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王亭之風水專欄(26-30)│王亭之

26. 請用經典來作證

看風水的氣機,先由「排龍」看起。在王亭之出版《中州派玄空學》以前,無人談「排龍」。但「排龍」的法則,王亭之其實只透露了三分二,所以如今看見人談「山龍」、「水龍」,便慶幸自己未全部洩秘。

有人公開說,地鐵站就是「水龍」,那真是見他的大頭鬼。王亭之所言,全部有古人的經典作證。古人卻從未說過多人聚的交通站即是水龍。其詮釋水龍,但論形論氣,有《水龍經》為證,幾時見《水龍經》中有一個類似地鐵站的圖形。

至於「山龍」,那就更不知所云,可謂一派胡言。無論拿哪一派的古籍來對勘,都可將胡言勘破。

所以,聽眾來問到關於「龍」的問題,王亭之只能請他們去向談山龍水龍的人,找經典根據。找得出,而且能解釋清楚,是則可信。如若不然,則不必驚擾,更不必買指定的「風水器具」來解龍的煞氣。

1998-4-30

 

27. 所謂「財位」、「讀書位」

古人看風水,沒什麼花樣,只依天然形勢來改,或只改屋內的門路。這些案例,明明見於古籍,幾時有諸多做作。今人則不然,自製諸般所謂「風水用具」,看風水時信手推銷,主人家亦唯有依指定而購買,於是乎古靈精怪,不一而足矣。明明在屋內,卻要掛指定的噴漆風鈴噴漆銅鐘,那豈不是等於放一兩件爛銅?在所謂「財位」上要放一隻「招財貓」,或者要安一座術士指定的「財神」,請問,這種改風水的方法見於何經何典?遍翻古人的「宅案」,請問有無一個相同的例?更莫論風水實無所謂財位,將位固定,即非風水矣。如今連品姨的妹妹都對王亭之說:「我間屋,雙七到門者也!」所謂「雙七」即術士之所謂「財位」,然則那又如何?天下間「雙七」到門的屋盈億,是否那些屋住入便有財氣?財位讀書位,無非是推銷指定風水用品的藉口,聽眾來問,王亭之十分勞氣。

1998-5-1

 

28. 教人自己睇風水

王亭之甚少替人看風水,在香港如是,在夷島及圖麟都亦如是。在夷島時,一時口多說一家設在酒店內的珠寶店,於某月,會失火焚燒某角,勸其不可將貴重首飾放於此角落的保險庫內。屆時果然應驗,於是驚動到當地的九號電視台來訪問,訪問一出街,電視台的電話響個不停,王亭之亦拒絕不接生意。為什麼?因為今人多不了解何謂風水。王亭之去看,他們一定問,哪個是財位,哪個是讀書位,要在什麼地方掛鏡,什麼地方養魚,王亭之費事勞氣,寧願不賺那些口水錢。如今樨樨出道,為人畫則裝修,洋人亦好過同胞,因為洋人未受術士污染,沒那麼多白癡問題。王亭之為樨樨解決一些重要的疑難,亦不須出面化口水。

錯誤的風水觀念在國人中卻似根深蒂固,因此王亭之想「上網」,教人自己看風水。已經下令一眾劣徒準備資料,協助編寫,上網機構十分贊成,準備用中英日文上網云,且看效果如何。

1998-5-4

 

29. 一兩招,很容易

「自己看風水」,聽起來好像天方夜譚,其實不然,有例為證。

劉娟娟開模特兒班,生意不佳,王亭之只令其移動三盤花,她就做到要打長途電話來問。「好辛苦,可不可以將那三盤花放回原位?」你看,改風水其實就是這麼容易的一回事,為什麼不可以自己看?

香港的富臨,股東易手之後,王亭之只隨口叫阿一移一兩張檯,結果就成就了「阿一鮑魚」,富臨由虧轉盈,而其前股東則據說是風水大師也。你看,這樣的風水,為什麼不可以自己看?

圖麟都有一家咖啡店,請樨樨設計裝修。王亭之說,不必裝修,只在門旁這麼擺個花槽就可以了。擺後十日,店主老陳打電話告訴樨樨,情形果然好轉。你看,這樣的風水自己為什麼不可以看。───這次倒了樨樨的米。

「自己看風水」的網絡,只須教人一兩招,就已經對得起人。

1998-5-5

 

30. 神棍佛棍的形勢

依「玄空學」的說法,七運旺術數與宗教,而且特別利邪。所以自一九八四年以來,不但神棍佛棍滿天飛,連術數亦有棍,所謂「神醫」亦是棍,看港台兩地的新聞,即可知是一個「十方齋棍」的局面。

可是七運其實亦分兩段,前一段屬金,後一段屬水,金可以助長「七赤破軍金」的氣勢,因此一切邪棍之興,皆於八四至九三年那一段時間。到九四年,許多邪棍便穿崩矣。各位回憶一下台灣掃蕩神棍佛棍的新聞,便可知其大概。

七運尚餘五年,王亭之相信,這五年應該還有新聞出,拭目以待可也。未來八運,利正不利邪,相信由二零零四年起,漸漸邪氣消沉,而正道則可抬頭。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屆時邪道雖衰而不絕,恐怕此輩要大傷腦筋,然後才能維持固有的聲勢。

於此神棍佛棍滿天飛之際,不妨知道一點形勢。

加拿大明報1998-5-26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