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王亭之風水專欄(31-38)│王亭之

31. 煩忙垂老網中人

大忙兩星期,生活秩序大亂,家中常用之物悉皆移位,蓋人多手腳亂之故也。最多人的一日,家中聚集百餘人,一星期下來,垃圾七十餘袋,其亂可知。

雖然亂,但卻高興,不過當平靜下來之時,卻領略到自己畢竟年老,一忙亂便覺疲累,已非三四年前可以連續三日通宵不睡。

於忙亂中,總算商訂了「上網」的一應事宜,明年,王亭之還要拍三百小時的錄影,講述中州派紫微斗數的文獻,這件事,王亭之不做便無人能做。至於講「玄空水法」,則可能將責任交給文良與樨樨。風水畢竟簡單過斗數許多。可是,目前最害人的地方,卻是風水師偏偏不識「水法」,於是主家即蒙其累。若「玄空水法」錄影公開,想看風水的人,至少會問問風水師,請其作出分析。

垂老之年,工作卻如此之煩,金炳興一定又會罵王亭之甘心做「網中人」矣。

加拿大明報1998-5-21

 

32. 近在眼前都看不住

王亭之當年教斗數,聲明只教一屆,親授四十人,組成紫微斗數學會。是故王亭之的弟子,僅此四十人而已。後來弟子輩開過些斗數班,收過些學生,弄到局面稍為複雜,於是便有許多人自稱是王亭之的弟子矣。
如今到處都有人打著王亭之的招牌來搵食,三藩市、羅省皆有發現。至於香港,則有「王亭之師叔的徒弟」,「王亭之的師侄」出現、有一個「王亭之徒弟」未知如今是否已經收山,至於「王亭之師妹」則據說已不在人世。王亭之身在圖麟都,本來以為至少可保一地清淨,誰知不然,近日忽然有人問及,王亭之是否有徒弟在圖麟都看斗數風水?那就真的可謂近在眼前都不得乾淨了。

王亭之小女樨樨替人用風水設計裝修及建築,弟子阮文良幫她的手,王亭之做她的顧問,只此而已,餘外打起王亭之招牌的事,實在概跟王亭之無涉也。

加拿大明報1998-5-22

 

33. 不識看印尼風水

有客問及印尼的風水,王亭之答:實在不知,因為連推算的法則都不知。

王亭之說的是實話。祖師爺傳下的法則,以北半球的東半球為「中原」,將之分為九州,由是給出推算的公式,如今用之於西半球,已經要作出修正,若將之用於南半球,那就非常之有問題。

以此之故,王亭之鼓勵移居澳洲的弟子潘玟諾努力研究,看玄空法則在南半球如何應用始合,於今七八年,尚未得結論。

印尼地居赤道,依玄空的說法,赤道應即為「大空針」之地,亦即南北混亂之方,是故王亭之從來不敢推算印尼的地運。當年有一個印尼富商,開八家酒樓,請王亭之去看風水,王亭之亦敬謝不敏。富商於是另請「大師」,前後三年,據聞該富商已在台灣破產,應聘去印尼主持八家酒樓的總廚亦已回港多年。

由是可知,印尼的風水實在不易看也。

加拿大明報1998-5-25

 

34. 香港改壞風水

王亭之十分懷疑,香港到底改壞了什麼風水,一下子,經濟可以「負增長」〈不叫虧損),平均每個香港人「負增長」了二百幾萬,拿著這個「負增長」來圖麟都,可以買間屋嘆世界矣。

王亭之還懷疑,各部門男女官員的住宅及辦公室,都一定改過風水,而且十之八九改壞,如若不然,就不會幾乎各部門都有鑊要「孑貝」,而且凡鑊必大。

照王亭之的大玄空推算,香港已非福地,去年及今年,為官者一不好就會弄到凶喪崩敗,政事巔倒,此所以九六年前,王亭之力謂回流不宜;至九六年,回流已成潮,王亭之只好改口風,請回流者不可連根拔起,是真可謂苦口婆心。

如今,要救香港,各大小港官真的要不可再動什麼風水主意也矣,董特首搬回舊港督府安居,比什麼都重要。

(加拿大明報九八年七月三日)

 

35. 「大玄空」收山

王亭之算「大玄空」,至今保持紀錄良好,只是這門術數從來賺不到錢,王亭之只用過它來算倫敦的地運,於是決定八零年退出金市,總算全身而退,生平得益,僅此而已。

可是,如今王亭之卻已無把握算中國大陸的「大玄空」。因為要算,就要知水流動脈的動態。如今中國大陸已以長江作為動脈,一個三峽工程,弄到翻江倒海,長江有何變化,王亭之已經不知,所以便再也不敢誇口,算大陸與香港能百發百中。

倘若假設長江的流向不變,只將水庫看成是一個大湖,那麼,心酸矣,一湖之建立,可以影響整條長江的生旺之氣,王亭之對此真不願多作推算。且如今是「科學時代」,即還談來作甚,不如閉門教女,好過勞氣。

王亭之奔波一番,終於揀定圖麟都來作養老之地,真可謂傷心人也。由是決定,「大玄空」都收山,只寄情於花木。

加拿大明報1998年8月20日

 

36. 關心長江疫情

對於長江的災情,王亭之最擔心的是瘟疫。今年本報的周刊問樨樨,王亭之叫樨樨先推算,然後再作補正,樨樨推算一輪後,曰:「會不會有病災也?」王亭之即喜其聰敏,能傳衣砵。

今年世界﹝尤其是東半球﹞受病災威脅的一年,有人執口水尾說,因為「二黑入中」所以會多傷風感冒,那實在是不通「大玄空」的說法。

然而術數畢是古代的文化,現代的科學可以改善環境,是故香港的「禽流感」才未釀成瘟疫,若在古代,不堪設想。

王亭之在此說台灣八月有事,如今就要看他們對抗腸感染的成效如何了。

長江沿岸會不會釀成瘟疫,真的要看衛生部門如何處理,依術數則肯定會,現在只能寄望於人事,將病災化解於無形耳。炎黃子孫偏多災難,共業何其差也。

加拿大明報1998年8月24日

 

37. 德福花園十三命

王亭之給人「上網」之後,收到不少香港網友的問題,不妨借本欄場地一答,因為本欄亦在網也。

網友最有興趣的,是今年七月的德福花園C座的五屍命案。根據資料,該地於十九年來一共發生過四宗命案,共死十三人,事發皆為七月廿二日。

首先發生的事件在七九年建築工人失事,電梯下墜,導致六名工人死亡;第二宗在九四年,一名被通緝的青年遭警員擊斃;然後便是九八年這一次,於五名女士死亡同日,該樓發生女子墜樓事件。

網友問:何以會這樣邪?又問:有風水師說,九龍灣地處香港東北,今年五黃飛臨東北,所以有事。

王亭之先簡單答後一問–此風水師之言過分武斷,五黃既不主死亡,而且亦並非四宗命案都恰在五黃飛臨之時發生。

加拿大明報1998年10月13日

 

38. 九龍灣「排龍」不吉

德福花園四案十三命,於同月同日發生,巧合得令人驚奇。王亭之認為,此事可歸咎於風水。

九龍灣並非好風水之地。當年此地初拍賣,王亭之即不看好,謂五年後此地才旺。果然,買下此地皮的公司,有兩家清盤,後來接手的公司才賺大錢。

為什麼呢?因為依「排龍」而言,該地甚為欠吉,加上主要通道「騎縫」,是故不佳。後來忽然轉佳,只是受連續幾年「年星」的影響。事實上該地於去年(九七年)即已回復凶運,相信該地區居民,在近兩年沒有多少人會安安樂樂。察一城之風水要用「大玄空」;察城中一區之風水則必須兼察「排龍」,德福花園實在可以作為一個案例。

為什麼事件會發生於同月同日呢?同日是巧合,同月則可據「排龍」用「九星吊替」來計算。

加拿大明報1998年10月14日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