡神龍下水,則正龍已傷,若雙星會合向首之地,水外有山,則不作凶論。蔣注以為水之差錯,誤甚。水既差錯,其地尚可用耶。章解謂前面言水,水上挨星,若無凶星交戰,未可遽言為凶,其說尚屬近理。

公頭二字,蔣注章溫兩解皆以公位釋之,亦誤。公頭二字,係啞謎。公,君也,宅以向為主故用公代之,頭字承上文前面二字言也。公頭,即向首之意。若水上排龍,水裡龍神上山,則為凶星矣。

談按﹕此節沈註大勝蔣氏,蔣氏究不欲明言。然照本門解釋,仍以「公位」釋「公頭」,沈氏誤。──公位者,以震為長男之類。古代社會房數多,公位乃不可不講,今人多單門獨戶,公位之說大可不必。

 

二十、先定來山後定向,聯珠不相放,

須知細覓五行蹤,富貴結全龍。

山管人丁,水主財祿。挨排時雖山管山,水管水,不可相混。雖分兩局,須歸一氣。山上龍神到山,則子孫眾多。水裡龍神到水,則富貴悠久。故曰聯珠不相放,聯珠者,即一氣之意。到山有山,到水有水,一氣清純,故謂之全龍。

談按﹕「先定來山」,即先用排龍擇地﹔「後定向」乃依安星定山向之得時不得時,沈氏誤。蔣氏言,以來山所受之氣,與向上所受之氣,分為兩局,其言甚是。

又,俗誤解此節,以安星得一二三、二三四,或八九一等為「聯珠」,定為至吉之地,且稱為「全龍」者,誤甚。此節「聯珠不相放」,乃謂排龍與定向須能彼此皆照顧及。章解云﹕「山向雖有先後之分,共用則一,故云不相放。」即得本意。

余親見有誤用「聯珠」而累人傾家者,其人且享一時盛名,術士不通自以為通,誤人不淺。余肯洩露本門秘密,亦正欲此輩盜名術士,能知真訣,不致誤人而已。余及弟子輩皆不以風水為業,與術士輩無利益衝突,然而卻不忍見其誤盡蒼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