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水:王亭之風水專欄(21-25)│王亭之

21. 風水之道與咖啡淋花

許多人對「風水」信到不得了,甚至有讀者繪畫其住宅平面圖,要求王亭之加以推斷。王亭之感到非常之為難。老實說,王亭之不是否定風水,但有些人對風水敏感,有些人對風水根本不敏感。依照中州派紫微斗數的說法,此與命宮的星系結構有關。例如,「廉貞七殺」在命宮的人,風水對他有影響,但「紫微七殺」坐命的人,卻根本可以不理風水。目前香港的風水流行「玄空」,此派確屬「名門正派」。「玄空」講究「紫白飛星」,用天盤的運星、山星、向星來推斷吉凶利弊,是謂之「理氣」也。但玄空家亦不專門講究理氣,同時必須審度形勢,觀察現場,是之謂「形理兼顧」。所以單憑一張平面圖,王亭之實在不認為可以對讀者有很大的幫助。

而且風水這味術數,亦絕不宜將它的作用誇大。假如任何人移燈換凳就可以富貴疊來,則豈不是無人貧困?它的作用,只能替人找出一個最適宜的生活環境,或最適當的工作環境,如此而已。

王亭之很懷疑風水端的與磁場有關。因為有些靜電很重的住所,依「玄空」之理佈置之後,可以發現其靜電的確減少。所以不能謂「玄空」無稽,蓋改變顏色,擺花擺水,都可因光波的折射不同而影響到環境的磁場也。但其作用亦僅限於此而已,任何術數都有它的局限性,不宜將它太過誇大以致將它神化。習術數的人,不宜動輒以術自炫。嘗有稍習「玄空」而以為已得天地之秘的人,說同事在他背後擺一盆花,對他不利,因此日日以咖啡淋花,將花淋死為止,如此行徑,則風水之利對彼又何有哉。

(香港-東方日報)

 

22. 王亭之番邦談玄學

有一位醫生請王亭之晚飯,事先言明,是為了向王亭之請教一些風水問題。事緣該醫生想買屋,看中了一間,但地師卻云:「此乃凶宅,住者會離婚兼破財。」然而此宅原屬一對醫生夫婦,夫婦二人入住三年,住到想換大屋。

醫生乃將情形告之地師,地師曰:「宅凶而人運吉者,可以壓得住凶氣。而且他們想換屋矣,證明運好,所以就自動遷離凶宅。」

此醫生聞言,疑信參半,所以便向王亭之提問一些風水問題。

首先,他請王亭之評論此事,王亭之很難措詞,唯有滑頭一點,答曰:「古人說吉人葬吉地,是則吉人住吉宅應亦有之。但既然地師云此乃凶宅,與其心中生疑,不如不住為佳。費事住落疑神疑鬼,無事變有事。」

醫生曰:「地師云,此宅特別不利於我,有此理否,科學上又有無法子可解釋?」

王亭之曰:「玄空八宅皆計宅主生年,故亦有此理。即某些年份生人,利某些屋向,不利某些屋向。所以應該說,此屋不利閣下出生那年的生人,以及其他一些特定年份的生人,地師說得不清楚,閣下始誤會此宅特別對閣下不利耳。至於科學解釋,則不妨打個比方,某些年份生人,有如某種線路的電視機,宅向則有如特定方向的電視天線,一裝錯,就見雪花鬼影。不過這只是王亭之的臆測,並無科學家肯證實這點。」

醫生又問:「此即電磁場的作用耶?」

王亭之答曰:「姑且當作是電磁場反應可也。不過鄙人始終懷疑,其理非目前的電磁學說可以解釋。中國古代文化深厚,一些玄學,很可能應以『超科學』視之,閣下有暇,王亭之可為閣下舉一個例。」醫生欣然曰諾。

王亭之乃曰–中國古代,一向利用二十八宿來預測氣象。到民國初年,有一位姓欒的人,發現預測的準確度已不如古代,於是想到,可能其實是恒星影響氣象,而非二十八宿,因為恒星距離地球較近。古人用二十八宿來預測,其實是間接利用恒星與廿八宿的相對位置。幾百年之後,這相對位置已經有變化,所以再測量二十八宿,預測便不準確。

這位欒先生既有此想,便根據古代恒星與二十八宿的相對位置,創立了一些用恒星來預測氣象的法則。這種「占星」,在民初當然會給人視為迷信。

然而他卻有一位徒弟,這徒弟又將這些法則傳給他的裔孫,即如今已入氣象研究所工作的欒巨慶。他有一本著作發表了一些預測應驗的紀錄,凡二百餘次,連南半球、西半球的風災水災雨災雪災都預測準碓。大陸當局,對欒巨慶的研究非常重視,目前正組一批科學家去幫助他深入研究。

由這個事例,足以證明,動不動就將一些古代遺傳下來的玄學視為迷信,適足以證明自己太過迷信科學,太過將科學視為全知全能,而且將古人未免太過看低。

假如欒巨慶將來能把古代的「占星」發展成為一批公式,「科學」就將會啞口無言,是故讀過幾年科學的人,最好能將心胸放得寬一點,不妨視玄學為「超科學」,然後才有可能將古代的玄學應用來發展今日的科學。

王亭之舉畢此例,該醫生甚為滿意。並且擾他一頓晚飯。

(香港-東方日報)

 

23. 新遷小齋講風水

王亭之搬家,費時一周,然後大局始定,動員二十餘人協助,分「搬運組」、「工務組」、「園藝組」及「雜務組」,四路人馬齊齊出動,於是小齋居然有可觀矣。

新居當然布置風水,故一花一木皆有用意。然人來小齋,絕對不會覺得有風水布置,此始為真正的「玄空」。蓋風水之道,貴乎自然,一不自然即不足以稱為風水,只是江湖伎倆而已。江湖風水,硬性規定此處不可開門,彼處不得開路,一味作嚇人之論。王亭之布置風水但求舒適。客來小齋,到處坐立皆無不舒適之感,此即是風水焉。此道精微,豈掛鏡、貼符、安魚缸、懸風鈴之輩所知者耶。故喜研究「玄空」者,排日來小齋參觀,且揣摩王亭之的用意。唯此輩無一「名家」,若「名家」則必不屑矣。蓋他們一定要將間屋搞到鬼五馬六,然後才能稱為「家」且「名」焉。俟小齋安頓畢,當再行入關,此次閉關環境比在舊居時好得多矣。

(加拿大-明報1995年11月1日)

 

24. 「水火不相容」之類

有人問王亭之:廚房的水喉是否不宜與火爐相對?因為怕「水火不容」。王亭之大笑,這一類「風水學」真可謂貽誤蒼生。隨便找一句俗語,就附會於風水之上,又居然有人信,真的令人佩服。試看看從前的住宅,廚房一定對著天井,天井亦一定有一口井,那是典型的水井對火灶之局,家家如是,無有例外,幾時見人說這就是「水火不容」?

亦曾有人問過王亭之,開天窗是否會洩氣?王亭之亦請他們看看舊式的屋宇。每一層院宇的房屋,必開天窗,而且那些天窗並非像如今那樣是封閉式,它可拉開拉合,一拉開就露天,如果「洩氣」,豈不是往日的天窗更加洩氣?因為至少如今的天窗不透風也。

所以看風水最好想想往日的舊式房屋,一對比,便知今日的地師多信口雌黃。看《紫禁城》畫冊,便知皇帝的廚房都對著一口大水井,然則如今的電爐豈忌一條水喉。

1998-4-28

 

25. 風水與搵水

王亭之在電台有一個清談節目,由於講過一些風水知識,於是便多人來問。王亭之綜合所問,很想談一談:到底什麼叫做風水?

風與水,取「流通」之意。山藏風,因此風水其實是說「山水」。山水之氣流通,斯即為乘氣納氣的吉地,於是便可定穴定向,以求得生旺之氣。

由此可知,看風水必須先由大局面看起,絕不能只看一宅一穴的羅盤方向,便說可定吉凶。如不看一區的馬路分布形勢,試問如何能知宅穴是否得納氣,又如何能知所納得的是什麼氣?

馬路網忌「出卦」,那是因為必須「一卦純清」然後始氣機不雜亂。然則如何才算不出卦呢?恐怕能答這問題的人便少。在香港,於閒談中王亭之考過七八個所謂「名家」,只有一位答得中。所以,連大局面的法則都不知,只支離破碎地去看,那就不叫風水,不如叫做「搵水」。

1998-4-29

 

 

發表迴響